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麻烦的大雪(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七十一章 麻烦的大雪(十一)

    “行了,歇歇吧!”

    “不,不用,我没事儿的华……咳咳,咳咳。”想要坚持,但身体的反应显然已是不足以支撑唐小权完成愿望。

    看着年轻人咬牙坚持模样,华表轻叹口气,心道是:当初叫你别跟着你非要跟着,你说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嘛。

    不过唐小权不服输的斗志还是叫华表相当钦佩的。

    人嘛,这辈子总有不如旁人的地方。

    但斗志输了,你这一生也就完了。

    要不怎么说,人穷志不穷呢。

    心知唐小权个性的华表明白此时若是直接规劝对方休息,对方肯定反口拒绝。

    所以他摆了摆手:“我没说你,是我不行了,得休息一下!”

    3个小时也确实到了补给休息时间了,况且还是这般恶劣暴雪天气。

    说完,华表也不待唐小权做进一步反应,直接是将背包撂在地上,然后取过便携式帐篷,着手开始搭建。

    华表不愧是野外生存老手,这种小帐篷搭建根本难不倒他。

    原本唐小权还想上前搭把手的,但见对方那熟料手法,心想与其上去帮倒忙,不如老实在侧待着好了。

    至多4分钟,华表便是完成◎,..了帐篷搭建。

    搞定后,他示意唐小权先行进入。

    罢了他也是跟进到里。

    取出专用野营炉子,点着后,华表烧了些热水。

    然后给自己与唐小权各斟一杯热茶,紧接二人便是各自抱着茶杯暖手休息。

    “我们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你抓紧靠会儿吧,我在这盯着。”

    “哦。好的!”自知自己体能的唐小权这个时候没再说啥大话,在找了个舒坦姿势后。立马卧倒松弛早已如灌了铅的双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半个小时转眼就到。

    唐小权刚刚赶到一丝舒服,便是被华表招呼起身,准备上路。

    “受罪啊!”唐小权深吸口气,此时的他大有种就此睡过去的愿望。

    但一想到几十公里外心爱之人即将饿肚子,唐小权心里的惰性立马被驱散一空。

    咬牙从睡袋上爬起,饶是休息片晌,但身体的疲惫丝毫没有减弱,不止如此。那股子酸痛还愈发加重几分。

    “抓紧时间!”华表已经习惯了按章办事儿。

    对他们这些战士而言,时间就是生命。

    所以对于唐小权的各种不舒服,他是不怎么往心里去的。

    用的他的话说,已经给你半个小时休息时间了,你没休息好那是你的事儿。

    到了行动终点你就必须起来。

    唐小权无奈,担心自个儿拖后腿的他,强忍着发涨酸涩的双腿,背好行囊走出帐篷。

    一出户外,刺骨的寒风立马是叫唐小权抖了个激灵。

    拆解收拾照旧是华表的活儿。他干的很麻利,片刻功夫便是搭理完毕。

    搞定后,华表没有废话,直接朝手上一提。抽出竹棍便是发话令道:“出发!”

    “哈!”货车内,魏大壮用力朝手窝里吐了口热气。

    他一大个儿窝在驾驶室委实不怎么舒服,不过相较护卫冰雪。显然还是有窗,有门的车内较为舒坦。

    “来点吗?”罗宝春适时提过手里茶杯。

    魏大壮也不客气。接过便是仰头灌了两口。

    “也不知道权子他们怎么样了?这路可不好走啊!”

    罗宝春的疑问正是胡晓东最为担心的事情,自打对方离开之后。他便一直心绪不宁,总觉的会发生什么。

    再次拨动雨刮杆,晃动的雨刮器好似老迈的“牛车”在费力摇摆两下后,将覆盖在前档的厚雪给扫除了个干净。

    没有异样,胡晓东重新关闭车子。

    摸过车板上的平板,胡晓东又是无聊的点开监控软件。

    可惜设计上的缺陷,令的插在半挂车顶的**眼下就跟瞎子般什么都瞧不见。

    郁闷之余,胡晓东随手将之丢回到远处。

    其旁侧霍元凯则默不作声待坐原位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同样的,目前心忧的队员可不仅仅只有老赵,胡晓东等人。

    远在废城的老徐,雷瞳一样是没着没落。

    尤其是老徐,他非常清楚驻地那帮兄弟性格,为了救他,他们绝对会视暴风雪于不顾,想方设法都要来搭救他和雷子。

    可这其间可能存在的危险和困难那是非常巨大的,稍有不慎人没救到,救援人员反倒会落于危难。

    “连长,也不知道晓东他们咋样了,这鬼天气真是来的不是时候啊。”

    一夜的暴雪将整个城市浸染成了白色,这委实出乎了雷瞳与老徐意料。

    老徐轻叹口气,站起身,行到窗前,随手撩开帘布后,朝楼外看了眼。

    丧尸依然径直的守在楼下,老徐寻思这个节骨眼逃跑或许机会很大。

    毕竟,厚实的雪水严重阻碍丧尸移动。

    但转念一想,他便是摇头放弃了。

    因为雪水既然能阻碍丧尸,那同样可以阻碍他和雷瞳。

    除此之外,过道畜生眼下未知数量,从两日动静判断,想来也不再少数。

    保险起见,还是固守待援吧,即便现在真能逃走,为了不至让己方队员扑空,老徐觉着留下才是最佳选择。

    希望一切顺利,你们可千万别出啥事儿啊。

    没好的愿望,老徐的祝福伴着漫天雪花徐徐飘散。唐小权不知不觉中又是在雪地艰难蹒跚了1个小时有余。

    累!深入骨髓的累!唐小权眼下每走一步都跟是踏进万丈深渊一般。

    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与累想必更为痛苦的是难以抑制的冰寒。

    那冻人的寒风不停侵袭着唐小权身子,饶是身裹羽绒服,头戴毛冒,但依然是冻的瑟瑟发抖。

    浑身上下每一处筋骨都跟不是自己一般,早已失去了知觉。

    可就是这样,唐小权还是不放弃的一步步朝前挪动。

    所有一切,华表全然看在眼里。

    他清楚唐小权此时很难,但他没有出言叫停,甚至连搀扶都未做。

    他知道年轻人现在憋着一口气在,他若是从旁干预,叫的对方送了这口气,那唐小权再想前行怕是就很难很难了。

    一鼓作气!眼望前方!这就是坚持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