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话说到这个份上,幸存者团队已经表示了足够的诚意。『,

    或许也是看出对方不愿告知孩子下落,男人提笔直接丢下一句话:“既然各位现阶段不会前往救援,那我就不在此久留了,我还有别的事情,等完成后,我回来这里等待你们采取行动。”

    写完,男人把纸笔交还给身后华表,然后两眼紧盯华表手中唐刀。

    那架势意思非常明显,就是要求华表赶紧把刀还给他。

    华表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交刀?先抛开双方立场不说,单是这深更半夜他也不能放对方走啊。

    开玩笑!眼下既然已是知道男人是少年父亲,那后者若是在自己这边出事儿,待回头见着老徐,华表还有何脸面与之解释?

    华表表情异样,半天没有动作引起了唐小权的狐疑,他心道是肯定男人写的话有什么幺蛾子,所以当下询问:“华子,他写了什么?”

    “他说他要走,这不找我要刀呢。”丢下笔记本,华表甩了甩手里刀具。

    “走?”唐小权扬起眉毛。

    可不能叫这家伙走了。

    当然唐小权有这想法并非是出于对男人安全考量,他不想男人走更多是出于私心。

    那唐小权私心是什么呢?很简单,他看重了男人的战力。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之前男人从祥和面馆冲出,唐小权是目睹全过程的。

    若是没听过男人讲述面馆内里状况,他或许并不会太过上心。

    但在知晓男人当时所面临情况后,他还能夺刀杀人。单是那份胆量就足以叫人敬佩。

    更重要一点,他能在丧尸围堵情况下厮杀出来。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走到的事情。

    此男不简单,这是唐小权对男人的评价。

    而眼下己方团队所处局面。倘若能拉男人入伙,无疑会增强不少战力。

    这才是唐小权心下真正目的。

    “呵呵,”和善笑了一声,唐小权站起身子,行到男人跟前:“大哥,你看这黑灯瞎火的,出去也干不成啥事儿,在者说,你也知道这是废城。晚上在废城活动,危险不要我多说,想来你也知道。依我的意思,大哥若是信的过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宿,待得明日天明再行行动也不迟啊……另外不知道大哥有什么事儿这么着急需要办啊?”

    说完话,唐小权把华表适才丢在桌上的笔记本给男人重新推了过去。然后又贴心为其倒了杯热水。

    男人倒是也不客气,结果热水“咚咚咚”倒灌三口。

    看的唐小权都傻了,急忙从旁劝解:“大。大哥,别,别急,慢慢喝。这水烫,别伤着咯。”

    解决完口渴,男人着力把杯朝桌上一搁。然后再次提笔:“家里还有几个孩子等我回去送粮,我得赶紧过去。不然他们今晚就得饿肚子了。”

    无从辨别男人所写文字真实性,但从男人对自己孩子表现的热爱来看。唐小权等人愿意相信男人的话语。

    互看了一眼,胡晓东俯首想了一会儿:“大哥啊,呃……我知道家里的事儿你肯定担心,但你看看外面,黑漆马务的,你出去真风险太大了,我建议今夜你还是待在咱这儿,等明天一早,我们陪你过去一趟。放心,一顿不吃,孩子们饿不着哪儿。再说了,你现在就算回去,身上不也没物资嘛。”

    “是啊,大哥,留下吧,我们这刚好也搜集了不少物资,明个我们陪你一起。千万记得,你的儿子还在等着你,可别为了一时着急送了性命,那可就……”

    一提儿子,男人立马冷静了下来。

    他望着面前唐小权等人,斟酌了一番,最后轻吐口气,似是做了什么决定,委身下坐。

    “好吧!那我就在此叨扰一日,明天一早还请各位陪我走一趟。”

    看着男人写于本上口气,唐小权感觉男人的态度在改变,他已不再似来时那么强硬。

    这是好事,这给他日后劝说对方加入提供了便利。

    当下,唐小权趁胜追击,马上跟进一步:“大哥应该还没吃饭吧,你先歇着喝点水,我去给你整碗泡面。”

    说道完毕,唐小权也不待男人反应,兀自去兀自袋摸出包康师傅方便面给男人泡上。

    而华表也是给男人整来了热水和毛巾:“擦擦吧,刚才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有意伤你,只是你那下子太过突然,抱歉。”

    不打不相识,男人对于怀抱的偷袭并未在意,他摆了摆手,接过毛巾开始洗漱。

    一杯泡面,一杯热茶,简单到极点的招待。

    但这对落魄的男人来说无疑是是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且舒心。

    借着男人吃面功夫,唐小权开始询问一些相对私密东西。

    透过了解他得知,男人姓霍,名元凯,和一代宗师霍元甲就差一个名字。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男人有点和霍元甲倒是相似。

    那就是他也是个练家子,只不过耍的不是秘踪拳,还是剑道。

    男人自营一家剑道馆,末世爆发之时刚好在给学生上课。

    而他适才提到的孩子,正是他所授课的学员。

    在聊及这些内容时,男人神采颓废很多。

    因为这一路原本10来人的团队,被丧尸攻击,以及人类盘算,折损了一大半至多。

    眼下只剩他和他儿子以及3名学员。

    在场幸存者也都经历过同时伙伴亲人的场面,所以那种针扎般的痛苦感同身受。

    由此也从一个侧面拉近了几人的关系,胡晓东拍拍男人垂下的肩头,语重心长规劝道:“老哥啊,人死不能复生,孩子们走了未尝不是种解脱,看开点吧。重要的是那些还活着的孩子,你得带着他们生存下去,所以打起精神,你若垮了,孩子们还能指望谁?”

    说道“指望谁”,一直在寻找机会的唐小权眼珠溜溜一转,立马见缝插针道:“大哥,恩,等这档子事儿完了,你若是不嫌弃,干脆就跟着咱们吧。咱们虽然谈不上富裕,但团队很团结,我看您人不错,只要你一句话,我们愿意接纳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