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77章

    有什么别的想法,最多就是孩子还年轻,闹情绪了。

    但是她不一样,她这个儿子……本就是她丢了以后又拼命争取回来的,感情本就还不深厚,关海玉心一揪,是不是……她这一次太鲁莽了,让那个孩子想起来一些以前不愉快的事情?

    她某种程度上猜对了,顾扬新并不是初出茅庐的愤青,他明白这个社会的规则,也知道关海玉所做的不过是顺势而为,一箭双雕,他他妈凭什么跟个圣母一样的在这边指手画脚?他只是……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接受这个高不可攀的母亲了,却被勾起了心底对她最难以泯灭的憎恶。

    关海玉也猜错了,曾经的那些事情留给顾扬新的不仅仅只是不愉快而已,是一个孩子心里残留的曾经,那个曾经充斥着让他难以想象的精神折磨和挥之不去的煎熬。

    第 66 章

    当天封从心的满月酒除了个别的j个人,也算的上是宾主尽欢了。

    封晏跟封靖远并排坐在车后座,而苏澈之则是在副驾驶位置,封靖远似乎是多喝了一点,不太舒f,靠在座位上紧紧地闭着眼睛。

    “小晏,扬新呢,怎么不跟我们一起走?”苏澈之回头,看着封靖远皱了皱眉,早就让他别喝那么多了,还真是一点都没把他的话听见去,反而应该多喝一点的封晏倒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小晏?”苏澈之见封晏没有反应,提高声音又喊了一遍。

    “父亲?又事吗?”封晏的猛的回过神来,应声。

    苏澈之很是敏感的觉察到他这个小儿子今天,似乎……不太对劲,有些恍恍惚惚的“我问你顾扬新呢,怎么不跟我们一起走,今天后半场我就没见到他人,去哪了这孩子。”

    “他……好像是跟他那j个朋友有事情吧,先走了。”封晏听到顾扬新名字的时候,身j乎是下意识的僵y了j秒,他去哪里了么……他也想知道他去哪里了,在走廊那边顾扬新离开之后,封晏就满大厅的找他,打他电话也不接,发他短息也不回,j乎把封晏b疯了,最后只得打电话给王叔,让他找人查。

    不知道现在……有消息了没有。

    “今天他倒是不黏着你了,看来他那j个朋友变得比你重要了啊小宝。”封靖远揉着眉心,睁开了眼。

    “二哥呢?他这个身怎么不跟我们一起走?”封晏别开头,装着看窗外,若无其事的扯开话题。

    封靖远看着封晏的侧脸,难道是自己跟关海玉的办法没有起效?两个人还闹着……?“他跟赵其原走了。”

    “赵副总?”苏澈之似乎有些惊讶,封承要是跟秦元熙家那个小子走了也就算了,赵其原……?他没有记错的话,是风信的那个副总吧。

    “恩。”封靖远点点头,他对赵其原这个人印象不错。

    “你就没给拦着?小承身本来就不好,y期反应也比一般人大,现在是能到处乱走的时候吗?”

    “我g什么要拦着?小承自己要跟他一起走的,年轻人的事情你老头子少跟着掺和!”封靖远倒是挺喜欢赵其原这个人的,赵其原当年是他亲自面试提到副总的位置的,人长得g净清爽,能力也是十分的出众,最主要的是,赵其原老实,是个直x子,这样的人不论是在封靖远的圈子里或者是封承的圈子里都少得可怜,如果封承能跟赵其原在一起的话,封靖远乐见其成。

    反观秦映珏,长相太过出众,家世也太优秀,而秦映珏本身又是个喜欢招蜂引蝶的人,完全不是一个能定下心来好好过日子的人。

    “你也知道要少掺和,你以后见扬新就管好你那张嘴,人家多好一孩子,老被你冷嘲热讽的,小晏在一边多尴尬。”苏澈之带着笑意调侃,完全不介意“老头子”三个字。

    封靖远看着苏澈之的背狠狠的瞪了一眼“我要是不喜欢的人,我连一个字都懒得说。”就因为知道顾扬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放心把他的宝贝疙瘩j托给他。

    苏澈之笑而不语,他怎么会不知道,其实封靖远心里相当的欢喜顾扬新这个“儿婿”,正是因为满意,才会把他当做家人一般嬉笑怒骂,毫无顾忌。

    “说起来,小晏,顾扬新那个发小,叫什么……白起,跟俞释东是什么关系?”苏澈之看到最后白起竟然是坐着俞释东的车走的。

    封晏转过了头,父亲为什么这么问?“他们今天才认识啊,怎么了吗?”

    “那倒是真是奇怪了,我看他们后来一起离开的,在车上还有说有笑的。”俞释东,俞晖的独子,六个家族里面唯一一个自立门户的孩子。

    “白起不是跟世繁一起的吗?难道世繁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封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封靖远的问题打断了。

    “爸……世繁怀的是白起的孩子,只是他们之间有些误会,估计过j天就好了。”封晏有些无奈的回答封靖远,这叫什么话,什么叫世繁肚子里孩子的不是白起的?

    不过……世繁跟白起之间有的,可不仅仅是误会而已。

    “你们这些孩子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怀y是件好玩的事情还是怎么样,一个个都把y夫扔一边自己去逍遥,我看也就扬新这个孩子靠谱,知道心疼你。”苏澈之看着封晏叹了口气,不无感叹。

    “你是在夸你自己吧。”封靖远瞟了苏澈之一眼,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又闭起了眼睛,不再说话。

    —————————

    “你叫什么名字?”顾扬新身上只穿了一件白se衬衫,领口处的纽扣处有些褶皱,似乎是被什么人用力扯过的样子。

    长相柔弱的少年有些娇羞的坐在顾扬新的大腿上,而顾扬新则老练的搂着少年的腰,时不时的还轻轻掐j下,弄得少年满脸通红。

    “吕……宋,我叫吕宋。”少年的手j叉握着放在身前,脸红的仿佛下一秒就能滴出血来。

    吕宋到绿野仙踪才三个月,却已经成为了绿野仙踪最红的头牌,愿意为他一掷千金的人大都是看中他这副清纯无邪的p囊和害羞起来想让人一口吃掉的模样。

    今天本来点吕宋的是一个姓钱的暴发户,长得肥头大耳,还是个地中海,最主要的是有口臭,姓钱的暴发户一开始想要抱吕宋的时候,吕宋闻到他嘴巴里面的味道,只是反sx的往后退了一步,谁料想姓钱的暴发户最避讳的就是别人说他有口臭,愣是被吕宋的反应给惹火了,拽着吕宋的头发要他在地上磕三个响头。

    吕宋是新人,也不知道怎么哄这种难缠的客人,自己那个小身板也不是姓钱的暴发户的对手,也就只好照做,谁知道姓钱的暴发户还是不依不饶,声称吕宋磕的头他没听见声音,b着吕宋在地上又磕了好j十个头。

    顾扬新到绿野仙踪的时候看到的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