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打劫打劫者(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打劫打劫者(十三)

    面对这样的问题,耳钉男无从回答。n∈,

    但他心下确实早已有了定论,与他而言,没什么能比小命更重要的了。

    所以只要老徐能放过他,那就算老徐一伙真把己方兄弟给杀了,也没啥大不了的。

    毕竟,活着才有意思,至于其他人的生死管老子屁事。

    “大哥,我现在已经认识到过去做的事情不对了,我想重新做人,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我愿意配合你们完成你的计划,我不求你们收留我,只求过后能放我条生路。我保证,日后绝对不再做杀人劫掠的事情,我会好好做人,我会像你们一样去帮助其他人,我……”

    抬手打断耳钉男的屁话,老徐没功夫听他在那放屁。

    好好做人!?哼哼,现在知道要好好做人了?

    你杀夺抢掠那些无辜幸存者时,有想过好好做人?

    你jianying辱虐那些花季少女时,有想过好好做人?

    你之前劫持我们时,有想过好好做人?

    你做这些畜生不如事情没考虑过给别人机会,现在落难了指望别人给你机会?

    笑话!要是悔过道歉真的有用,那还要我们这些军人做什么!

    耳钉男的话令的老徐恶心,他面无表情冷喝一声:“把这家伙给我带走!”

    雷瞳刚愈动手,没曾想身后传来男人低沉嗓音:“雷哥。你还有其他任务,这混蛋交给我吧。”

    众人扭脸看去,但见王强肃然着表情靠了上来。

    鉴于马上要随老徐前往汇合地。雷瞳便是点了点头:“好,强子,那就麻烦你了。”

    “喂,喂,两位大哥,你们不能丢下我啊,你们得带上我。带上我对你们绝对有帮助,不然……呜呜!”

    大手探出,王强捂住耳钉男脖颈同时。手里钢刀顺势架了上来:“从现在开始,不要让我听见一个字眼,否则就别怪我给你这儿放条血口。”

    感受着刀刃的冰冷,耳钉男虽然和王强接触不熟悉。但后者适才在屋内的冷漠态度。多少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只是令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看似寡言少语的呆货,做起事儿来居然这么狠厉。

    甚至与别老徐还要交他感到恐惧与骇然。

    拼命的点了点头,为了活命,耳钉男紧紧咬住嘴唇,就连呼吸他都调整到最慢。

    生怕一个不好,弄出动静,就被身后男人一刀了却了小命。

    没了恼人的苍蝇。老徐顿觉心情舒畅了许多。

    他仔细观察了下远处车辆周遭状况,招过雷瞳。准备探前确认夏利是否可用。

    “小胡,帮我们盯着点。”

    最为队里唯一一名箭法精准的射手,胡晓东自始至终担任着远距离清障及警戒任务。

    “恩,好的。只是……”

    见得胡晓东面色凝重,老徐收身问道:“怎么,有什么事情吗小胡,说出来听听,大家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好避讳的。”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说,你和雷子两个人去赴会是不是少了点,要不我也跟你们一起吧。”

    老徐当然也想多带人马去,可眼下这状况,去多人势必会给对方带来不必要压力,同时也会增加对方的警惕和疑虑。

    所以……

    “不用了,我和雷子足够了,别担心,我们平常就是干这个的。一帮混混而已,算不得什么。”

    老徐说的异常轻松,当然作为一名常年活跃敌占区的侦察兵,他的确有这个自傲资本。

    但作为团队中一员,胡晓东依然是对老徐此行抱有担忧。

    毕竟,末世不同过往,其中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一秒会遭遇什么。而且你所要考虑的也绝对不是仅仅应对一伙混混劫匪那么简单。

    “雷子,把家伙都放下!”说话间,老徐抽出身上的两把枪械,接着又把虎牙拔出,套着皮套内,继而插进脚踝,最后提上袜子,重新盖好裤腿,从外看去根本发现不了任何内藏武器痕迹。

    雷瞳如法炮制,唯一不同,他仅提了把钢刀。

    之所以这么做,老徐估摸,此去混混肯定会搜查他们身子,令其上缴武器。

    鉴于此,与其将q械交于对方,免费为对方提供火力,还不如索性不带,留在己方兄弟手里。

    卸除武器完毕,老徐拍了拍面色依然肃然的胡晓东,然后猫腰领着雷瞳双双离开“掩体”,接着快速朝200米外的目标地点游走行去。

    随着远离楼栋,许久不见的丧尸再次出现。

    不过好在数量不多,且大多分散,老徐,雷瞳借助街道建筑车辆,倒也没费多大功夫便是抵达了停车地点。

    根据耳钉男交待,车子是没上锁的,钥匙就放在车座下的储物柜里。

    所以到地儿的老徐首先便是打开副驾车门,然后探头拉开储物柜箱。

    果然,内里放着串钥匙。

    透过钥匙上的车徽标记,老徐轻松找到所需的车匙。

    完了,他便钻进车内,待一番“折腾”后,终于是翻跃到了驾驶室内。

    “上车,雷子!”抬手招呼雷瞳上车,待得后者蹬车关好门后,老徐瞄了眼后视镜。

    接着后视镜的反射,老徐能够瞅见大后方己方一众正躲在广告牌后等待他的消息。

    只消他这边车子一发动,他们那边二车便会立马驶发跟随。

    着力将车钥匙插进方向盘向,老徐下意识吐了口气。

    希望车子能够给力一次启动,老徐可不想因为引擎消极怠工,而和丧尸来场生死追逐赛。

    扭动,引擎应时发声,伴着短促“喘息”后,晃动的车身渐渐稳定了下来。

    成功了!感受真车体轰鸣的声响,老徐提着的心稍稍落下了些。

    不过眼下可不是放轻松的时候,因为这车声一响,便是意味着给周遭丧尸敲响了进食型号。

    老徐当下没有耽搁,掉转方向将车缓缓驶出了停车位。

    紧接油门加速,开始朝向与混混约定汇合点进发。

    于此同时,早就在后方坚守警戒的胡晓东赶紧是掏出手台给巷道内的罗宝春二人下达了开车指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