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99章

    定会来,恩啊……宝贝快一点,因为他……太胆小了。”

    “哼呃————顾扬新……胆小!?”男人被内技巧十足的进入激到了j□j,兴奋的反手勾住身后那人的脖子,仰起了头————男人完美的脸部到脖子的线条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男人竟然是苏景皓!

    “他这么多年在封晏身边都没敢堂堂正正的问封晏一句ai不ai,只知道缩在一边自欺欺人,光你这个小东西,可就让我们顾大少吃了不少苦头。”叶青捏着苏景皓的下巴咬了一口,真想把这个人吃下肚去!

    “怎么了,你嫉妒?”苏景皓勾住了叶青的脖子,啃啮了j口,无所畏惧的挑衅着身下握有主动权的人。

    叶青不怒反笑“我一点也不嫉妒,我这不是心疼你么小宝贝,封晏当年那么狠心的对你,我也要让他尝尝什么叫怅然若失。”

    “三哥是迫不得已的,毕竟……我们不能在一起,不能怪他。”苏景皓承认,自己曾经恨过封晏,恨过整个封家夺走了他付出了一切心血的四年,他ai了封晏整整四年……全心全意,最后,封晏竟然是他表哥,真是……他妈肥皂剧情节。

    叶青不满的加重了口中的力道“不要帮你老情人说好话,他有无数种可以更温和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却最终伤你至深,不让他尝尝心痛是什么感觉,难解我心头的恨~”

    苏景皓把身抬了起来chou离了叶青的进入,他拉着叶青,把他往床上一拽“我还以为你是想帮他们两个,这不是你答应孟凡岩的吗?”

    叶青别过头,轻声哼了一句“要不是因为答应了孟凡岩我会费这么大劲儿设计顾扬新吗!”

    苏景皓趴在叶青的身上,轻柔的玩弄着两颗殷红的仿佛会滴出血来的颗粒物“如果他不来呢,你岂不是食言了~叶先生……”

    “他会来……顾扬新太在乎封晏会为他做到什么程度了,也太怕自己失望,我是他唯一的答案,如果他不来找我只有一个原因。”叶青觉得身上这个小东西今天特别的主动啊……他是还想要的意思吗?

    “恩,什么?”苏景皓从叶青的小腹开始用口中s润黏糊的y覆盖,情、yu已经肆无忌惮的写满了他整张脸,他却还不忘记问叶青问题。

    “再问一句我可就吃醋了,你就那么在乎封晏的事情吗,你现在可是在跟我度蜜月呢,小皓宝贝~”

    “我只是觉得我现在有了你挺好的,希望三哥……也可以跟顾扬新好好的。”苏景皓撒娇似的用脸庞蹭了蹭叶青的x口。

    “你就别替封晏瞎c心了,嗯哼……别那里……”叶青浑身一颤,苏景皓正细致的在他肚脐周围吻遍每一寸,啊————他在那里……那里……怕痒。

    苏景皓恶作剧的放缓了口中的速度,更加缓慢而轻柔仿佛在刻意的挠叶青痒痒一般。

    “该死……你这是在玩火……”

    “谁让你把顾扬新拐来的,明明说好只有我们两个的!”苏景皓一开始听叶青说来ao里求斯度假的时候虽然脸上没有显现出来,心里其实特别开心,当然————那时候有多开心,在得知叶青来ao里求斯另有目的的时候就有多失落。

    “……”原来这个小东西给了他j天脸se看就是为了这个……叶青豁然开朗。

    —————顾扬新在s市“消失”后的第六天。

    地点1:封家

    “舅舅,如果扬新在s的话,怎么也应该被找到了,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但是……”秦映珏的“但是”两个字引来了房间里所有人的关注。

    封靖远冷冷的瞟了秦映珏一眼,又转过头继续跟苏澈之商量,他别提有多不待见秦映珏了。

    “不过什么?”关海玉有些沉不住气,先开了口。

    “舅妈,你说这个s市有谁敢碰我这个宝贝表弟?现在他凭空消失了,除了是他自己躲着,我想不出其他可能了。”秦映珏对着关海玉无奈的摊摊手。

    “那扬新为什么要躲起来?”顾诚义问。

    秦映珏有意无意的就把目光往封晏的方向瞟“这我就不知道了。”

    地点2:孟凡岩办公室

    “顾扬新这傻b去哪里了,他妈给我留了张纸条就不见了,s市现在都快翻天了,他要再不出现我估计他老婆能把我整死。”白起对着孟凡岩抱怨,哎……要是有一天自己不见了,小繁也会这么紧张吗?

    孟凡岩给白起泡了杯茶,轻轻的拍了拍白起的肩膀“你有俞释东和殷世繁罩着,怕什么?淡定点,你要相信这世界上谁出事都轮不到顾扬新的。”

    “这我知道,我不就是怕他祸害别人吗!绿野仙踪里的一个经理还有一个姓钱的老头,前两天都被打得没人样的送医院去了,我估计封晏现在杀了我的心都有。”白起喝了口茶,压压惊。

    “这……又是怎么说?”

    “我了个去,前两天封晏让我把吕宋j给他,但是……你也知道,现在是上诉最关键的时候,总不能让他吓着那小孩儿啊,我就让释东拦着他,然后……你都不知道,封式最近把所有旭日的律师都给炒了,我他妈那叫一个愧对我偶像啊!”俞释东跟他并没有什么大j情,纯属是因为想帮自己才会蒙受这么多无谓的损失,白起觉得感动的同时更多的是深深的抱歉。

    地点3:b市中央办公厅

    “我每次看到桑部都只能感叹一句岁月不饶人,看着你们年轻人g劲儿这么足,精气神儿那么高涨,还真的是羡慕。”封闻远放下手中的笔,对着桑止和蔼的一笑。

    桑止多少也知道点封闻远今天把他喊过来是什么事情,但是他真帮不上忙,因为他这一次————的确是不知道顾扬新的行踪。“首长您客气了,您还年轻着呢。”

    “桑止啊,我今天喊你来是什么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我也就不卖什么关子了,顾扬新在哪里你知道吗?”封闻远前j天接到封晏的电话,听他口气是真的急的不行了,不然的话……封晏绝对不会打电话给他。

    桑止斟酌了j番,他现在不仅仅是作为顾扬新的朋友桑止,更是中央商务部的副部长在回答封闻远的话,不能太失了礼数“回首长的话,扬新最近都没有跟我联系过,我不清楚他在哪里。”

    封闻远打量了桑止一会儿,终是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他封闻远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除了没有办法给一个名分的儿子以外,就是封晏这个侄子了,难得他找自己帮忙,他竟然还帮不上。

    “行,那……如果你有他的消息的话,通知我,封晏……很担心他。”

    地点4:ao里求斯某病房内

    顾艳新用牙齿在右手边磨了半天绳子,从早上醒过来开始就不停的在用牙齿磨,现在只剩一点点了,只要解开一只手……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