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踌躇了片刻,考虑到之前已经点名己方和老徐,雷瞳关系,唐小权便是打消了撒谎搪塞念头。

    “恩,你说的应该是个壮硕汉子和精瘦男子吧,他们是我们团队兄弟,我们想知道面馆发生的事情。”

    闻言的男人眼中火焰更甚了几分,作势就要起身,可是身后华表那可不是摆设,他按在男人肩头的大手始终未有松开。

    这不,男人刚有异动,他立马着力,就这么男人的新一轮暴动被扼杀在萌芽之中。

    “写吧,大哥,写来便于解决误会,于你于我们都没坏处,况且我想你也不想待在这儿陪我们一夜吧。”

    话至此处,唐小权也是开始采取些许小小威胁。

    因为他看出男人对己方一众不太对路,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争执对立上。

    所以他委婉的表示了己方立场:要么早点沟通完毕放你走;要么僵持墨迹留在这儿。

    怎么选择,唐小权把主动权交给男人自己。

    三番五次的折腾失败,也是叫男人意识到了现实。

    他狠厉的瞪了眼身后华表,然后提笔继续在纸上龙飞凤舞勾出几个大字。

    “我的孩子呢?”

    男人的字煞◎,..是有气势,正所谓,字是人的脸面,透过人的字能够大致判别人的性格。

    而从纸张上那刚劲有力的横沟暼捺,唐小权可以判定对方是个不简单人。

    不过这显然是句废话,毕竟能在末世活下来的。哪个没点本事儿呢?

    我的孩子呢?简单5个字,其间透露出的东西却是丝毫不简单。

    孩子!?难怪对方适才表现那么狂躁。

    唐小权突然想到老徐当时从祥和面馆夺门逃出。怀中似乎抱着个少年。

    我去!?该不会那少年就是……

    想到某种可能,唐小权看了眼男人。随即又暼向旁侧胡晓东。

    而胡晓东此刻也恰好面色惊异的盯着唐小权,无疑也是和唐小权想到了一处。

    男人瞧出了唐,胡二人眸中的异样,当下情绪立马变得不稳定起来。

    着在手中的圆珠笔被男人狂暴的点按在本本之上,他的一双眼睛通红几欲喷火。

    男人表现不似作为,这让唐小权确认少年应该就是前者孩子。

    老徐为什么要劫持孩子?

    以老徐的人品,唐小权基本排除老徐有意劫持的论点。

    那么剩下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男人本身对少年造成危险,老徐未了保护少年,才横刀夺子。只身带着少年逃出面馆。

    二种就是单纯为了将少年从混混一伙解救出来。

    毕竟,从当时望远镜观测到的情况,老徐跑后,混混是紧随而出的。

    不过最终哪个论点正确,还得从男人口中得到更多线索才能认定。

    “你的孩子在不在我们兄弟手上,我也不能确定。我刚才就和你说了,我们也想知道面馆发生的事情。所以如果你能和我们详细说说具体情况,或许我能想办法和我兄弟联系。”

    或许有读者会问,唐小权为什么不直接和老徐沟通求问详情。

    没错。这确实是最方便也是最快捷的方法。

    但唐小权清楚老徐的为人,他担心后者会为了保护队员安全,而故意隐瞒些许实际。

    这种故意隐瞒虽然有利他们外面车队一行人安全,但对老徐和雷子就未必是件好事儿。

    所以。唐小权才会要求华表把男人“请”回来。

    这并非是他好心,而是唐小权需要从男人那儿获得更多有价值线索,以此来判断老徐之前种种保证是否可信。

    没办法。谁叫他和华表夸下“海口”,百分百救出老徐。

    男人显然是救子心切。一见唐小权这话,立马没了脾气。

    他一改之前不合作模式。提笔唰唰唰在笔记本上早写起来。

    随着将近5分来钟的静待,男人总算是完成了他的大作。

    “啊啊呃,”将写完的大作朝唐小权方向推了推,男人着急示意他赶紧查看。

    取过笔记本,唐小权着目看去,好家伙,男人还真是洋洋洒洒写了不少。

    翻看之下,竟是有3页之多。

    待得全部看完,唐小权对祥和面馆的一切大致有了个了解。

    同时也得出,男人并非与老徐有冲突的事实。

    “情况我已经明白了,大哥,你不要着急,既然你说是我的兄弟抱走了,那么你大可放心,我可以百分百告诉你,他带走你孩子没有其它目的,仅是为了保证它的安全。”

    只可惜唐小权的解释并不能给男人带去多少安危,他着急的讨要过唐小权着拿在手的笔记本。然后快速写到:“我孩子呢?我只想知道我孩子的下落。”

    为人父母,哪有不着急自己孩子的。

    尤其还是在末世,眼睁睁看着孩子被人掳走,可想而知男人此刻心情该是何等焦急。

    看完男人手写的实情,华表就算再怎么铁石心肠眼下也是对男人的父爱为之动容。

    送开手掌,老徐撤去了对男人的束缚,他移目望向唐小权方向,继而沉声说道:“耳钉那二货手机在你身上吧,给老徐联系下,问问孩子情况。”

    此言一出,男人激动站起身子,“咿咿呀呀”哼唧一达通,弄的华表无所适从,好半天才稳定住男人动作,开口回道:“你跟我说我也听不明白,有啥事儿纸上交流。”

    唰唰唰,男人赶紧坐下,提笔写下一行字:“你们能联系上那两个人?我孩子就是被他们带走的。”

    点点头,华表不打算隐瞒,他着手拍拍男人肩膀:“放心吧,你孩子既然在我们连上手上,那他的安全绝对比跟着你强!”

    这句话华表说的有些伤人,但此刻男人已是顾不上纠结。

    他忙不迭扯过纸笔继续书写:“拜托你们,请和他们联系,我要知道我儿子情况。”

    第一次使用这般和善字眼,男人在情势所迫下,也是不得不向自认为是敌人的人做出了妥协退让。

    唐小权不想继续为难男人,只是华表直接了当的确认令他有些头疼。

    毕竟,之前与老徐数次来往短信,对方皆是未有提及少年事宜,唐小权担心少年在楼栋出现意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