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75章

    一边,弯了弯腰对关海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关海玉当天穿看一条墨绿的荷叶裙,衬得整个人肌肤胜雪,她本来就是s市出了名的美人,与顾扬新像了和五六成,即便是现在这个年纪,这般的精心打扮下竟然也一点看不出岁月给这个nv人留下的痕迹。

    “我的亲家公可真是客气,让我来告诉大家这件好事,盛情难却啊,那我就不客气的借花献佛了。”关海玉边讲边看着封靖远,对他笑的很是耀眼。

    或许当晚有百分之五十的人是在欣赏关海玉的美貌,另外百分之四十九点九九在猜想关海玉和封靖远到底打的什么哑谜,但顾扬新却从关海玉和封靖远的互动和关海玉的那一笑中看出了浓浓的作秀痕迹。

    关海玉和封靖远都是顾扬新的亲人,顾扬新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

    “扬新从小我就没能陪在他身边陪着他,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我觉得亏欠,觉得自责,却无从下手,因为在我毫无知觉的时候,曾经在我手里嗷嗷待哺的小宝贝早已经长成如今的翩翩公子,这么的优秀这么的让我骄傲,现在,还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我的宝贝外孙,竟然就这么出世了,我都来不及反应,我一开始知道的时候,脑海里就只有一个想法,想要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我这个外孙,这是我作为一个外婆的真心话。”

    关海玉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但是———作为党的一员,我又反思,我的外孙出生在一个这样富裕的家庭,甚至于一个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的家庭,但是同样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却也有吃不起白米饭喝不起g净的水的,上学对他们来说有时候意味着要跨越数座山头,有时候又意味着要徒步行走数十公里,都说这个世界上最无辜的就是孩子。”关海玉的声音里渐渐带上了哭腔,颇为感人。

    而顾扬新心头的火焰却渐渐的旺盛了起来。

    “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帮帮这些孩子呢?于是我就联系了封先生和苏先生,跟他们商量,是不是能够为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做些什么,封先生和苏先生都十分的赞同我的观点,立刻就联系了俞晖先生,苏裕之先生,殷乔先生,秦元熙先生和沈延亭先生,成立了‘同等’基金会,初始资金六千万元,寓意是希望不论是城市里的孩子,还是山区的孩子,都能够在将来的某一天完全同等起来。”

    关海玉停顿之处,堂中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顾扬新都在想,这么用力的拍,他们的的手是不会疼吗?

    “下面就有请这六位充满ai心的人士上台,我以一个普通人,一个公民的身份,真诚的感谢你们的善意。”

    在这之后就像颁奖仪式一样,六家族的巨头全部上台,一一跟关海玉微笑着握手、点头。

    顾扬新用力的扯着自己x前的领带,该死,好闷,透不过气来了————自己母亲居然拿自己的儿子当政治功绩的踏脚石……她竟然这样做了,而他竟然也什么都不知道,该死!!他的这算什么狗p满月宴!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来,要听唱戏的话电视机里难道没有嘛!

    “扬新,我们该上去了,你可以吗?”封晏握住了顾扬新的手,似乎想传递一种什么力量。

    顾扬新紧皱着眉头,点点头。

    封晏跟顾扬新上台之前,封晏从保姆的手中接过了笑的跟小白痴一样的封从心,顾扬新被封从心的笑的有些心酸,孩子是无辜的……是无辜的不是吗,他的母亲他的岳父怎么忍心,拿一个刚出世的孩子做借口?

    “作为心心的生父,我也为他的出生能够有这样的影响感到骄傲和自豪,慈善并不是说今天我们帮助了多少人,而是希望以这样的一种行动唤起更多人的ai……”封晏就好想在拿着书面稿演讲一样,十分的流利的讲了不下十分钟的“慈善。”

    若是平时,他一定会像仰望天上的星辰一般,仰望着他无与l比的三哥,只是此刻的顾扬新完全没有那个心情,甚至于轮到他的时候若不是封晏悄悄用手在他的背后戳了一下,他都不知道应该自己讲话了。

    顾扬新说的很简短,也不官方,就j句话“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最g净莫过于孩子的心灵,我会尽我的所能去守护这份纯真,也感谢所有为此出力的人,我的母亲岳父和三哥呀已经说说了我想说的话,大家……肯定肚子的快饿扁了,我就不多废话了,大家继续享用美食畅饮好酒吧!”

    就这样,一场慈善秀就在顾扬新短短的j句话和一p掌声中落幕了。

    顾扬新再也没能忍住,下了台就往酒店外面冲,他怕大厅里的空气他再多呼吸一秒大厅里的人他在多见一个就会忍不住把去年的年夜饭吐出来。

    恶心,虚伪,做作。

    顾扬新一路小跑,一路拉扯,终于成功的解开了自己的领带,然后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呼着外面微有些冷冽的空气。

    多么讽刺的一场满月宴,满口的心心,满口的ai,却始终去不掉政治去不掉y谋的影子,顾扬新,你留不住你恋人是你愚蠢,护不了你的孩子,是你无能……这样的你,得不到想要的,其实……也是情理之中吧。

    顾扬新在酒店外站了七八分钟后,就把领带一扔,整了整衬衫的领口,应该进去了……这样的场面若是长时间见不到他,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离奇的事情出来。

    —————————

    顾扬新回到大厅之后,就漫无目的的乱走,遇人就笑,反正笑肯定不会出错,不会给谁惹麻烦。

    “顾先生,你知道封先生在哪里吗?”照顾心心的保姆见到顾扬新连忙上前询问封晏的下落,似乎很是着急的样子。

    “怎么了?”顾扬新反问,怎么慌慌张张的,难道是心心出了什么事!?顾扬新想到有这个可能,心尖都跟着颤了一下。

    “小小少爷到时间喝n了,但是我找不到三少在哪里,小小少爷被他抱着呢。”保姆朝着顾扬新示意了一下手中已经冲好n粉的n瓶。

    第 65 章

    顾扬新拿着n瓶问了好j个人,都说见到封三少往大厅西边去了,顾扬新有些奇怪,三哥去西边g嘛,那里好像都是些精品陶瓷的陈列室和f装门面,跟这次的宴会完全没有关系。

    顾扬新半信半疑的沿着路径走,大约一分钟之后,他隐隐约约似乎是听到了两个人在廊边谈话的声音。

    是……三哥吗?如果是的话,那,另外一个是谁?

    “那这样说的话,你叔叔封闻远的当年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了?”

    顾扬新走近了一些,空旷无人的走廊让那人说话的声音愈发清晰,顾扬新立刻就分辨出来了,是孟凡岩……是孟凡岩跟三哥在说些什么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