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92章

    顾先生的名字以外其他一无所知。

    “他是s市市委书记关书记唯一的儿子,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现在就在上找给你看他的个人资料。”白起拉过吕宋的手“吕宋,你相信我们,我们一定能够帮到你们的,告诉我们,施良对你做了什么好不好?”

    吕宋本来还没有完全g涸的泪还挂在那张小脸上,更凶猛的c水就涌了出来,他哽咽着哀求“顾先生,那……你一定能帮我的是不是,你……你帮帮我……好、好不好。”

    白起原来是跟顾扬新坐在吕宋的对面的,见到吕宋这个样子,有些不忍,换到了吕宋的旁边,拥住了他比一般高中生纤弱不少的身。

    这个孩子是绝望的,如果不是凑巧碰到了顾扬新,他的人生一定会白施良彻彻底底的毁掉。

    “小宋,别哭……乖孩子,你别哭,我一定会帮你的,你告诉我,施良对你做了什么?”顾扬新捏紧了拳头吧,身里所有的嗜血都觉醒了……他才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他还是一个孩子,那个老畜生到底都对他做了什么!

    吕宋chouchou噎噎的把自己事情讲了出来。

    原来,吕宋的家庭条件不太好,爸爸妈妈都是厂里普通的c作工。

    前j年吕宋的爸爸下岗之后,心情一直不好,竟然迷上了赌博,在一夜之间就把家里房子抵押掉了,但是,即便是这样吕宋的爸爸也还是戒不掉赌博,依旧不停的问吕宋的妈妈要钱赌博,吕宋的母亲实在是受不了那样的日子,就偷偷的带着吕宋走掉了。

    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被吕宋的爸爸给输掉了,吕宋的妈妈也因为他的原因没有办法再再厂里工作下去,被辞退了,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都断了,吕宋的妈妈只好靠在别人家做小时工来赚点生活费。

    吕宋这孩子特别懂事,听一中介的人说绿野仙踪的f务生一小时能拿200块,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在绿野仙踪当起了端酒的f务生,除了偶尔会有一些猥琐的老头摸摸他也没什么,吕宋知道,在这样的地方,那已经是最轻的了。

    吕宋没想到,刚在绿野仙踪做了一个月,就出了事情————他竟然在绿野仙踪见到了施良。

    那天吕宋被施良拉到了绿野仙踪的一个房间里,施良对吕宋上下其手,甚至都把吕宋压倒了床上,吕宋死都不愿意顺从施良,为了阻止施良,拿起旁边的台灯就把施良砸晕,逃走了。

    后来施良在学校里甩给了吕宋一份验伤证明,给吕宋两个选择,五万块钱平息这件事情,不然,就让吕宋进去最起五年以上。

    吕宋根本就没有的选择,只能拼命的打工,拼命的打工,但是五万块……不是五千块,光靠一个学生打工,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赚到五万块!?

    于是……吕宋就从绿野仙踪端酒的f务生转为了绿野仙踪收入最高的职业“少爷。”

    “小宋,如果不用你出钱,你会告施良吗?”白起终于说出了今天跟顾扬新一起来找吕宋的目的,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顾扬新。

    顾扬新立即就心领神会,在旁边给吕宋加了一把火“小孩儿,你放心,小白是一个很优秀的律师,我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出面告他,他一定只是施良,不会是市长的大舅子。”

    “我一定会让施良得到应有的惩罚的,我也向你保证一定!”白起转过吕宋的身,让他看着自己,眼神炙热的j乎将吕宋燃尽。

    吕宋摊开双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反正也不会更加糟糕了,就,相信他们一次吧,就让自己再在临死之前挣扎一次吧————最后一次。

    “好,我答应你们。”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帮你转学,f大附中行不行,也不比九中差。”顾扬新考虑了一下,建议道。

    吕宋的眼神一亮“可以吗?我可以转过去吗!?”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可以摆脱施良那个噩梦……

    顾扬新似乎是很喜欢摸吕宋的头,又把手掌覆了上去“你放心,小孩儿,都j给我吧。”

    番外(关海玉顾扬新)

    那一年顾扬新六岁,顾清朗四岁。

    顾清朗就是在那一年被查出了先天x的肝脏衰竭,自那以后天天都住在医院里,靠着机器维持生命。

    那时候关海玉还在j省任职,顾诚义和两个孩子留在了s市,顾诚义每隔一两个星期就会送顾扬新去j省的n市跟关海玉过周末,然后自己再驾车回s市照顾医院里面的顾清朗。

    顾诚义那个时候两头跑,累是真的很累,但他一直就是那种特别有担当的男人,觉得一家之主本就是应该承担起一个家所有的重量,所以顾诚义毫无怨言。

    一家人被关海玉的仕途之路分散在了两地,却也还算是过的安稳,一直到顾清朗病情恶化之前,都还相安无事。

    那天正好是周日,关海玉带着刚到n市的顾扬新在游乐场玩,接到了顾诚义的一个电话,顾诚义告诉关海玉说,顾清朗的病情恶化,要在五个小时内接受肝脏的移植,不然的话……

    关海玉当时就慌了神,拉着顾扬新就匆匆忙忙的往回赶。

    s市到a市的车程最起是四个小时,要是那时候马上就从a市出发的话,应该可以赶得及,可偏偏……关海玉接到顾诚义电话的那段时间,顾扬新跑开了。

    顾扬新那时候毕竟只是一个孩子,游乐园对他来说充满了令他感兴趣的东西,顾扬新已经记不起来,当时自己因为一朵粉se的棉花糖还是一个机器猫的玩偶跑开的,只是自己跑开了,而关海玉却没注意到。

    关海玉在游乐园里面转了大约半个小时都没有找到顾扬新,最后关海玉动用了游乐园的公示喇叭和很多工作人员才在一个玩碰碰车的门口找了顾扬新。

    关海玉当时急的团团转,就跟顾扬新大致的讲了一遍顾清朗的情况,顾扬新现在还能记起来一点,关海玉跟他说,弟弟身里面有一样东西坏掉了,但是他的是好的,希望他能把那样东西分给弟弟一半。

    顾扬新当时只有六岁,听了关海玉的话第一反应就是放声大哭,边哭还边说自己不想给弟弟,那是他的东西他不想给弟弟。

    顾扬新很多年后回想,觉得吧,或许正是因为那一句话,在关海玉心里划开了他们之间的第一道口,顾扬新发誓,自己真的只是被关海玉的表现吓到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只是他在紧张害怕的时候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而已。

    关海玉一个人开车往s市赶,被顾诚义电话c了好j次,顾扬新又在车上不停的哭闹,关海玉在慌乱之中还上错了一条高速,多转了二十j分钟才回到原路上。

    关海玉拉着哭的两眼通红的顾扬新赶到s市市立医院的时候,顾诚义已经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