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楼底查房 (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十八章 楼底查房 (三)

    “慢着!强子!”

    本能地回过脑袋,王强的身形陡然一震,只不过他那只搭在门把上的右手还是下意识的按了下去。

    于是……

    “啪嗒!”几不可闻地锁开声宛若一曲摄人心魄的“丧钟”在昏暗的小屋内炸响,唐小权的心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

    门缓缓而开,透射而进的阳光逐渐将王强的身形包裹其内,最后完全将之吞没。

    希望自己的忧虑不要成真,唐下权心下兀自做着祈祷。

    因为就在刚在,就在王强右手将将触碰到门把之际,他的眼眸不经意间瞟见了一样东西。

    那样东西距离门把仅有一臂之隔,虽然表面的颜色已经暗淡,但在咖啡色瓦楞纸箱的映衬下,其上原本的面目还是不可避免地显露了出来:

    血手印迹!

    “喀拉拉”防盗门依然在缓慢地打开着,那因金属的挤压而产生的扎耳摩挲声,一下接着一下,不断悸动着三位幸存者的心弦。

    王强很快便是从惊吓中回过了神来,要知道适才唐小权的那一喝着实是把他吓的不清。

    他恨不能现在就跑过去照着后者的屁股来上一脚,但是最终他那只本愈迈出的右腿还是直挺挺地僵定在了原地。

    缘何?因为借着透射而进的光线,王强能够清楚地瞧见自己兄弟面上那对满含恐惧的双瞳内,一个样貌丑陋的干瘪尸头正在逐渐放大,他甚至还听到了其后传来的兴奋低鸣!

    “强子!快闪开啊!”

    从最初的骇然缓过劲来,唐小权的第一反应便是疾呼出口,提醒自己的兄弟注意。

    可惜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因为欺近的丧尸已然是前倾扑将了上去。

    几乎是下意识地朝侧边一闪,王强只觉自己的肩头向下一沉,紧接着两只疮口满布的灰色尸臂便是从后架了上来,随之他的背脊又是被倾斜而下的尸头结结实实撞了个满怀。

    如若不是适才肌体本能的一闪,王强眼下这项上的脖颈怕是少块鲜肉是案板上定钉的事儿咯。

    一击未中,行尸那是大为的恼火,它嘶吼着再次扬起了骇人的头颅,只待下一秒就要给这面前的猎物,来上致命一咬。

    时间似乎都在这一刻停滞了,王强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那由脖颈处自上而下传来的冰寒气息叫得他是如坠冰窖。

    跑!是王强此刻唯一的念头,但僵直的双腿就跟打了麻药般挪动不下分毫。

    毫无疑问,死亡的恐惧已经彻底地扰乱了他的心绪,若用待宰的羔羊来形容他此刻的境遇那是一点也不为过。

    “咻~”轻微的破空声,一闪即过,但饶是如此,王强还是切实地感受到了一抹疾驰而过的风刃从其耳际擦过。

    “啪~”又是一次结结实实的撞击,刚刚离去的尸头再次坠落而下,而这次它所坠落的地点,不偏不倚正好是砸在了王强后颈之上。

    透骨的冰凉顷刻便是袭满了全身,令得原本还僵定在原地不能动弹的王强登时是打了个冷颤,继而他便是怪叫着抽身跳离了出去。

    “艾玛!死人啦!”

    没了支撑的行尸无力地瘫软了下来,在其硕大的脑壳之上一根锃亮的碳箭贯穿脑底。

    顾不得感慨兄弟的死里逃生,因为后者适才的那声叫喝已是引起了店内其他丧尸的注意。

    “关门!快关门!”

    听着身后传来的疾呼,王强混沌的大脑瞬间变得清晰了起来。

    是啊!危机远未结束,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唐小权因为焦急,白皙的塑脸扭曲成结,他快速地挥舞着手臂,连声催促离门最近的兄弟赶紧关门。

    可是丧尸这种生物非常的奇怪,你别看它们平日里似乎总是摆着副慢慢悠悠,好似什么都无所谓的作态。可一旦有猎物出现,它们那迅捷的反应速度往往会出乎你的意料。

    手忙脚乱地撩过门把,行尸不断嘶吼而出的慎人叫声惊的王强不敢有丝毫怠慢,他赶紧是双手一紧,猛得朝后拉去。

    门边携眷着劲气扬起一阵热浪,王强额前的几缕刘海在热浪地侵袭下随风而动。

    毫无疑问,只要这扇防盗门关上,那么所有的威胁都将解除,因为无论尸爪再怎么厉害,也绝迹无法凿穿这扇由厚实铁板所铸造而成的防盗铁门。

    只不过……很多时候,现实总是那般的出乎人的意料……

    防盗门在距离门锁不到30cm的地方嘎然而止,王强立时是惊骇地移目望去,但见门缝之中一只干瘪的尸腿正横挡在那儿,而其尸主人正是适才袭击他,并被胡晓东一箭爆头的“倒霉娃儿”。

    怎么办?王强慌了神,眼前这突兀而出的插曲,完全是超出了他的料想之外。

    他再一次僵定在了原地,紧绷的塑脸透着茫然与无措。

    胡晓东毫不犹豫地松开手中的弓弦,疾驰而出的箭羽在阳光的映射下摇曳出一道耀眼的直线。

    没功夫确认射出的箭头是否顺利命中目标,胡晓东探手一抓,赶忙是将杵在门口,傻站不动地王强给拉退了回来。

    毋庸置疑,幸存者眼下想要除去尸首,重新关门显然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因为不断抵近的行尸距离防盗门仅剩咫尺之遥。

    没有别的办法了,撤出屋子才是己方唯一的选择!

    思及于此,唐小权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即便是大声招呼前方二人后撤,同时抬手撩过堆积在身侧的厚实纸箱,令其在地表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哐!”就在唐小权撂下纸箱的同一时刻,那扇被挡在半路,无法关合的大门终于是在尸群狂涌地撞击下,不堪重负地弹射了开来。

    而那只伏趴在地,挡在其间的“倒霉蛋”则是在同伴们前赴后继的踩踏下,俨然成了一摊稀烂的肉泥。

    唐小权可没心思去感慨这帮畜生的无情,眼下尽快地逃离这昏暗的尸笼才是他唯一的念想。

    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步,当眼眸之中再次出现那代表“生”的亮光的时候,唐小权只觉自己好似跑完了一生似得。

    用力地重踏出屋,如释重负般的粗喘令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儿就仅剩一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