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打劫打劫者(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打劫打劫者(二)

    面对雷瞳的揶揄,耳钉男不敢反驳。他现在只希望赶紧和己方弟兄汇合,若是运气好,没准还有翻盘机会。

    到了那时……哼哼!老子在慢慢和你们算总账。

    啥叫好了伤疤忘了疼,这就叫。

    这些个小屁孩稍微给他点机会,他就找不着北了。

    耳钉男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他的落败,根本不是幸存者团队走运,也并非他大意,而是双方实力的差距压根就是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猫着腰,借着周遭障碍掩护,以及胡晓东箭法支援,老徐一行人点点接近目标地点。

    待到巷口,4人果断窜入。

    一进巷内,首先入目的便是十来具死尸。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耳钉男一伙解决的。

    “在哪儿?”巷道内里至少4,5个窗口,老徐必须提前搞清哪个窗口才是入口。

    耳钉男在雷瞳押解下,指了指前方:“第,第三个。”

    “你们通常进屋有什么口令或者暗号吗?”

    这是常规做法,尤其是在部队,不论在外扎营,还是驻地巡逻,双方见面都会设定相应暗号,以甄别彼此身份。

    只是耳钉男这帮毛都没长全的屁孩,哪¤,..里会懂这些道道。

    这不,在听了老徐提问后,耳钉男当下摇了摇头脑,否定回道:“没有,我们就是敲门进去,或者自己开窗。”

    “恩,那你过去敲窗!知道见面怎么介绍我们吗?”着抢抵在耳钉男腰际,老徐怒目圆瞪。

    被老徐这么一顶。耳钉男差点是吓到瘫地,好在旁侧雷瞳眼疾手快拉扶了一把:“干!真他娘的窝囊。”

    “大。大哥要,要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要不是考虑到耳钉男尚有用处,老徐正想现在就崩了这没头没脑,只会浪费粮食的白痴。

    “听好了,待会儿你就说沿途遭到丧尸袭击,是我们救了你,我们现在想入你们伙,所以你就把咱带回来了。明白吗?”

    “明。明白!”

    “重复一遍!”

    “那,那个我在路上被……”吞吐着把老徐话语复述了一遍,耳钉男相当配合。

    不过老徐可不会因为耳钉男的配合而有所松懈,他手q保持着抵腰动作,嘴里沉声威胁:“你最好不要和我们耍花样,否则我枪里的子弹可不张眼睛!”

    无需老徐多言,之前雷瞳拔枪射击的过程,他耳钉男是亲眼见到的。

    当时雷瞳距离收费站顶端混混差不多有50,60米样子,而他仅是一枪便是稳准击中了混混的胸口。

    旁的不说。单就这个枪法便是足以震慑耳钉男。

    没啥好说的,老徐,雷瞳左右各一,押着耳钉男朝前行进。胡晓东则是落在后方,负则尾部安全。

    行至第三个窗口,老徐捅了捅耳钉男。示意他去敲窗。

    后者犹豫了片刻,最后在腰际钢枪胁迫下。还是乖乖抬起右手,叩响了窗棱里端的玻璃。

    “咚咚咚!”清脆的玻璃响声在静匿的巷道显得格外扎耳。

    短暂等待。预想的开窗并未出现。

    老徐见状微微蹙眉:“怎么回事?”

    “这,这个……我,我也不清楚。”耳钉男面露苦涩状。

    “再敲!”

    老徐发话,耳钉男没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再次敲击。

    可是连敲了四五下,内里就跟死了人般依然没半点反应。

    “你小子该不会是框我们吧!”雷瞳两道虎眉登时上扬,那架势直接吓的耳钉男脱口解释:“大,大个,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我……这情况我怎么敢框你!”

    雷瞳想想也是,自己手里枪械正盯着对方,对方就算胆子再大,也没可能和手里家伙叫嚣。

    “那现在怎么个情况,为什么没里面没反应?”

    难道对方发现己方了?老徐没理会雷瞳的喝问,他更关心时下局势。

    而就在他兀自思量之际,耳钉男颤微着说道:“估,估计家里没人,我,我们有时分批外出行动,他,他们可能出去了没准。”

    对于耳钉男的这个答复,老徐无从判定真假。

    不过眼下他尚且控制着耳钉男,只要把这家伙牢牢控在手中,即便出现插翅,也有办法搪塞。

    带着这样想法,老徐进一步吩咐:“你应该有进去的办法吧?”

    非到最后,老徐不想采取蛮横手段,暴力破窗进去。

    因为一旦那样,等于是暴露了己方身份以目的。

    耳钉男非常清楚自己处境,他知道,此刻若是不妥善处理眼下问题,那他的小命恐怕就……

    “我,我有钥匙,有钥匙的。用钥匙打开窗上锁具就可以了。”

    “钥匙在哪儿?”

    “裤,裤子口袋。”耳钉男很庆幸今天把窗户钥匙搁在自个儿手里,若在以往,他一般是把钥匙交由手下保管。

    “你别动!!”由于没有搜查耳钉男身子,所以雷瞳叫停了后者掏袋的举动。

    将手杵进耳钉男的裤袋,雷瞳随手把内里东西一股脑全都摸了出来。

    除去一包半瘪的香烟,以及zippo打火机外,还真有串钥匙映入他的眼帘。

    “哪把?”

    “中间的。”

    确认好钥匙,雷瞳给老徐,胡晓东递了个眼色。

    徐,胡二人双双点头,同时拿捏好手里武器。

    毕竟,对方情况目前不明,谁也不能保证对方是否埋伏在屋内,等着己方进入。

    所以安全起见,老徐等人做好了战斗准备。

    刀已在手,枪已上膛,只要开窗对方有所异动,老徐等人就会用精准枪法招呼他们。

    插钥,扭转,随着“啪嗒”一声轻响,锁具开了。

    在老徐示意下,雷瞳拉开窗子。

    接着老徐附耳在耳钉男旁边低语了几句,后者闻听后,立马照做说道:“他妈的,老子回来敲半天,怎么没人开门?都他娘耳聋死了吗?”

    老徐受益耳钉男所喝的言辞是极具迷惑性的,相信内里混混即便之前有多提防,此刻在听了耳钉男这番训斥言语也会降低警惕,出来见面。

    但是最终屋内还是寂静无声,似乎真是如耳钉男所推测的那样,内里混混全都外出活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