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麻烦的大雪(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六十七章 麻烦的大雪(七)

    车子一点点在路面挪移着,唐小权坐在车里观察着路旁丧尸动向。

    受积雪影响,这些畜生同样是行动不便,尽管发现车队想要上前,但大都没走两步便是被积雪绊倒在地。

    看来大雪也没预想的那么套样,虽然它确实是给己方出行带来不便,但相对的,也给丧尸造成了一定困难。

    漫天大雪,倒灌地下着,不多会功夫4辆车车顶便是附上了层雪水。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众幸存者心情那是愈发凝重。

    为啥?因为路面雪况委实叫人堪忧。

    “照这样下去,闹不好咱们真可能走不了啊!”罗宝春常年跑车,他对天气影响颇为了解。

    魏大壮闻言啐了口吐沫,随即透过手台打断道:“呸!你小子少说两句这不吉利话,啥叫走不了!?俺们肯定能顺利返回驻地!”

    魏大壮此言一出,罗宝春讪讪耸耸肩膀。

    他清楚后车汉子性格,知道多说无益,当下收敛心神,继续放眼前方道路,闭口不再多言。

    只是魏大壮愿望虽好,但现实的残酷却是始料未及的。

    车队在行驶了1个小时左右,最终停止了下来。

    “胡哥!怎么停下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位列车队尾端的唐小权因为前方半挂车遮挡,令他无法瞧清领头货车状况,所以第一时间给胡晓东发去征询联系。

    “现在雪太大了,根本看不清路况,而且目前地面积雪已经到了车行极限。除了半挂小货还能对付,其它车子再往前走多半会被困住。”

    最不愿见到状况还是发生了。听得胡晓东这番言语,唐小权赶紧是打开车门。跳车上前。

    “小唐!你慢点!注意丧尸啊!”

    年轻人的突然离开,叫的魏大壮有些无措,他赶紧将车拉刹停稳,然后紧随其后,提刀跟了上去。

    后面的动静,胡晓东透过手台听的清楚,他不敢大意,马上全车通报道:“大家不要随意下车,注意警戒四周。防止丧尸突袭。”

    目前的状况,肉眼可见范围不足2米,即便在2米内,漂泊的白点依然叫人瞅不清事物。

    所以这个节骨眼在外行走,危险是随时可能降临的,胡晓东可不相忘己方队员因为视野盲区而阴沟里翻船。

    唐小权的擅自跳车的确有些鲁莽,不过他倒也并非毫无防备。

    至少下车之时,他没忘带上随时刀具,如此即便真遇到突发状况。他尚有一战之力。

    艰难的行到最前,唐小权与头车汇到一处。

    果然如胡晓东所言那般,地上积雪已是没过他的膝盖。

    “走不了!现在这情况继续走下去,我们肯定会被困住!”身后传来胡晓东声音。不待唐小权反应,紧接追上的魏大壮拍着脑门骂咧道:“你大爷的,这****的鬼天气是要把咱们往绝路上逼啊!喂!哥几个。这……这接下来俺们该咋办啊?”

    是啊!行动小队成员该怎么办呢?这的确是个问题。

    胡晓东想了想,异常肯定道:“车子绝对不能在往前开了。”

    “可不前进。家里咋办?这大雪还不知道要下多久,再者就算停了。融雪也要时间啊。”魏大壮心忧驻地兄弟,他虽然不掌管物资大权,但临行前尉泱,老赵汇报时的严肃表情还是令他知晓一二。

    点点头,魏大壮的反问同样是余下幸存者心里所忧。

    特别是唐小权,他很怕这一停就没个尽头。

    毕竟,这天杀的,本该出现在影视剧的丧尸疫情都能发生,那保不齐这暴雪就能给你没完没了的下。

    然,他们几人可以等,不说别的,靠着几辆车防护,再加上车里油料,食品物资供给,外出小队全员即便窝上半年那也无太大问题。

    可驻地十来口子可就不行了,物资的稀缺容不得他们等待,如果外出小队不能及时把补给送到,那等待驻地全员的只能是饥饿致死。

    “不行!我们必须得回去!”唐小权随声附和。

    胡晓东听了双眉一蹙:“小唐啊,你的心思我明白,可……可这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

    把手一抬,唐小权打断了胡晓东话语:“胡哥,路面难走是事实,但别忘了,家里还都等着咱们送粮呢。你知道咱们驻地情况,周遭最近的集市车程也有1个来小时,你说咱若不回去,老赵他们怎么办?另外,老徐那头还等着救援,必要的装备要靠“中”,“国”两兄弟研发,所以……我们真的不能等啊!”

    言之切切,唐小权还是头一回这么不淡定。

    没办法,谁叫他心爱女人在驻地呢。

    正所谓关心则乱,唐小权虽然和老赵等人亲如家人,但恋爱中的年轻人对自己心爱之人的那份感情绝对不是三两句话能够说清道明的。

    所以确切来说,唐小权时下所说所言,多少是带有私心的。

    别看他分析那般有道理,究其根本更多还是不放心驻地尉泱。

    只是对此,胡晓东等人无从得知,在他们眼里,唐小权是在为驻地一众兄弟忧心忧虑。

    胡晓东真是有些抓瞎了,就道理而言,时下最为正确做法应该是就地扎营。

    可唐小权所言两点,又恰恰是需要争取时间的紧迫事儿。

    所以闹得胡晓东现在进退两难,拿不定主意。

    “别纠结了!我有法子!”一记低沉且有力嗓音从后方传来,胡晓东,唐小权尽皆下意识转过头去,但见华表正提着钢刀,甩着大步行来。

    不知为何,见着华表雪上行步,唐小权总觉对方比自己走的轻松。

    胡晓东显然没唐小权那份闲心还去琢磨对方步伐,他眼下最关心的只有一点,那便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既然华表有办法,那自是胡晓东最为渴求的。

    所以没有意外,胡晓东立马转身问道:“哦,华子你有法子?快,快快,说来听听,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很简单,驻地必须去。”

    “啊!?”面色难掩失望,胡晓东还以为华表能道出啥建设性提议,没曾想依然是随大溜的“废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