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打劫打劫者(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打劫打劫者(四)

    “楼,楼上有,还有人。”颓然耷拉下脑袋, 耳钉男没有半点办法。

    果然,闻言的老徐抬手揪过耳钉男衣领,两眼冒火的斥问道:“我之前怎么和你讲的,不要和老子耍滑头!为什么要隐瞒还有人的事实?”

    “我,我……这个,其实……”

    “别他妈废话了!说,楼下还有几个同伙!?”

    “2,2个,那,那个他,他们不是我的人,他们是……”

    “是什么?”

    “是女人,我们之前劫持留下的女人。呵呵,大哥,那两女的长的还挺不错的,你要是看上,就一道带走吧,保证你……”

    “砰!”满意二字还未出口,徐仁杰便是一拳抡在了耳钉男的面颊。

    这辈子,老徐最看不惯的就是那种欺辱女人的人。

    一个人若是连女人都不懂得尊重,那这家伙的素质和人品绝对不会怎样。

    老徐这拳力道极大,耳钉男直接是被打到倒退数步。

    停止后,又是趔趄栽地,要知道他腿部本就有伤,这一倒下,不禁再次殃及右腿伤口,叫他感到难以抑制的剧痛。

    “噗!”不出意外,一口血水顺着嘴巴吐出,其间甚至还夹杂着半颗-8,..门牙。

    耳钉男刚愈讨饶解释,没曾想,老徐已然迈着大步朝其走了过来。

    望着老徐气势汹汹的步伐,毫无抵抗能力的耳钉男摩挲着双腿奋力后退,他面上擎着惊恐的面容。他能清楚感受到绝望的压力。

    只是他没有想过,他此刻品尝的那种绝望。恰恰是他曾经给那些女人带来的。

    老徐俯下身子,没有废话的单手再次将瘫地耳钉男拉起。随即狠厉道出两个字:“带路!!”

    拖着剧痛的伤退,耳钉男一瘸一拐朝门外走出。

    到了门口,胡晓东瞅见耳钉男狼狈模样眉头微皱。

    待得老徐后续走出,他立马发问:“怎么老徐,里面出什么事儿了?”

    老徐显然正在气头,他撒火的又是一掌扇在耳钉男脑壳之上,过分的用力甚至击打出一声闷响。

    耳钉男好在还未行到道口,否则就老徐这下,非得叫他直接甩个狗刨屎。

    “没什么。我和雷子去2楼看看情况,你继续在1楼守着。”

    胡晓东也看出老徐也些火大,当下便也没有多问,在看了眼吃瘪的耳钉男后,闪开身子,给3人腾出道来。

    老徐一行人徜徉而下,到了楼上,照例是耳钉男开门。

    不过就在耳钉男准备进入之际,老徐却是叫停了他的动作。

    “等一下!”

    耳钉男显然是被老徐之前一系列举动吓破了胆子。这不,老徐仅是一声低喝便是把他震到一颤。

    “大,大哥有啥吩咐?”

    “把那扇门也打开!”

    “这,这个……”

    “怎么?不愿意?”眼瞅着老徐拳头攒紧。耳钉男赶紧后退摆手:“不,不不不,大。大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呵。呵呵,我,我怎么敢不愿意。那,那扇门是开着的,我,我们之前撬开就没关。”

    眼珠微转,老徐这才想起,适才雷瞳从耳钉男袋中摸出的钥匙仅有三把。

    而带上楼下和现在面前这屋子,刚好三间。

    如此一来……扬头冲身后雷瞳递了个眼色,雷瞳立马会议,提步朝对侧房间走去。

    端着枪,雷瞳探手摸向门把,尽管耳钉男说的很合乎常理,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战斗法则最重要一条,那就是永远不要相信敌人的鬼话,即便你已经掌握了完全主动。

    抓住铁门栏杆,雷瞳看向老徐。

    老徐当下拽过耳钉男,将之推到了门栏边上。

    无疑,他这又是在拿耳钉男当挡箭牌,对此,耳钉男唯有哭丧着个脸颊。

    说实在的,这种被人推来怼去的过程委实不好受,搁任何人身上都会难以接收。

    何况耳钉男他已经习惯了在末世耀武扬武,欺凌他人。

    所以眼下突兀的角色转变,于他而言,当真有些绝望。

    老徐可不会在意面前混账的感受,既然对方选择走上不把旁人当人看的道路,那么他就应该做好有朝一日也被旁人不当人看的准备。

    位置就绪,老徐示意雷瞳可以开门。

    雷瞳利索的扯开房门,随着“吱呀”一声门轴惨嚎,虚掩的门栏打开了。

    老徐当先将耳钉男推入,然后躲在其后,探枪朝内。

    身为一名成熟侦察兵,老徐,雷瞳的动作自然是迅捷如风。

    他们快速排查没一个角落,但这却哭了搁前面做盾牌的耳钉男。

    要知道,他可不是啥军人,尽管做劫匪有些日子,但单薄的身子根本跟不上老徐等人的节奏。

    更何况,他腿部还有伤势,在快速行进间,不可避免伤及痛处。

    但即便被当做牛马差谴,耳钉男也只能闷声不啃做好自己应有的角色。

    要不怎么说,自己酿的苦果,咬牙也得坚持呢。

    2室1厅,房间面积不是很大,所以老徐他们的排查工作并没持续多久,很快便是排查完了。

    结果自然是一切安好,没有异样。

    为此,耳钉男那是长舒了一口气,心道是:这回可以让老子喘口气了吧。

    可是他显然是太过乐观了,这不,刚刚对最后卧室排查完毕,老徐立马是着手杵着耳钉男后襟,靠着蛮力给他来个记360度大转弯。

    待定后,不由分说又是推搡着耳钉男背脊朝门外走去。

    老徐可没功夫在此地久留,一来,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二来,这个地方终究是敌人的驻地,尽管现在看起来非常安全,但保不齐那存活的9名混混就会返回。

    当然,对于那9名混混,老徐并没有放在眼里。

    毕竟,过往比之多百倍,千倍敌人他都遭遇过。

    而且,论及战斗素养,武器装备,这些混混也是根本不够看的。

    但问题是,一旦在此地开战,那2楼屋里的物资就没时间转移了。

    到时枪声一响,丧尸绝对闻风而动。

    老徐有信心干掉9名存活混混,却是没信心和满城的行尸走肉抗衡力拼。

    所以,他必须尽快将屋里物资转移,完了才能考虑下一步动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