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幸存者团队怎会错过。

    唐小权当即提议,队伍就地取材,连夜把街道合适门店给搜刮一遍,完了直接在附近修整一晚。

    一条街,满打满算10个店面,其中不乏小型超市,一通搜罗,江淮车整个车厢立马是被堆得满满当当。

    只可惜如此收获并不能给众幸存者队员带来半点愉悦,老徐,雷子的安危始终萦绕在众幸存者心头,叫他们难以平复。

    休息地点,幸存者定在了一间门店内。

    那是家被幸存者扫荡干净的副食品店,店家在后堂摆放有床,这给劳累一天的幸存者提供了很好的休息补觉场所。

    罗宝春率先入睡,作为绝对开车主力,他的睡眠好坏直接影响队伍行径安全。

    王强也同样睡的瓷实,他和魏大壮并未因为老徐事情过多干扰睡眠。

    至于胡晓东,唐小权则是守着华表在房内大眼瞪着小眼。

    大家都很能理解华表的感受,尤其是唐小权,他现在面对华表,总是会感到一丝归咎。

    饶是他自觉自己当时决定正确,但以华表和老徐,雷瞳关系,没能叫其及时提供必要救援,肯定令后者难以心安。

    长时间的静-,..默,屋内气氛压抑且尴尬。

    许久,胡晓东深提了口气,他清楚华表与唐小权心里都有隔阂,所以便是寻了个话题,打破僵局:“明天咱们去哪儿啊?”

    “呃,吃的。喝的都差不多了,李中他们要的摄头咱也搞到了。现在主要是建筑材料,另外我觉着趁这趟出来。顺便弄些药品补给回去吧。”

    唐小权正愁局面尴尬,胡晓东的问话给他找到了很好掩饰机会。

    扬起眉毛,华表瞥了眼唐小权:“搞药?搞药不要时间嘛?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驻地?”

    淡漠的话语,冰冷的眼神,华表此刻丝毫没有往日的和善。

    见着场上又要朝向火热发展,胡晓东赶紧讪笑两声:“呵呵,华子,小唐的意思是顺道搞药,你看咱驻地大建设刚刚开始。过程中难免会有磕磕碰碰,带些药品回去也是很有必要的嘛。”

    “行嘛,你们怎么说就怎么干呗,我没意见。”丢下这句,华表把头一扭,望向旁边。

    弄的胡晓东,唐小权无奈互看一眼,随即皆是双双摇头,各自叹了口郁气。

    为了避免气氛郁闷。胡晓东赶紧补上一句:“不管搞不搞药,咱都得再搞辆车子,不然回头整沙,水泥啥的不够地方装呀。”

    点点头。唐小权摸摸鼻子:“是的,目前车里已经给吃喝物资挤兑的差不多了,确实需要再搞辆车子。这样吧。明天一早就叫小罗辛苦下,去咱来时街头那辆五十铃看看。要是能开,就把后座放倒。当做货车用吧。”

    话音落下,场上局面应时陷入死寂。

    胡晓东还想找些旁的话题,可看看华表那副死鱼表情,立马打消了继续的念头。

    三个人就默不作声,各自端坐身下凳子,不知道的,还真会误以为三人在练啥打坐神功呢。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着,一切都很平静,街道除了偶尔刮过的狂躁风声,并没有杂乱丧尸活动迹象。

    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尤其是在废诚,基本所有在废城过夜的幸存者最头痛也最担心的就是那些游荡在街道,不知何时会对你住所发起攻击的畜生。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觉着点内幸存者待的太过安详,或是想给他们找些“乐子”。

    这不,就在胡晓东久久不说话,即将昏沉入睡的档口,旁侧突然被人拉扯了一下。

    他惊觉着跳起身子,反手便是抽出搁在椅凳边上的森寒砍刀。

    “别动手!是我!华子!”

    意图劈砍的右臂被人从后环抱控住,闻言的胡晓东回眸看去,在瞧见身后之人面孔后,愕然脱口:“是你!?咋了?”

    松手做了静声动作,华表示意胡晓东住口。

    然后拉着对方,猫腰来到店面旁侧窗户。

    那里唐小权正倚在墙边朝外窥望着什么。

    一见这般情景,在联想华表适才如令大敌,谨慎表现,胡晓东立马意识到出事儿了。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外面有啥情况?”压低声音,胡晓东返身征询身后华表。

    适才由于他昏昏欲睡,所以根本对外界情况不得而知。

    华表并未回答,而是快步行到窗口边缘,随即问了句与胡晓东相同问题。

    “怎么样?”

    华表的突然发问,多少是叫唐小权有些意外。

    毕竟,过去几个小时时间,华表那是一只和他保持着冷战状态。

    不看他,也不和他说话,这让唐小权有些无奈。

    所以眼下华表慕的如什么事都没发生般与他交流,实在是叫唐小权不太适应。

    不过鉴于目前局势,唐小权心知不是多想其它的时候,当下咽了口吐沫,指了指窗外,出声回道:“华子你看,那人是不是有些眼熟?”

    眉头微微一簇,华表撩开帘布一角,借着银月朝街角看去。

    果然,只看了一眼,华表便是面露惊讶的脱口而出:“是他!?”

    “谁啊?”胡晓东没处观望外面情况,心下好奇可想而知。

    只可惜不论是唐小权还是华表都没回答他的问题,似乎压根没听见似得。

    二人在互看一眼后,华表马上吩咐:“我出去把他弄回来!”

    “唉,等一下!”抬起手掌,唐小权本来是想回绝的,但在瞧见华表回眸怒瞪的眼神后,立马识趣的打消了心下念头。

    开玩笑,之前的事情还没结束,眼前要是在跟华表唱对台戏,估计后者分分钟翻脸走人。

    “呃,那个,别误会,我没其它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那啥,你出去拿他时候千万注意点,你知道你的力道……呵呵,别伤着他,我们还得从他那儿得到些消息。”

    闻言,华表面色不变,低沉嗓音回了句:“还有其它要说的吗?”

    唐小权楞了一下,接着摆摆手道:“没,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