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五章 雪夜异动(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十五章 雪夜异动(三)

    “胡哥!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手台,王强再次发来催促,年轻人也是没办法,车内魏大壮始终处在狂暴状态。

    对此,胡晓东也十分理解,毕竟,团队谁都知道庄稼汉对丧尸的愁事。

    可就眼下情势来说,出去不确定因素太大。

    而目前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声响源头对己方有敌意。

    所以待在车里相对还是安全些。

    必须抓紧搞清外面状况,可厚实积雪覆盖了整个车子,前后左右所有窗户全都罩上满满积雪,指望从内向外观望无疑是不可能的。

    至于那唯一一个外载摄头,也因雪水原因无法工作。

    这个节骨眼要是出去排雪那等于是个潜在危险爆发机会。

    搁着过往胡晓东或许会冒险尝试,但现在……尤其是在队伍遭遇了这么多麻烦后,他不敢冒进。

    何况,老徐那头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叫他安全把队伍带回家。

    所以……此时此刻,胡晓东有些两难不知进退了。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手台“滋滋”的响声好似催命符般不断撩拨胡晓东的心弦。

    必须做出决定,否则继续耽搁下去,后车魏大壮肯定会¥【,..出乱子。

    然,就在胡晓东火急火燎伤脑筋之际,其旁侧车门被人从外敲响了。

    “咚咚咚,咚咚咚!”声音轻缓而有节奏,闻言,罗宝春钢刀下意识护在胸前。

    “胡。胡哥!”

    眉头微蹙,胡晓东看了眼紧张的罗宝春。

    他没有说话。同样是撩起搁在门边的砍刀。

    紧了紧,示意罗宝春莫要惊慌。

    可胡晓东清楚。这个节骨眼你说不紧张那纯属放屁。

    “咚咚咚!”车门再次响起。

    单从响声无从判断源头是人是尸,但不论哪种,胡晓东都觉不是好事儿。

    车内的半天没有反应叫得霍元凯有些着脑,不过简单分析他便推测了一二。

    不消说,里面二人肯定是因搞不清状况不敢开门。

    当下,霍元凯直接改轻柔敲击为重力砸门,同时喉咙不助发出“呃呃啊啊”声音。

    好嘛!霍元凯这一弄不要紧,可是叫胡晓东做出了判断。

    狂暴的反应,含糊不清的低吼。这妥妥丧尸举动啊。

    不止如此,胡晓东甚至脑补的分析出整个事件流程。

    丧尸开始肯定因为雪,风响声影响,没有发现己方车内有人。

    完了逐渐靠近,听到隆重鼾声,这才跟进。

    至于暴动原因,大抵是车里交谈等异响引起畜生兴趣。

    这才让丧尸完成从安静到狂暴的转变。

    弄巧成拙,霍元凯怕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善意”举动却是搞成这般误会。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情发展到这步,继续“装聋作哑”显然是不可能了。

    不说别的,单是畜生搞出的这一系列异响,就足招惹许多麻烦。

    必须在事态进一步扩散前。解决车外丧尸。

    想到这儿,胡晓东又了决定。

    给罗宝春递了个眼神,这是在告诉后者。自己要行动了。

    罗宝春一见胡晓东那般肃然表情,马上明白他的意思。

    当下左手持刀。右手把门,只要有异状发生。他便第一时间推门跳车,想法救援。

    一切就绪后,胡晓东深吸口气,随即摊手握住遥把,着力猛摇了两下,待得窗口露出条小缝,立马一刀捅出。

    风携着雪花透过打开的缝隙徐徐飘入,胡晓东只觉一阵冰冷。

    只是和心下的紧张想必,这份冰冷显然不足为提。

    预想中的爆头并未出现,透过砍刀戳出的感觉,胡晓东确定自己这击那是扑空了。

    可他有何曾知道,自己这刀险些要了霍元凯的命。

    数秒之前,霍元凯正趴在窗前拍打门板。

    见得窗口松动还以为是胡晓东有了回应,他下意识贴脸上前,哪知道不等窗户完全摇下,一个程亮的砍刀迎面戳了出来。

    好在他常年习武,本身反应力和警觉力都不错,刀出瞬间,他本能侧头朝旁闪躲,这才险险避过被开颅破脑的危险。

    一击失败的胡晓东没有放弃,他连刀都未有抽回,径直沿缝平砍豁去。

    但刀势刚行一半,胡晓东只觉一股大力对象袭来,令他侧滑的刀身堪堪停滞了下来。

    难道砍中了?

    可这刀中的感觉怎么这么奇怪?

    而就在胡晓东丈二摸不着头脑,有些莫名之际,一张棱角分明的塑脸出现在窗口之上。

    脸是紧贴窗户的,可窗户本身印有积雪,所以大脸贴上模模糊糊并不能看的十分清楚。

    加上霍元凯在外活动许久,面色本就被冻的有些僵硬无色。

    所以此刻看上更显几分诡异。

    丧尸!就是丧尸!

    胡晓东丝毫未有改变初衷的判断,让他做出更进一步决断。

    猛的抽回砍刀,他随即推开车门。

    速度之快,根本不及霍元凯反应。

    紧接,在门板的大力抽击下,霍元凯被撞到后腿,趔趄两步应声倒地。

    由于一切发展都太过迅速,忙于推门反击的胡晓东哪有机会去正眼确认目标长相。

    况且,人这种生物,一旦有了决断认知,那心里便会下意识朝认知方向靠。

    所以时下,即便胡晓东正面对上霍元凯,八成他也会将之认定为嗜血丧尸。

    背脊结实的与地面来个了亲密接触,好在积雪够厚,否则就适才那下,足够霍元凯喝一壶的。

    但饶是如此,霍元凯还是给雪水折腾够呛。

    顺利推开车门,胡晓东跳下车子,透过漫天暴雪,他隐约看到前方底下有活物蠕动。

    那活物是啥已经无需多做确认,所以胡晓东迈步向前,举刀便是朝下砍去。

    “死!”爆喝伴着鼓胀肌肉,胡晓东这刀力道不小。

    正在雪地接受“洗礼”的霍元凯感到身体上方一股劲风袭来。

    此时的他满心苦闷,“嗯嗯啊啊”想要说话。

    可在无情风雪袭扰下,他的“言语”根本无法听清。

    无奈,霍元凯只能就地翻滚,滚动瞬间,便听身侧雪地发出记扎耳的异响。

    哟嚯,这畜生反应倒挺快!这都能躲过!?

    被丧尸躲过砍击的胡晓东也是来了脾气,被激起战意的他迅速抽回砍刀,进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