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89章

    远也怒了,这是什么反应!这个小家伙儿刚刚是“哼”他了!?“封晏!你给我坐过来!”

    “那个……封先生,顾先生停了。”刘叔有些不好意思打扰这父子两个,但是……顾扬新跟白起都已经下车了……要跟着的话,是不是应该现在跟上去?

    封晏跟封靖远闻言,都往窗外看了一眼,这里是……s市第九中学!?

    顾扬新跟白起来这里g什么?封晏如果没记错的话……两个人应该是念这个高中的,难道……专门回来看老师的?

    —————————

    顾扬新跟白起直接往教务处走,现在这个时间好像应该是吃完中饭,在教室午休了,查一下吕宋在高三j班直接去教室找他就可以了。

    “请问,我想问一下你们学校一个叫吕宋的小孩儿,是在高三的j班,他上次捡到了我的钱包,我想当面感谢他一下。”顾扬新直接锁定了教务处一个比较年轻的姑娘,往前一凑,笑着问。

    顾扬新这张脸,如果不是本身x取向就歪的话,肯定也是师n杀手级别的,他这么一笑,教务处那姑娘一看就知道单纯的很,哪能抵抗的住,直接在键盘上“啪啪啪”j下,就满脸神魂颠倒的回答了顾扬新“高三四班,是施老师的那个班。”

    “谢谢你。”顾扬新刻意在笑的时候弯起了眼角,让姑娘直接呆了好j秒“没事没事,这是我应该的。”

    白起双手抱x,调侃的看着走出门顾扬新“好玩吗,顾美人?”

    顾扬新嘴巴轻轻抿了一下,无所谓的看着白起“当然好玩,你行的话,你也可以去啊。”

    白起现在没心情跟顾扬新做这个口舌之争“那小子在j班?”

    施良,从前你加之于我说身上所有的屈辱……我白起一定加倍奉还!

    “高三四班,我们直接去吧。”顾扬新和白起以前是高三八班,四班跟他们是在一层楼的,所以位置对他们来说还挺熟悉。

    “小白,要去见施良了,你期不期待?”顾扬新觉得从教务处出来以后白起就不太对劲,一直走在他的后面,很沉默,脸上的表情相较于之前肃穆的有些反常。

    “你说呢?”

    “好的吧……我不说了,这边是七班,前面就是四班了,你要是不想见到施良你就在这边等我,我去把吕宋叫出来,跟他说j句话就行。”

    顾扬新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疑问,那天晚上的梦……做的太过真实了,他一直在怀疑,是不是自己把吕宋当成三哥……然后给……了,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真的就太对不住这个小孩儿,真是这样的话……他该怎么去面对他的三哥。

    顾扬新之前一直都不敢对面对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但也没有办法忽略那一场太过美好和让他酣畅淋漓的x、ai。

    “一起去吧。”白起答道。他不想见施良!?他都不知道有多想见施良!

    九中的规定,全校学生十二点开始午休,由班主任看管,顾扬新和白起走到四班窗前的时候,教室里面的灯都是暗的,大部分学生都趴在桌子上安静的睡了,只有少数j个依旧拿着书在埋头苦g,吕宋便是其中一人。

    白起盯着讲台上拿着手机在把玩的施良,眼眸里的灰se越来越沉重……这个畜生,如果不是他,不是他在母亲化疗的时候去跟她说自己跟殷世繁的事情,母亲就不会一直到临终之前都没有跟他讲过一句话。

    只是因为自己不肯让他猥亵,只是因为他不肯答应让他的要求……这个不要脸的人渣竟然就跟踪他!

    白起跟殷世繁当时也没有什么防备,很容易就被施良发现了,施良还特地花钱找人拍照,把照p亲自拿给了白起的妈妈看……从那以后白起的妈妈一蹶不振,对所有的治疗手段都十分的消极,直到最后去世,就那么在白起的面前闭上了眼睛,都还是没有跟白起讲一句话。

    白起哭过,求过也闹过,甚至跪在地上道歉过,都始终没有换来他妈妈的只言p语。

    那是白起一生最大的悔恨,即便是时至今日,那种自己母亲在自己的面前停止了呼吸的场景,还常常出现在白起的梦里,他不能原谅这样的自己……是他亲手毁掉了他母亲活下去的动力————

    自己的母亲是怀着对自己的怨去世的。

    自己的母亲是怀着对人生的悔去世的。

    自己母亲是是怀着对生活的恨去世的。

    白起……承受不起这所有一切。

    第 76 章

    顾扬新敲了敲窗户,让坐在窗户旁边的同学把吕宋叫出来。

    吕宋被那个同学用笔一戳,转头看向了窗外的顾扬新,他的脸sej乎是在那一刹那就变掉了,原来的冷漠淡然变成了全方位的防御。

    这个人……不就是那晚在绿野仙踪碰到的顾先生吗!他竟然找到学校里来了……!

    果然,在那个地方的人就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亏他还把他当时好人,跟他说了真话!

    就算是那个给他们下y的坏人威胁他,他都没有把他供出来!亏自己……还自以为是的想要保护他……

    吕宋颤颤悠悠的站起了身,金属的椅子在地面上划出刺耳的声响,讲台上的施良听到声响,抬起了看着手机的脑袋。“吕宋?你要去哪里?”施良看到吕宋站了起来,似乎是想出去,很严厉的问了他一句。

    “老师……我有一个朋友来找我,我出去一下就好,马上就回来的。”吕宋低着头,不敢去看施良的脸。

    朋友!?施良在心里讥讽,一个在声se场所的工作的小鸭子,会有什么朋友!?施良嘴角不屑的扬着,朝窗外一看——————

    顾扬新恰好对上了施良的视线,一笑,用口型对着施良说道“老、师。”

    施良呆愣了一会儿,立马起身,对着顾扬新很热情的招了招手,然后出了教室门,朝着顾扬新走了过去。

    “扬新啊,你怎么来了?是回学校来看看嘛?”施良已经五十有二,头发开始有些脱落,但是他用了所有地中海头统一的遮挡方式————往一边撇,远看的话还不是很明显。

    在中国,教师这个职业,不管你有没有师德,只要你能把学生的成绩教上去,你就是好老师,而施良正好完美的诠释了这一点,在他手里教过的学生中,除了很多个全校第一,甚至还有j个全市第一,每年他带的班级都是全校数一数二的实验班,而施良本人也因为这样,收家长的钱收到手软,而且很多都是家长求着他收下的。

    中国的教师行业之中,补课收费j乎是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教育部门再怎么打击也于事无补,人家家长乐的出钱,你能怎么办?而施良补课的费用,放眼整个s市都绝对算是高价的了————三百块钱一个小时,找他补课的学生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