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麻烦的大雪(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七十二章 麻烦的大雪(十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当天色渐渐暗下,饶是华表也有些力竭的放缓了度。 ?.??`?

    走走停停,无疑,这个时节节点已无继续可能。

    一则,华表,唐小权体力告罄。

    二则,天色状况也到了必须扎营时候。

    “权子!去那边,咱们今天就走到这儿吧,去那儿过一夜。”

    此时的唐小权整个大脑都近乎停滞,他基本是丧失了思维能力,闻听华表言语,仅是木纳的点了点头。

    华表转身行了几步,见得唐小权并未跟上,依然照直前行,这才意识到年轻人压根没见自己说话。

    当下倒回两步,着力拍拍年轻人肩膀,继而大声嚎了两嗓:“喂!我们那边扎营,跟上我!明白吗?”

    照旧点点头,华表也不知唐小权是否真的明白他的意思。索性扯过后者小臂,搀扶着一齐朝选定平地行了过去。

    到地儿后,华表松开唐小权,操着长棍开始在地上一番戳捣。

    他这是在排查积雪下面异常情况,防止有潜藏丧尸起偷袭。

    排查完毕,华表拉开背包抽出便携式多用途折叠工兵铲,接着开始抛挖面前积雪。

    清除工作破费了一番功夫,体能严重下降的华表行事效率明显下降。

    时下唐小权的精神状况已经派不上啥用处了,没的选择的华表只能硬着头皮肚子完成余下搭建工作。

    “呼~”长吐一口气,搞定帐篷的华表如释重负。

    扯开门帘,华表指了指内里,示意唐小权进入。

    啥叫累如死狗?唐小权那是真切体会到了。

    末世之后,疲惫状态他非是第一次遇到,但没有哪次能和此时想比。

    一经落地,那长达数小时咬牙硬挺的酸涩疲惫立刻如洪水猛兽席上全身。

    华表同样不好受,但习惯挑战极限的他,忍耐力显然比唐小权强上许多。

    所以烧水做饭的重任无可避免落在他的头上。

    将特地准备的牛肉罐头起开,华表将之倒入锅内。随即又拆了3包老坛酸菜面,简单调配后,和吧和吧便是盖上锅盖。

    没有节约,这个时候考虑物资问题绝对傻逼行径。

    要知道包里货留着再多不能运到也是白搭。所以华表在晚餐问题上那是丝毫不含糊。

    准备好泡面,他立马又是取出两包压缩饼干,拆开丢给唐小权:“吃了它!”

    “不!不!华子,我现在还不饿!”唐小权哪里是不饿,他那是饿过了头。

    华表没有废话。也不管唐小权作何推脱,直接把饼干丢在后者身上,随即肃然说道:“吃!不吃哪来力气?今晚咱们还得分班守夜!你这怂样子能行嘛?”

    照旧不留情面,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唐小权哪里还好意思推脱。

    他只能是拿起胸口饼干,一口接一口吃了起来。

    约莫吃到1/3时候,野营锅咕嘟咕嘟冒出些许水汽。

    华表赶紧着手撩开锅盖,好家伙,登时一股喷香飘出。

    下意识咽了口吐沫,本来还没觉着怎么饿的唐小权在嗅到弥漫空气的泡面香味后。肚子不争气鼓荡了起来。

    “恩,不错!”华表拿过调羹在面锅里划拉了一下,金黄色面条和着牛肉真是一副绝美场景。

    将面分成两碗,华表递给唐小权一碗。

    这回不要华表吩咐,唐小权直接是开动筷子吸食了起来。

    香!唐小权觉着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美味的大餐。

    饶是它仅是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面条,但配合这冰天雪地环境,以及末世氛围,这绝对就是唐小权心目中的满汉全席。

    面条下肚,唐小权又是再盛了碗热汤。

    饱食完毕,方才满足的侧卧躺下。

    “小唐。我先睡会儿,2个小时后叫我。记得搁半小时出去把帐顶上雪水清理下,免得重压把篷子压塌,明白吗?”

    毫不客气。华表直接给唐小权安排任务。

    从常理上看,华表此举未免有些不尽人意。

    毕竟,唐小权状态摆在那儿,另外你华表怎么着也比对方情况要好。

    于情于理,也该你来守卫,让唐小权先行休息。

    然。华表是那种占便宜不出力的人嘛?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华表之所以叫唐小权先守,那是有他自己理由的。

    先,唐小权眼下虽累,但刚刚吃饱喝足,身暖精神也恢复一些,随着时间推移,他的状态会愈降低。

    所以这个阶段是他最佳守卫时间。

    其次,雪夜值守有多难,常年野外生存的华表那是深有体会,他现在休息,其实是为了更好担负晚间的守卫。

    最后,他要求唐小权2个小时就叫他,换而言之,他这是拿自己提早2小时休息时间给唐小权赢得余下所有时间休眠。

    两相比较,谁更吃亏不言而喻。

    唐小权不知华表用意,他也不需要知道,因为他根本没想过和对方计较什么。

    再者说,跟来是他自己提出的,眼下对方叫他值守干活,号施令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儿。

    “行!我明白了华子!你休息吧!清帐的事情我会办妥。”

    “恩!那就好!”俯点头,说完,华表便是钻进睡袋,埋头睡去了。

    和老许一样,华表也是说睡就睡,倒头没两秒功夫,绵绵鼾声便是在帐内响起。

    望着打着闷鼾的华表,唐小权由心佩服,他真不知对方是怎么做到,在这般寒冷环境,还能如此安稳睡去的。

    至少在唐小权这边,他饶是很累,和疲惫,但叫他躺倒睡觉,他自认做不到。

    半个小时时间很快便是到来,为了不影响华表睡眠,唐小权动作异常轻缓。

    不过他再怎么轻缓,也无法阻止清雪过程弄出的动静。

    但好在华表入睡迅,待唐小权搞定他便又是睡死过去。

    就这么的,时间伴着雪花一点点飘逝。

    2个小时终点也在眨眼间到来,唐小权视作不见的没去唤叫华表。

    一则,对方睡的委实太香;二则,华表一日所付出体力也着实不小。

    开玩笑,他一个人背一物资包,还提一帐篷包,加之开路谨慎额外精神消耗,唐小权哪里好意思叫醒人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