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四章 雪夜异动(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十四章 雪夜异动(二)

    凌晨2点,夜色已是完全黑沉下来了。

    胡晓东,王强各自在车仰靠发呆。

    他俩是负责下半夜值守的,这不刚刚起来2个小时,精神还显萎靡。

    百无聊赖的胡晓东摸过平板,这回他可没傻傻去弄“中”,“国”两兄弟杰作,而是打开纸牌游戏,开始漫长的“点点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罗宝春鼾声洗礼下的胡晓东有些慵懒的伸了伸腰际。

    不曾想就是这个简单松弛动作叫胡晓东隐隐听到窗外动静。

    由于罗宝春旁侧鼾声干扰甚大,以致胡晓东不能确认是否是自己耳朵出现幻听。

    不过他不敢大意,俯身贴耳靠在窗口。

    那因雪水浸刷而变得冰冷的车窗表明叫的胡晓东本就红通面庞更红了几分。

    强忍着冻人的温度,胡晓东仔细辨听,试图找出自己适才察觉的那丝异响。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秒静听,胡晓东又是听到了外面异响。

    这回胡晓东那是百分百确认车外有响动,当下赶紧杵了杵旁侧罗宝春肥硕的腰肢。

    后者正睡的香喷,被胡晓东这么一捅,老大不情愿眯开一条小缝。

    还在↙,..混沌状态的他,满脸白痴的四下扫视一眼,待见到胡晓东紧贴车窗模样后,有些短路晃了晃大脸,随即含糊不清问了句:“哦,胡哥,那。那个你这是干啥呢?”

    “嘘!”抬指示意罗宝春静声,紧接胡晓东又是点了点窗外。

    一见胡晓东这般谨慎动作。罗宝春立马挺正身子,不置可否追问道:“有情况?”

    点点头。胡晓东低声回复:“外面有动静!”

    深更半夜,荒郊野岭,在加上这般大雪纷飞鬼天气,路上有动静觉对不是啥好事儿。

    所以当即,罗宝春整个人立马清醒,搁在肚皮的右手也是下意识摸向门边刀具。

    “咋办啊,胡哥?”

    胡晓东看出了罗宝春的紧张,这也难怪,此刻大雪封路。若真遭遇丧尸攻击,他们连跑都成问题。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光是着急无济于事。

    寄于此,胡晓东婉儿出一丝笑容,先行安慰道:“别着急,先搞清状况再说下一步!”

    言罢,胡晓东摸过手台,按下开口呼叫道:“强子!强子!我是胡晓东,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完毕!”

    “滋滋!”受天气影响,王强手里手台响起时,电噪声相当严重。

    不过他还是听清了胡晓东的话语。

    “喂。胡哥,我是王强,有什么事儿吗?完毕!”

    “听着。车外有动静,你们注意点。”

    什么!?脑袋一翁。胡晓东话筒给出的提醒叫的王强有些愕然。

    要知道他可是一直守在车里,却是压根没听见车外有啥动静。

    当下不敢怠慢。赶紧是附耳探听,还真别说,那因积雪挤压而产生的异响正在无规律的响起。

    有情况!!这是板凳钉钉的事情,王强有些懊恼自己托大。

    但事实并不能怪她,一则,外面风声太大;二则魏大壮的鼾声也着实恐怖。

    两相一叠加,那诡异的雪踏声削弱也实属情理之中事情。

    “胡哥,是有动静,接下来怎么办?”没有贸然行事,王强冷静征询一句。

    搁着过往,就他那火爆性子绝对提刀就出去干了,然现在变化了的王强早已没了以前那种冲动性子。

    他非但没有贸然行事,还反手拉住旁侧魏大壮。这让魏大壮相当不快。

    后者刚刚睡梦惊醒,肚里正有些许火气,此刻被王强横加阻拦,直接黑脸嗔道:“你干啥强子,拦我作甚!?”

    “大壮哥,外面情况不明,咱们就这么出去,危险太大!先忍忍,等胡哥那边怎么说,咱们再行行动。”

    王强的担心不无道理,这个节骨眼出去,一旦被丧尸发现,那就真的完了。

    所以时下在未确定外面异响源头待在车里无疑是最明智的。

    反正丧尸还未攻击,即便攻击,依托车体防护,幸存者小队依然有一战之力。

    然而就在王强这厢劝解魏大壮之际,霍元凯却是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呃呃!”

    “呃呃啊!”透过手语,霍元凯示意孩子待车不要下来。

    吩咐完毕,他便挺着唐刀朝外行去。

    因为雪势太大,加上凌晨时分,视野的限制叫他无法瞧清远处情况。

    不过霍元凯没有因此退却,他一点点挪步,小心警惕周遭情况。

    不多时便是瞅见一个黑影晃荡在雪幕之下。

    首先可以肯定,黑影不是己方人员。

    因为适才手台内容通知的真切,在未确定情况前,胡晓东等人不会下车。

    那么于霍元凯而言,此时便是少了些许顾忌。

    扬刀抵近黑影后方,霍元凯杵了两下。

    鉴于不能说话,这是他唯一能与对方沟通的方式。

    这边一捅,黑影那边立马有了动静。

    扭转瞬间,一张干瘪大脸映入霍元凯眼帘。

    见得霍元凯,黑影明显有些愕然,旋即便是兴奋舞其双爪。

    丧尸!脑中浮起此二字同时,霍元凯手里唐刀陡然上扬。

    锋利刀刃就跟切瓜盘斩断畜生双爪,登时血剑飞射。

    原本以为自己能够扑到猎物的倒霉丧尸已经倾覆上前,这下断了双手,失去支撑他直接失横坠下。

    霍元凯不愧是完刀行家,注意力,判断力那皆是不凡。

    这不,他一刀得手,反手又是一刀跟上,只是这刀他没在对上丧尸那些无关紧要,不疼不痒部位,而是顺势撩过畜生径部。

    “噗!”颈断血喷,丧尸脑袋无力滚落在地。

    霍元凯连正眼也未看它一眼,径直掠过尸体,继续前探。

    地表凌乱的脚印四散分布,从痕迹深浅来看,这些印痕显然都是刚刚踩踏没有多久。

    换而言之,车队附近还有丧尸存在。

    不敢大意,霍元凯两眼如同雷达警戒探望。每走一步都是慎之又慎。

    作为末世求生大半年的幸存者,霍元凯自然知道丧尸的厉害。

    “噗!”刀锋斜撇,唐刀不亏是名刀,简单动作所到来的战果却是相当可观的。

    刀刃不出意外,再次轻松破开躲在雪幕后,意图攻击霍元凯的丧尸脑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