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打劫打劫者(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打劫打劫者(十二)

    行到窗口,老徐突然想到一件事儿,慕的转过身子:“喂!你们除了那辆货车,和那边家伙带走的车子,还有其他交通工具吗?”

    眼下要去与余下混混见面,若是开着手头现有车辆显然不太合适。

    老徐可不想回头人还没解决,先把己方费力搬运的两车物资给陪进去。

    耳钉男眼下只想赶紧和自己兄弟汇合,他没做耽搁,直接是抬手指了指窗外:“外,外面,外面正门有2辆小车,都,都能开。”

    既然正门有车,老徐便是没在费力从窗户攀爬。

    一行人改道走出小屋,来到楼栋低端的入口处。

    “钥匙!”

    “唉,哎,这,这钥匙不在我身上。”

    “不在你身上,你不早说?”听着耳钉男的屁话,雷瞳着手就愈扇打。

    不过老徐眼疾手快在雷瞳巴掌就要落下瞬间,提手将之拦在了半空。

    “连长,你……”有些不解老徐的做法,雷瞳双眸蹙起。

    待会可能要用到耳钉男,而雷瞳火大时巴掌的力道老徐十分清楚,那一掌下去,他真担心耳钉男招受不住。

    毕竟,后者以是受伤在身,老徐不得不预防这小子挂了。

    ±↓,..没有多做解释,老徐只是示意雷瞳放下手掌。

    见得雷瞳撤回手掌,耳钉男这才从畏缩躲避状态解脱。继而吞吐嗓音结巴道:“那,那个大。大哥,我。我身上没钥匙,但,但家,家……钥匙在家。”

    按捺住心下火气,雷瞳操着暴怒的双眼,沉声喝道:“那你他娘还在这傻愣着干嘛!麻溜给老子拿来啊!”

    一通意外折腾,待得耳钉男将钥匙取来,幸存者们终于是得意顺利开门,走出楼栋。

    出了楼栋。入目果然是一排小车停放在路边。

    老徐猫着腰,小声征询:“哪两辆车子能用?”

    耳钉男伸手指了指:“那,那边两辆,它们能用。”

    “一群白痴,停车不停门口,停那么远做什么!”

    雷瞳顺着耳钉男手指望去,后者口中所谓能用车子距离它们至少200米样子,这让他委实为耳钉男一众智商堪忧。

    不过唐小权却是觉着耳钉男一伙做法没错,他推断入口之所以留空。那是为了方便停放货车。

    而之所以在入口停放货车,自然是涂转运物资方便。

    只是眼下这些问题都不是主要的,老徐确认好车辆大致位置后,以防万一确认道:“是那辆夏利和奥迪吗?”

    “对对。就是那两辆。”

    “连长,全收了吗?”雷瞳凑身问道。

    老徐短暂思索摇了摇头:“不,奥迪太费油了。还是那辆夏利吧。对了,那夏利是烧气还是烧油的?”

    “油。油油,烧气的咱玩不起。”

    “那里面油剩多少?”

    “应该……有很多。我们平时出去都是走火车,那玩意儿用的少。”

    想了想,老徐最终大消了这番回去拿油的念头。

    毕竟,这车子出去很有可能没机会拿回,所以与其浪费整车油料,不如留着日后驻地用。

    “大家听我说,这次行动我和雷子去就可以了,这家伙你们带走。”

    “啊!?”闻听老徐要叫人吧自己带走,耳钉男登时傻了。

    是啊!他能不傻吗?要知道,他装孙子配合到现在,目的就为了能借此机会和己方弟兄汇合。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反转命运,并给面前这货混蛋以爆发打击。

    可谁曾想,老徐一句话封死了他的前路。

    妈的!这是用完老子就把老子甩了啊。

    考虑到失去这次机会,就难有逃生可能,耳钉男知道一旦面前二人和自己那般兄弟汇合。

    不论最后开战结果如何,他作为人质肯定都没好果子吃。

    假如幸存者团队胜了,耳钉男留下便已失去意义。

    反之,余下混混胜了,那华表头一个会宰了耳钉男。

    面对此般事关生死的最后机会,耳钉男不能坐以待毙,他忙不迭开口说道:“大哥,你得带上我啊,你们是不知道我那老大他性子乖张,我不去,万一他起疑,你们怕是……”

    “哼!”老徐怎么瞧不出耳钉男心下真实相法?他盯着后者眼睛,唇角暼起抹笑容:“怕是什么?你觉着真动气手来,我会怕他们吗?”

    “不,不不,大,大哥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在,出啥事儿可以替你们圆圆,不然……”

    “谢谢你的臭嘴,不过我劝你最好祈祷不出现意外,不然出事的不会是我们,倒是你,哼哼,我的人绝对不介意给你身上多开几个窟窿放血。”森冷的话语,再配合老徐灼灼目光,其言辞间透出的冰寒委实是叫耳钉男抖了个激灵。

    但鉴于这是最后逃生机会,耳钉男还是鼓足勇气,大着胆子继续争取道:“你们不是不认识路吗?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呀。”

    “哼,不说我还真忘了,刚才那个地址你说在三个街区之外,那不是很远,说吧,具体应该怎么走?”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wh,但这些年各地zf为了拉高gdp,疯狂投资搞所谓的大建设。

    城市道路那是修了拆,拆了建,几乎是几个月就一个大变样,别说老徐这样的外乡人,饶是本地居民常年待家,偶然出门,估计都能给这毫无规划的大拆大建晃晕了脑袋。

    耳钉男实在不想回答老徐问题,可对方一伙人虎视眈眈的目光叫他没胆子拒绝。

    他在兀自吞咽了一口吐沫后,无奈开口道:“一直朝前开,过3个路口,然后右拐,拐过后就能看到那家店了。”

    “你确定说的路线正确?”

    “绝对正确!”耳钉男应的极快。

    “那最好了,希望你说的和实际一样,不然你会为你的欺骗付出代价!!”最后一句话,老徐几乎是从齿缝间蹦出的。

    耳钉男内心惶恐赶紧脱口:“大,,大哥,你放心,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只求你干玩你要干的事情就能放过我。”

    “是吗?我说我是去杀你那帮弟兄,你也没意见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