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74章

    回去在衣f上蹭了蹭“好了好了,现在不脏了,俞先生你能跟我握个手么,我以前做梦都梦到过跟您握手。”

    俞释东先是一呆,看了眼白起因为激动而有些泛红的脸蛋,爽朗的笑了两声,而后握上了白起有些颤抖的右手“小白是吗,我听顾少是这么叫你的,挺适合你的。”

    先前的九个人现在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好j个小堆,秦映珏跟沈尽c兄弟两个在一起,殷世繁则是跟封家的三兄弟站在一边很随意的聊着,只有苏了春不知道去了哪里。

    殷世繁明显没把注意力放在旁边的人身上,有些y郁的盯着白起跟俞释东,只是白起完全沉浸在了跟自己偶像见面的兴奋之中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殷世繁无意识地撑了撑腰,似乎是站的久了的原因,封晏可能是“过来人”的原因,见了殷世繁的动作就问“站的累了吗世繁?要不要去坐一会儿?二哥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f?”

    这两个人,哎,封晏摸了摸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原来的平坦的小腹。

    “你就别c心我们了,我们才j个月啊,要什么紧,你跟顾扬新可是今天的主角,不用陪着我们了,过去找他吧。”封承很是无所谓,自己的身材还一点变化都没有,除了胃口不太好以外都很正常。

    封晏看着跟俞释东谈笑风生的两人,心里有种不明所以的情绪“世繁,白起知道你跟与鑫回来的事情吗?”

    殷世繁摇摇头,他回来都没有通知白起,白起也不知道尹与鑫的存在……要不然,早就翻天了吧。

    “封晏,白起跟俞释东是什么关系?”他怎么不知道白起跟俞释东这样的人认识?

    “或许是校友的关系吧,释东以前也是f大的。”封晏想着顾扬新跟他讲过的白起的事情,大约能够猜到白起为什么对俞释东这般积极,不过……也正是这样,封晏突然觉得白起真的是一个难能可贵的人。

    并不是所有人在面对着一个实现了自己所有未能完成的梦想的人的时候,都能做到白起这般坦然这般率真,至少封晏自己就做不到,做不到不去羡慕不去嫉妒不去恨,而只是单纯的崇拜。

    “是么……”

    “对了。”封晏突然想起什么事情,话锋一转“二哥,赵其原一直在找你。”

    “我去,那我先闪人了,要是你见到他千万别说知道我在哪里!”封承一个机灵,要死了……他最近不去风信都忘记了又赵其原这么个人物!

    赵其原其人的存在,就等同于薛宁之于风娱,所有的琐事烦恼事只要j给赵其原基本都可以等到完美的解决,如果你要问……为什么这样的人封承要躲呢?

    原因就是……封承跟秦映珏分手的消息刚被传出去的时候,赵其原就找到了封承,告诉他说自己喜欢他很久了,想跟他在一起,封承当然是立即就拒绝了,只是赵其原就像一块牛p糖一样,粘着封承,说只要他一天不答应,他就一天不放手。

    后来封承连自己怀y的事情都讲出来了,也只换来赵其原的一句“我会好好照顾你跟你的孩子的。”

    封承是个心软的人,不能说他当时不感动,只是……秦映珏已经种在他心里太久了,若想连根拔除,非要先取心不可。

    封晏也不问为什么,只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他连自己的事情都顾不好,更不要说是别人的了,秦映珏跟二哥的事情……解铃还须系铃人。

    “世繁,你不过去找白起吗?”封晏觉得嘉宾都应该来齐了,宴会也快开始了,自己打算过去找顾扬新,就顺道问了问殷世繁。

    “算了,我也有些站不动了,找个地方先坐坐,他的话……一会儿再说。”殷世繁的手放在腹上,淡淡地答。

    “好……那,二哥你帮我顾着点世繁,我去找扬新。”

    “恩。”封承有些心不在焉,只是很随意的点了点头。

    第 64 章

    “扬新,爸让我们过去一下。”封晏走到顾扬新身边,很是温和的开口,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打断了白起刚想要开口说的话。

    “白医生,失陪一下……释东。”封晏转头对俞释东得的一笑“你先帮陪着白医生一会儿,我跟扬新还有事情。”

    “没问题,你们去吧,正好我跟小白也聊的挺对胃口的。”

    封晏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白起,然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三哥,爸找我们什么事情?”顾扬新有些奇怪,封靖远不是应该在陪刚才那些二世祖的爹妈吗?

    “也没什么,就是跟我们j代一下一会儿我们一起把心心抱上台的时候的事情,这次的满月宴也发给了两家媒邀请函,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南方周末跟人民日报,所以……你可能讲话的时候要注意点。”封晏自己是没什么问题,大大小小的报纸杂志什么采访没有做过,他只是担心着顾扬新……封晏知道他不喜欢这种场面。

    “为什么心心的满月宴要请媒过来!?我之前怎么不知道!?”顾扬新有些生气,心心的满月宴本来他就不喜欢办得这样盛大,按照他的想法是只要两家人都全了就好,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母亲的身份和封家的地位在那儿摆着,心心这事儿是不得不大c大办,只是……扯上媒是怎么一回事?

    封晏也是今天到酒店的时候封靖远才告诉他,确定了媒的事儿,封晏想着大概跟最近流传的六家族不合的新闻有关。

    这样一来也就可以想通了,为什么中央那j个老头这么给面子,一个小孩儿的满月宴也要特地从京中赶过来。

    六大家族的不和意味着什么?谁不知道六家族与中央常委的关系!?若是六大家族有了分歧,紧接着人们就会很自然地联想到……七大常委呢?是不是也是一盘散沙?

    这场顾扬新眼中的给自己儿子的满月宴,倒不如说是政治手段中的一场实战。

    “可能是来不及吧,我也是今天早上刚知道的。”封晏不是听不出顾扬新语气里的怒气,却是只能不动声se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顾扬新头往一边一侧,轻咬了下嘴唇“知道了,我不会出错的,三哥你放心吧。”

    封晏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顾扬新有些y沉的脸se让他yu言又止,算了……他的脾气就是这样,别人劝也没有用。

    “啪嗒————”大厅里面的灯应声暗了下来,光都聚焦到了主席台上的关海玉和封靖远身上。

    封靖远站在话筒前面,调整了下话筒的高度和声响效果“各位嘉宾,欢迎大家这次莅临心心的满月酒会。”封靖远笑了笑,继续“这一次,趁着心心的满月,我有一件更加令人欢喜的事情要跟大家分享,这样好了,就由我的亲家母,关书记来跟大家宣布吧。”

    封靖远站到话筒的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