第66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66章

    着一一还清这些人情债,简单的是钱财即可解决,但是有的就比较复杂,需要他欠另外一个人情去还,这在孟凡岩眼里无异于拆东墙补西墙。

    即便是这样顾扬新还不忘拼命的去追赶那个j乎是他一手推上王座的家族,孟凡岩理解顾扬新的做法,因为他明白那种与封晏差距巨大的威胁感,就像他之于桑止———中央最年轻的商务副部长,那种威胁感换一种通俗的说法————就是自卑,感觉自己配不上他,感觉他会被别人抢走,感觉……他怎么会是自己的?连自己都不确定那是不是事实。

    封晏跟顾扬新在一起这么久,据孟凡岩所知道的,他从来没有明确的跟顾扬新表达过什么,只是就那样让顾扬新呆在他身边,任凭顾扬新闹,他都稳如泰山,直到封晏怀y之后。

    顾扬新j乎开心的疯掉,因为那并不仅仅意味着他要有孩子了,更可以理解为封晏终于对他松动了,愿意把自己完整的j托给他了。

    封晏怀y期间,顾扬新j乎跟外界断了联系,就连他一手建立的连信也完完全全的j给了孟凡岩,不再过问。桑止甚至都找不到顾扬新,把电话打到了他这里,孟凡岩以为封晏跟顾扬新之间会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而发生改变,但是……哎。

    “我不在意,姓封或者姓顾都无所谓。”顾扬新完全不能理解孟凡岩的怒气从哪里来,孩子的姓名有那么重要吗?

    “那你之前他妈那么折腾到底是为了什么?别他妈跟我谈ai,我嫌恶心。”什么ai不ai的,能当饭吃?

    为了什么?顾扬新撑着下颚,沉默了一会儿“可能为了让他安心吧。”他……那么看重他的家族、他的家人。

    “艹!”孟凡岩不是一个会说脏话的人,听了顾扬新的话都忍不住了,这他妈不是犯j吗!

    顾扬新休息了好一会儿,觉得胃里面好多了,也不想再跟孟凡岩过多的纠缠于这个话题,陈年往事,说来说去就那样儿。“你有东西吃不,我饿了。”

    孟凡岩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帮你订外卖吧。”他家里冰箱里除了酒……还是酒,吃的东西……连j蛋都没有。

    第 57 章

    “你这日子也过的挺艰苦的啊孟爷。”家里连什么吃的都没有,满冰箱的酒,这就是单身男人的生活么……这样的日子离顾扬新已经太久远了,自从跟封晏住在一起以后就一直跟着封晏的生活作息和习惯走,早睡早起,饮食规律,然后……戒烟戒酒。

    孟凡岩闭了他一个白眼“胃还疼不疼?”

    “我一大男人怕什么疼呀,回房间去吧,我今天也累了。”说这话也不是顾扬新逞强,他的确不太怕受伤或者小病小痛的,从小见他就是被顾诚义在泥里面滚大的,熊孩子一个。

    孟凡岩回头,故作惊讶道“哟喂,顾大少爷您也会累啊。”

    “是啊孟大爷,身心俱疲,接下的日子就靠你接济我了。”顾扬新强打起精神回应孟凡岩的调侃,但是谁又能说这句话不是他的心声呢,任何一个人……一个有血有r的人大概放在顾扬新的位置上都不一定能走到现在吧,如果今天封晏甜甜蜜蜜的跟他在一起也就算了,但是偏偏————

    “话说……老孟,你知道桑止过j天会回s市吗?”

    “你觉得他的消息我会知道吗?”他倒是想知道,但是桑止现在是什么身份?中央的g部啊,他的行程即便是有钱也买不到。

    “行的吧,你想见他的话,我可以安排,他总不见得……不给我这个面子。”

    “摆谱了吧又顾大少。”顾扬新这话说的,让孟凡岩止不住的泛酸,当初四个人一个寝室,关系分布基本上是冯暮跟顾扬新,桑止和孟凡岩,但是那件事情之后,他连见桑止一面或者是得知他的一点消息都要通过顾扬新这个渠道。

    “老孟,他说需要时间,你说要多久,他会不会其实并不喜欢我,不然就是……为了孩子才跟我在一起?”顾扬新跟孟凡岩动作一模一样的仰躺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孟凡岩觉得吧,两个男人在一起聊这种高中nv生的感情问题,真的不是他的强项“我又不是他,你问他去。”

    “你这个人真没劲。”顾扬新背过身去,不再理会他,打算酝酿酝酿就睡了。

    ————半个小时之后

    “嗡嗡嗡———”

    “顾扬新,你电话。”孟凡岩带着眼镜倚着床在看书,放在他边上的床头柜上顾扬新的手机不知怎么在这个时候震了起来,孟凡岩看了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

    “顾扬新,电话!”孟凡岩推了推顾扬新的背,试图弄醒他。

    顾扬新那叫一个不乐意啊,要是三哥的话肯定舍不得把自己叫醒,他随口问了句“谁啊?”

    “不知道,没有显示来电人。”孟凡岩瞟了眼手机的屏幕,答道。

    “只要不是三哥的你帮我搞定就行了,我睡觉了。”顾扬新把被子一掀,盖过头顶,不再理会外界任何打扰他睡眠的声响。

    孟凡岩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拿起还在震动的手机,心想这人也挺有毅力,都等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挂电话“喂?”

    怎么没声音?孟凡岩又问了一 遍“喂?请问是哪位?”

    孟凡岩似乎听到对方轻呼了一口气,然后才开口“我是桑止。”

    孟凡岩一呆……是他,竟然是他……“你等一下,我帮你叫他,他在旁边睡觉。”

    桑止本来就是想通知一下顾扬新他到s市了,既然他在睡觉,他自然也无意打扰,只是……“好的,你把电话给他一下。”这么晚了,他们怎么在一起?

    “行。”

    孟凡岩迅速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听到那人的声音了……“顾扬新别睡了,起来,桑止找你。”

    “恩————恩?桑止?”顾扬新听到这个名字突然就有了反应,把狗头探了出来,从孟凡岩手里接过手机,或许是已经睡了一会儿的眼睛有些不适应房间里的光亮,顾扬新马上又闭起了眼睛“是我。”

    “在哪?孟凡岩床上啊,喂喂!?喂?桑止?”真有趣,又挂他电话了……顾扬新把手机往孟凡岩身上一扔“他生气把电话挂了。”

    孟凡岩的目光从书上移到了身上的手机上,并不说话。

    “因为我说我在你床上。”顾扬新补充道。

    “我没问你为什么。”

    “我就是想说,行了,我真的累了,明天早上叫我,还得上班呢……”去风娱……

    “明天周六你去哪里上班?”

    “……”顾扬新也有些无语了,周六就周六吧“你是不是一天不跟我较真你会死啊孟凡岩。”

    “你一天不跟我拿桑止说事你会死才对吧姓顾的。”

    “睡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