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82章

    x口猛烈的起伏着,那个人呢……一定还在这个房间里!

    那里吗?封晏似乎听到了卫生间那边有声音传出来。

    打不开!?封晏扭动卫生间的门把,门被反锁了!“开门,顾扬新!你给我开门!!”

    里面突然没有了动静……封晏慌了,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叶青说他被下y了……!“顾扬新!我是封晏,你开门,快给我开门啊!”

    顾扬新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卫生间冰凉的地面上,嗯啊————顾扬新把手放到了两腿中间,继续无力的用手做,一点用都没有……那里依旧是高高地耸起着似乎在告诉顾扬新它的胜利,看来……给他下y的那个人还真是下足了分量呢。

    “砰、砰、砰。”顾扬新好像听到了有人拍门的声音,是吕宋吗?

    他扶着旁边的洗手池,想要站起来,但是……双腿已经软的没有任何力气了,他撑起来,到下去,又撑起来,倒下去,再撑起来————循环往复,终于……

    封晏拍了好久里面都没有反应,不得已他直接开始用肩膀开始撞门,过了好一会儿……封晏一个踉跄,门,被打开了。

    “扬新!”封晏焦急的把手还搭在门把上身却瘫坐在地上的顾扬新抱了起来“顾扬新,你怎么样了!”

    肖……宋?”

    封晏身猛地一chou,浑身都在冒着凛冽的寒气,他在说谁?刚才那个小鸭子吗!?“顾扬新!你看清楚我是谁!”

    “吕宋……不行,我不能跟你……做,三哥……不会原谅我的,我不……不能跟你做,你再忍忍……忍忍……”顾扬新根本就看不清抱着他的人是谁,眼前一p模糊,就好像身在大雾中一般。

    封晏眼眶红了……该死,他一直把自己锁在这里,他没有碰那个小鸭子,他是为了他……封晏看着卫生间地面满地的狼藉,还有空气里一g浓郁的檀腥味,一瞬间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他紧紧地把顾扬新抱在怀里,右手用力的把顾扬新的后脑勺一按,堵上了他的嘴巴。

    顾扬新刚才断断续续的那j句话,对封晏来说胜过了这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最高超的挑逗,封晏所有的情、yu都被燃了起来————!

    封晏想给他……他想把自己j给他,完整的j给他!

    第七十章

    顾扬新所有的理智都被鼻腔里面那g让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味道击碎了,他一把搂住封晏精壮而结实的腰,按在墙面上,舌尖急切而炙热的寻找着能与它水ru相j的另一方。

    本来主动的封晏立刻就落了下风“顾······”还来不及说完,那个人就扶着他的后脑手脚并用的出了卫生间,一路上撞到沙发,椅子,落地灯···而顾扬新就像是没有痛觉一样的,一秒钟都不停的搂着封晏往前走,目标是那张已经被那个叫吕宋的小鸭子翻得一团糟的的————床。

    “唔······”顾扬新抬起下颚,在封晏的上唇用牙齿不轻不重的啮了一下,而后又让他的舌尖灵活而炙热的淌过封晏口中的每一寸滑腻。

    “小孩儿,吕宋······”

    !!封晏浑身一个激灵,这个人在说什么,他把他当成谁了!吕宋···刚刚在床上那个小鸭子!?他火冒三丈的推开顾扬新的肩膀“你···你混蛋,放开我···!”

    顾扬新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在g什么,他只知道他迷恋这个人身上的气息————跟他的三哥一模一样。

    放开么?真有意思······只要是一个有血x的正常男人,都不可能熄的了这已经燃起的熊熊大火。

    封晏狠狠的用牙齿狠狠的截住了顾扬新的舌头,j乎将它咬断混蛋!竟然把他当成别的男人,顾扬新···你该死!“你给我看清楚我是谁,顾扬新!”

    “是谁······只要不是三哥是谁都没有意义。”顾扬新即便是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却还是将封晏的一切刻在了全身上下的每一根骨头上,不,他不能···不能背叛三哥,不可以————顾扬新渐渐松开了自己的手掌,摇摇yu坠地往后退了一步,他用手掌抵住了自己的额头,他真是······刚才那一瞬间竟然产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管,就想把那个带着三哥气味的人做了的冲动。

    封晏看着顾扬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件一件的将自己的衣f脱下,任由其胡乱的散在地面上。

    这个人···到现在都还在念着他。

    当封晏脱下了最后的那块遮挡,一具精瘦而富有美感的身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封晏原来因为怀着封从心而有些松弛的腹部,也因为这段时间他良好的锻炼习惯而恢复了十成十。

    他的身仿佛是米开朗基罗雕塑刀下完美的大卫,每一寸每一尺都似乎蕴含着蓬b的力量,封晏腹部那些从小就接受有计划锻炼而练成的分割线,更是将那种力量的美感诠释的淋漓尽致······

    封晏的那个部位也已经站立了起来,似乎在期待着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顾扬新,你看清楚了,我是封晏···是你的三哥······”封晏握住了顾扬新那根巨物,凑到他耳边低声撩拨“你不想要我吗,我···很想要呢······”

    封晏把床上的被单一掀,纯白的布料慢慢悠悠的从高处落下。

    闹怕是一点,再小的一点,他也不要他的男人沾染其他人的任何气息,那块肮脏的破布自己被那个小鸭子碰过了,怎么还能让它触到这个人!

    顾扬新除了挺立的小兄弟,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封晏轻轻的把他一推,顾扬新就躺在了那张什么都没有的床上,平坦而身上只有一个部位那么明显的凸起。

    “啊—————”封晏仰头叫出了声音,他没有帮自己做哪怕一点前戏,就y生生将顾扬新的东西塞进了自己的身里,封晏耳边似乎都能听到那种紧致而粗鲁的摩擦声,痛······却是那样欢喜。

    顾扬新迅速被紧致和温润的触感包围了,恩······好紧,他将封晏的身用力的压在自己的x前,两具身已经完美的结合了————顾扬新右手在床垫上一撑,就把封晏侧着身抱着了怀里。

    “三哥···啊————三哥······”这个姿势正好,顾扬新往外chou出了些许,仿佛本来就生长在一起而后又被生生的撕扯开来的奇妙的疼痛感,让顾扬新yu罢不能,他chou出来又送进去,那种近乎于自n的方式让封晏整个人都沉浸在了两重天里,欢愉与痛本是对立面的两种东西,在这一刻被顾扬新完美的揉在了一起······

    顾扬新加快了自己的频率,力度也不受控制的开始增加“啪、啪、啪”两具身之间的撞击声不绝于耳,最大程度上的刺激着人的耳膜,顾扬新已经忍了太久了······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