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72章

    于还有特地从英国空运的天价海鲜宝盆。

    除了名贵的海鲜,还有天九翅,神户牛排这些,都是桌上随意可取之物。

    酒水饮料,当天就更是别出心裁。

    酒分两种,红和白,白酒只有一种,二十年份的茅台,至于红酒就是特别的地方,各种年份的拉菲和拉图偏多,当然也有澳产的奔富美国的纳帕,重点是所有红酒的生产的日期都与封从心的生日相同。

    这两种酒很明显的划分了当天嘉宾的身份,官场中人ai喝白酒是常识,而红酒则是从商的人喝的比较多。

    至于饮料,则是七种“红橙h绿蓝靛紫”不同的果蔬汁,不仅口味清爽,se彩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

    顾诚义和关海玉忙着招呼京城赶过来的j个老g部,而封靖远和苏澈之则是主要招待六大家族到场的人,所以宴会刚开始进场的时候嘉宾们都没有见到四个主人。

    嘉宾入场都有特定的迎宾小姐,甚至嘉宾的入场时间在请柬上都是有区别的,例如政坛的人,人家一市委书记要是老早就到了,而市长在后面迟了个j分钟,你要人家书记怎么想?商界虽然没有讲究这么多,但是总不能让上级比下级来的早吧,于是宴会策划就细细的在这方面询问了封靖远,然后让上下之间的时间岔开了十分钟。

    “陆叔叔,这边。”现在陆陆续续入场的人中,级别已经升了起来,因为顾扬新看到了关海玉跟他提起过的s市市长陆年生,他一改有些y霾的脸se换了张大笑脸迎了上去,人家怎么说也是s市的二把手,四个主人都不在,怎么样他也应该出去撑撑场面。

    “扬新。”陆年生挽着他的太太,见到顾扬新也是十分高兴“扬新长这么大了,都当爸爸了。”陆年生一开口就是很典型的长辈感叹小辈成长的套话,自己从小就没见过陆年生j次,之前关海玉在j省的时候吧,可以说基本上只有顾扬新在电视上看到陆年生,陆年生根本没可能认识他,更别说知道他小时候长什么样子了。

    “是啊,一晃就这么多年了,陆叔叔您还跟以前一样这么年轻,这就是您太太吧,我妈老说您太太帮特别漂亮,今天一看,跟您还真是般配!”关海玉的身份敏感,即便顾扬新再怎么不顾大局,也不能替自家母上得罪人不是,所以顾扬新对待关海玉官场上的朋友向来是坚决贯彻一个原则:往死里夸,当领导的么,本来就是听着下面的人一路夸上来的。

    “老陆啊,这孩子真会说话。”陆年生的太太在旁边笑的花枝乱颤,脸上的粉都快抖下去了。

    顾扬新知道怎么应付这些人,但是不喜欢应付“陆叔叔,我刚看见陈荣叔叔在那边,你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他指了指右手边的不远处,s事的常务副市长陈荣正跟一个中年男人聊着。

    “行,那你忙着,一会儿叔叔跟你喝一杯!”陆年生拍了拍顾扬新的肩膀。

    “一定一定,您今天吃的喝的开心点!”要说关海玉跟陆年生关系怎么样,只能说相比其他省市的党政一把手之间的关系,算好的,但是摩擦肯定是不可避免的,像是陈荣,其实就是上一届的s市的市委书记走后遗留下来的人,这j年来关海玉和陆年生都各显神通的想要拉拢他,但是陈荣似乎只想当那个中立的人,哪一边他都没靠,顾扬新想着,陈荣今天的出现一定给了陆年生莫大的危机感。

    陆年生走后,顾扬新就端着一杯酒继续在人群中搜索桑止和孟凡岩他们,照例说应该到了啊,他们的时间订的是跟陆年生一样的啊。

    “白起,刘明启,这边!”顾扬新对着前面不远处两个人小声的喊道,但是那两个人明显没有听到顾扬新的声音,互相还是聊的很欢乐的样子。

    顾扬新只好往前走了j步,扯了扯白起“喂!”

    “顾扬新?你怎么在这里?”白起很惊讶的抬起头,看着顾扬新。

    “恩?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老孟和冯暮呢?怎么没来?”顾扬新张望了一下白起的身后,有些疑h道。

    “我g嘛要跟他们一起?”白起也不明所以的跟着顾扬新看了看后面,没人啊,这家伙在看什么?“你不是应该去陪着那些达官贵人的么,怎么有空来找我们?”

    顾扬新无奈的摊了摊手“那些人当然是封先生和我妈去处理,我就是没劲才来找熟人的。”

    “封从心呢?怎么不抱过来给g爹我看看?”白起有些揶揄的用肩膀撞了下顾扬新,心想,这家伙取名字还真是有一套,从心,从新,不就是要三少从了他么。

    “你想的美,我们家心心今天是主角,哪能让你轻易见到,再说了————你是谁g爹啊!别给我在这动手动脚的,别人见了还以为我跟你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呢!”顾扬新一见到白起就暂时的把顶上那块无形的石头给拿了下来,放松了些许。

    刘明启在一边听得捂着嘴直笑“你们两个是不是凑一起就这么斗嘴啊!”

    “得———我还不招呼了,我看到薛宁跟老孟了,小白你先随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帅哥赶紧上去先要个号什么的,反正殷世繁也不要你了是吧!”说完,顾扬新就风一般的闪人了,留下白起在原地炸得头发都起来了!

    “你说他是人吗!他他妈除了戳我伤口他还会做别的事情吗!刘明启我告诉你,我最大的错就是上次没再给这人渣头上补一烟灰缸!”

    刘明启依旧是淡淡地微笑,很有韵律的拍着白起的背部,似乎在告诉他,淡定,要淡定~

    ——————————

    “顾总!”薛宁一板一眼的跟顾扬新打招呼,就差没给鞠个躬了,看的顾y新一愣,一时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我说副会长,你管管你们家会长啊,这是g嘛,给我行大礼啊!”顾扬新哭笑不得的对着孟凡岩一歪头,之前在f大学生会的时候,薛宁是学生会的会长,而孟凡岩则是学生会的副会长,两个人当时在学校里面可是没少传绯闻,什么“斯文攻”“傲娇受”又什么“别扭攻”“斯文受”什么的,不过这两个当事人倒是一点都没有受影响,依旧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很是心心相惜相见恨晚。

    孟凡岩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倒是薛宁脸涨了个通红“你说什么呢,顾扬新!”

    顾扬新撇撇嘴,会长大人真好玩~“我不是看你太拘谨了,跟你们开个玩笑缓和缓和气氛么,薛宁你别这么紧张行不行,就是心心的满月酒而已,你可是我顾扬新请的好朋友,拿出点斗志来!”

    “是啊小宁,不用紧张的,有我在呢!”孟凡岩这j年接手连信,商政两界的人也算认识了不少,刚从外面走进来就有好j个人跟他主动打招呼,他自然是不惧这种场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