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打劫打劫者(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打劫打劫者(十)

    雷瞳决绝的态度非常符合他身为军人的形象。

    “你呢,强子?什么意见?”

    王强自打进屋就没开过口,这听老徐唤叫自己,上前一步:“我听你的,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事及于此,就剩下胡晓东了,他看看雷瞳,再看看老徐,心下叹了口气。

    按照常理他是不赞同去和余下混混撕逼的,毕竟该拿的东西都拿了,冒不要风险适才不值得。

    再者说他们这次出行关乎驻地团员生存,若是出现插翅,那可是一大家子都得跟着遭罪。

    可现在老徐,雷瞳表态,王强又随老徐意思,5人队伍,等于3人投了赞成票。

    他眼下即便出言反对,本着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提议还会通过。

    所以权衡了一下,为了避免大家出现歧义,胡晓东最终点了点头:“我的意思是先过去看看,情况合适咱们就动手解决,如果不合适,咱就撤。”

    4比1,老徐已经不需要宣布结果了。

    可唐小权的否定他不能不予理会,沉吟了几秒,老徐开口道:“小唐啊,你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我能理解。不过你也看到了,这wh市是离咱们驻地最近的城市。往后咱们定居,少不了要来市@≥,..里筹措物资。如果今天我们放过那些混混,他们很有可能成为咱日后行动的障碍。那么既然未来咱们可能会有一战,为什么不提早行使剿灭的权力呢?”

    唐小权怎会不知这其中道理。但就他内心而言,还是觉得老徐决定不太靠谱。

    直白点说。唐小权认为老徐此番决定更多是在完成他的一种心理慰藉。

    因为多爱涉猎心理书籍的唐小权知道,通常而言。士兵,尤其是经历过残酷战争的士兵,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战争综合症。

    这种综合症更多是体现在心里方面,由于受战阵残酷的熏陶洗礼,士兵很难适应正常人生活。

    当然,唐小权没有去想老徐是为了杀戮而杀戮。

    但不可否认,玉环体育馆事件以及随后团队发生种种,始终影响着老徐的心情。

    他也一直对发过往种种芥蒂难忘。他别是之前在油站,他就曾提及了过往事情。

    这更加坐实他解决混混并非单纯是为日后行动铺路,而是更多宣泄对这类人的仇恨。

    这是相当危险的事情,毕竟,老徐是团队指挥,过多的感情纠葛无疑会让他做出错误判断。

    只可惜唐小权心下想法没法表露,他知道此时若是说出,一来叫老徐面上无光;二来,也会影响接下来任务流程。

    综合以上,为了大局。唐小权只能是违心退让道:“恩,说的也是,早点除掉他们,也算免除咱们心病。就按老徐你说的办吧。”

    团结一心,这是一只团队发展的必要。

    说到底,人是个复杂生物。人有脑便代表着有不同想法。要不怎么说一千个哈姆雷特就有一千个想法呢。

    但想法不同往往就会滋生纷争,你说一个团队所有人意见看法一致。这绝对是不可能事情。

    不管队员之间友情多么身后,矛盾冲突总是不可避免。

    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队员自我克制,学会退让,只有恪守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才能让团队走的更为长久。

    就如唐小权,胡晓东眼下的绝对,他们心底明显是不赞同老徐提议的。

    但他们最终妥协了,或许这样真的会遭遇危险,但无疑比之他们直接决绝,老徐强制前去风险要减少许多。

    “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咱们就出发吧!”

    言罢,老徐便是招呼众人离开。

    可是没走两步,雷瞳突然从后叫了一声:“连长,那楼上两个女人怎么办?”

    闭目拍打脑门,老徐摇了摇头:“你看我这记性,咋把这茬给忘了。那啥你们在这儿看好这混球,我上去问问情况。”

    见着老徐要走,唐小权赶紧跟上:“我和你一道儿吧。”

    老徐看了唐小权一眼,唇角笑笑,点头道:“好,咱们一起。”

    走出门,上了楼,在远离旁人后,老徐这才停下脚步,将唐小权拉倒一边。

    “怎么,有什么事儿吗?老徐?”

    “哼哼,小唐,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怎么,要求跟我一起上来肯定是有事儿吧。说吧,是不是还是为刚才我的提议烦恼啊?”

    微微一愣,唐小权要求上来的确是有事儿,不过并非为了适才老徐的提议。

    毕竟,已经决定事儿再行非议毫无意义,所以……

    “呃,不是的,关于去混混那边我没意见,只是里面那两个女生,老徐你打算怎么办?”

    一听年轻人这个问题,老徐立马明白了对方心思。

    “你是担心她们托咱们后退对吗?”

    唐小权不想否认,但他也没直言肯定,而是曲道分析道:“上次学校的事情老徐你应该也知道,这些女人经历那些悲惨经历后,性情变的及不稳定,再加上长期被困房内,对外界事物根本没有必要了解。贸然带走她们,万一路上遇到意外,她们很可能失控。另外驻地雅丽和贺姐两个已经够尉泱头疼的,再带回人去,恐怕……”

    后面的话,唐小权未在继续,他不想让老徐认为自己是担心喜爱女人,而阻挠救人想法。

    知晓唐小权念想的老徐兀自点了点头,随即回复道:“小唐啊,你讲的东西我明白,不过呢,有一点我想告诉你,在末世,人不能丢了本心,试想如果换做是你在遭遇同样危险时,是否希望别人伸出援手?假如所有人都抱着自顾自的想法过活,那人类还有希望重夺主权吗?当然咯,我不是说你没良心,你说的事情还是很有道理的。你放心,关于两女的事情我自有分寸,我会顺应她们心意,我会在离开前把改讲的告诉她们,至于她们是去是留,看她们状态了。若是和学校两女一样,那我会采纳你的提醒,把她们留在这儿的。”

    对于老徐的答复,唐小权并不是十分信服。他觉着对方依然会选择带走两女。

    不过不管怎样,该表达的自己都表达出来了,老徐也做了所谓的承诺。

    至于最后结果如何,那就只能看老徐最后的决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