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山林行动(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一章 山林行动(三)

    “对不起,老徐,我……”

    “先不说那些,你怎么样?刚摔着没?”打断罗宝春的话语,老徐满脸关切之色。 ?.??`

    说实话,此时的徐仁杰心下愧疚之意那是丝毫不比罗宝春少。

    毕竟,路是他让罗宝春带的,而山林这种特殊地理环境对于普通人而言,本身就颇具难度。

    所以,罗宝春出现意外也不能全部怪他。

    不过老徐愈是关切,罗宝春心里的自责便是愈强烈,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脑袋,吞吐回道:“我,我没事。”

    “恩,没事就好!注意点!”闻得罗宝春没有大碍,老徐便是探手将之拉起,随即将虎牙插回腰际刀鞘,紧接从地上拾过适才仓促丢下的战刀。

    “走!”伴着老徐一声低喝,虚惊一场的幸存者小队再次出。

    不过也得亏这次意外,令的幸存者队员们皆是下意识提高了警惕之心。

    山林之中,光线略显昏暗,好在幸存者小队此行目标地点并非林间深处,否则单是徒步进去就够唐小权等人喝上一壶的了。

    可即便是这样,也已然是叫没啥野外生存经验的幸存者吃苦不少。

    好在此行众人内里都穿有防割服,山林也非真正的原始丛林,所以幸存者们除了脚下行动稍显不便,倒是没有其它诸如刮擦,树枝挡道困难出现。

    就这么,在罗宝春不太娴熟的带领下,幸存者们最终在一处低洼地前停止了下来。

    老徐见罗宝春停下,很自然举起拳头做了个队列止步的动作。

    罢了三两步走上前去,见得老徐上来,罗宝春立马做戏的靠了过去,继而煞有介事抬臂向前:“老徐。你看那儿,有个山洞,你说那帮家伙会不会躲在里面?”

    老徐不傻,一听罗宝春这般说法。立刻明白面前的山洞便是他今日所要探查的目标地点。

    老徐第一时间下达了戒备指令,同时招过雷瞳。

    无疑,接下来的事儿,他将会和雷瞳去干。

    毕竟,论道潜入侦查。此地再没人能比雷瞳更为可靠的了。

    对于老徐的安排,众人没有意义,为被点名的小队成员,皆是自觉按照平日老徐教导训练的防御队形展开戒备与防御。

    林间异常安静,但是这种寂静却是在无形中给人一种紧迫的压力。

    早已习惯这种环境的老徐相当淡定接过王强递过的望远镜,他举镜眺望一番决定靠过去看看。

    “老徐,你干什么?”

    见得老徐准备动手,正举着弓箭四下探望的胡晓东肃然问道。

    老徐指了指前方:“我准备摸过去瞧瞧情况。”

    “就这么过去?会不会太危险?”

    不论胡晓东箭法再怎么出众,身体素质在怎么牛逼,他终究是个普通人。和军人出身的老徐,雷瞳想比,很多事情他还是差的很多。

    就拿眼下探查这事儿来说,在胡晓东这个普通人眼里或许是个颇为困难的那事儿,但对老徐,雷瞳那就跟家常便饭般寻常。

    “没事儿,山洞附近我仔细看过,没有哨位,现在摸过去不会有啥大碍。”

    老徐不是莽撞之人,他做出抵近侦查决定绝非一时冲动。

    透过适才观察。他推断,对方外围没有设置警戒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这帮匪徒警觉性太差。

    要知道,在这样一个末世环境下。不管是谁,不管你有怎样装备,敢于不设防,那就已然说明这支团队的差劲。

    当然,老徐不认为匪众傻缺到那种程度,所以还一种可能就是他们并不在山洞。

    若真如此。此行前去无疑更加没有危险。

    基于此二点,使得老徐最终做出了摸过去的决定。

    胡晓东也知道老徐的脾气,决定了的事情很难改变。

    当然,他更清楚老徐的实力,他相信对方决定这么做,肯定有十足把握。

    既是如此……

    “那好吧,万事小心,如果有情况,立刻撤回来,我们就在这守着。”

    点了点头,老徐纵身便是跃出了洼地。

    老徐这边一动身,雷瞳立马紧随跟上。

    不过就在二人将要展开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唐小权突然低喝了一嗓:“老徐,慢着!!”

    慕的回过脑袋,唐小权的这记呵声多少是叫老徐心惊了一下。

    这也难怪,要知道此时老徐他们距离山洞仅有不到百米距离,饶是唐小权这嗓子低喝压的很小,但依然难保不被旁人现。

    本能压低身子,老徐下意识举起伏在背脊的95自动步,两眼警惕的快扫过四周。

    这些战术动作,老徐过往已经做过无数次,所以眼下完全是肌肉的下意识反应。

    1o来秒的等待,在确认没有异样后,老徐这才蹙眉朝后退去。

    一进洼地,老徐便是面色肃然问道:“什么情况?”

    唐小权也是听出了老徐言语间的怒色,对此他很无奈,也有些自责,但事出有因,唐小权不得不怎么做。

    没有多余废话,唐小权抬起的右臂微微侧移。

    顺着唐小权手臂移转方向,众人目光齐齐转动。

    随即便听罗宝春出记讶异的声响:“这是?”

    血!大滩的血!尽管经过岁月侵蚀,血液颜色早已失去光彩,但散落在落叶树根上的痕迹依然清晰。

    见得那瘫没了成晒的血迹,幸存者们皆是互看了一眼。

    显然,在距离洞口出现这么大滩血迹,本身就已说明很多问题。

    在联想周遭的寂静以及适才死尸的出现,罗宝春觉得背脊有些寒凉。

    “这血多半是刚才那家伙的吧!”胡晓东随口推测。

    “也有可能是那里面人的。”唐小权紧接补充。

    但对于此亮点,他们谁也无法给出确切答案。

    眼下唯一能揭开谜底的办法,还是进洞探查。

    片刻迟疑后,老徐清醒头脑,在嘱咐众人提高警惕后,便是再次跃出洼地,继而招呼雷瞳迅朝洞口靠了过去。

    山林里遭遇的种种显然是勾起了老徐一窥究竟的好奇,他急切想要知道,在这林间到底生怎样的事情,那些囚犯是否遭遇了不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