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打劫打劫者(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打劫打劫者(三)

    不过小心使得万年船,尽管屋内没有响声,老徐还是谨慎吩咐:“你先进去,记住别玩花样!不然我不介意在你身上多开几个窟窿。? 火? ??? ?.??`”

    “明,明白!”

    屋里的情况,耳钉男多少还是有些数的,他现在只希望,事情的展如他所说的那样,弟兄们都已经外出活动了。

    否则,万一他们在暗处埋伏,那一旦打起,先遭殃的就是他了。

    “别傻愣着了,赶紧进去!!”老徐没功夫和耳钉男墨迹,再怎么说这也是在废城,饶是巷道内外都没活动丧尸,但谁能保证这帮畜生不会从其它地方冒出。

    被老徐这么一催,耳钉男下意识便是起身翻墙,在枪械的威胁下,他连腿上的枪伤都顾不得考虑,麻溜的钻进屋内。

    进屋后,耳钉男不敢乱动,老实站在原地,跟个木桩似得,静等后面老徐等人。

    既然决定“生如虎穴”了,老徐一行人自然不会就此退却。

    现在就算面前屋里有虎狼盘踞,他们也必须进去走上一番。

    先后翻越入内,老徐落定后立马拉过耳钉男,将之放在最前。

    毕竟,屋内环境狭窄,对方又是持有q械的暴徒,万一开战,不长眼的流弹可是很容易击伤己方的。

    老徐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坚持与决定,令的队友受伤。

    如果真变成那样,相关救治可就有些麻烦了。

    耳钉男当然明白老徐是在拿他当挡箭牌,不过受制于人的耳钉男没法子拒绝,只能是乖乖走在队伍最前,替身后3人充当肉盾角色。

    为了避免双方撞面生出祸端,老徐,雷瞳特意将q藏在袖腕,胡晓东也是放下弓箭,不过长刀却是紧紧捏在手里。

    耳钉男并不清楚后面几人动作。与他而言,依然是处在被老徐等人持q挟持的状态,所以行动走位皆是相当谨慎,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前方转角。一旦有人出现,他会立刻呼叫,以防误会生。

    不过事实结果……屋内祥和一片,压根没有半个人影。

    诚如耳钉男先前推测一样,留守的混混似乎全都出去了。

    “呼~”见得屋内没人。耳钉男如释重负的长吐了口气,那松弛的架势比之老徐3人还要严重。

    弄的好像他是来此地打劫,而老徐等人仅是随从一般。

    “你们打劫的物资都放哪儿了?”

    四下扫过屋子,内里一片凌乱,什么酒**,食品袋被丢弃满地,显然这帮混混少有打扫。

    不知道还以为进了废品收购站,难怪刚才进来,老徐只觉空气弥漫一股闷骚之气。

    耳钉男老实回道:“这,这屋子是我们住家地方。物,物资都搁隔壁房间了。”

    闻言老徐双眉陡然蹙起:“搁隔壁房间了?”

    “呃……是,是这样,我,我们住的人多,你看这屋子,要是再堆物资地方就不够了。”

    老徐瞅瞅那狼藉的地面,想想也是。

    “哼哼,看来你们物资不少啊,连房子都堆不下了?”

    “这……”一时语塞。耳钉男也不知道如何答复。

    “带路!还是那句话,别和我们耍花样,否则后果你懂的!”

    挥枪一推,老徐将耳钉男押到门口。

    同时丰富小胡守在屋里。如此即便待会儿出现异状,他们至少还有条退路可走。

    于是乎,四个人分兵两路。

    一路由老徐,雷瞳,押着耳钉男。

    另一路,胡晓东持弓守在门口。

    照例是要求耳钉男先行出去。之后老徐跟上,雷瞳把住楼道路口。

    “开门!”

    “钥,钥匙在,在在你那儿。”跟老鼠见了猫般,耳钉男小心回道。

    掏出钥匙,老徐面无表情丢到耳钉男手里,随即道了一个字:“开!”

    和老徐待的越久,耳钉男就愈能感受到那来此地狱的恐怖。

    而老徐也绝对是那种对朋友如秋天般温暖,对敌人如秋风扫落叶寒冷的主儿。

    哆嗦的找到对门钥匙,耳钉男颤颤巍巍破费了番功夫才顺利将钥匙怼入锁孔。

    打开后,老徐从外瞄了两眼,然后着力将耳钉男推了进去。

    果然,如耳钉男所言那样,一进物资,老徐便是瞅见了堆砌的物资。

    着目扫过,有米,有面,有油,东西当真不少,就是略显繁杂。

    不够也难怪会如此,说到底这些物资都是耳钉男一伙靠打家劫舍抢夺来的。

    它没可能如定点搜货那么完全,但不管怎样,这一大房间物资还是解决了老徐后续任务不少麻烦。

    至少,现在他们返程,也不至两手空空。

    “东,东西都在这了,几位大哥,有啥需要的你们尽管拿。”

    耳钉男所言显然是堆废话,就目前的局势,他的家产无疑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的。

    老徐没功夫听耳钉男马屁,东西他自然是要全部拿走的,但在此之前……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地方应该是2层建筑,那么楼上?”唇角微微上扬,老徐目光如炬:“楼上你们应该也有存放物资吧?”

    “不,没有,我们东西都搁这儿了,这屋里东西也不少了,大哥你也知道,我们就干了两个月,没那么些物资堆呀,您要是觉着不够,以,以后我定期给你弄,你看成吗?”

    满脸讨好模样,耳钉男此时说话明显比刚才利索。

    但是无事献殷勤,必然有诈。老徐多聪明一人,怎会瞧不出耳钉男眼神里的躲闪?

    他料定耳钉男有所隐瞒,面色微沉:“楼上没有物资,那么有人吗?”

    此言一出,耳钉男脸色登时大变,一见他这般模样,老徐立刻有了计较,当下没有二话,抬枪顶在耳钉男脑门。

    “大,大哥别 ,别开枪,你,你叫我做的我都按要求做了,求,求你绕我一条狗命。”

    窝囊的做派,老徐只觉恶心,心道是,就这点胆量也敢跑出去学人打劫。

    “是吗?那么我最后问一你一遍楼上还有其它人嘛?你最好想清楚回答,否则别怪我枪下无眼。”

    耳钉男丝毫不怀疑老徐的话语,从对方之前的狠辣行事手段,他知道,现在说谎绝对是极不明智选择,所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