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七章 雪夜异动(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十七章 雪夜异动(五)

    此时胡晓东的心情是复杂的,他不是没想过死,只是这般死法实在是……

    老子大抵是全世界头一个被丧尸拿剑捅死的吧。︾,

    一想到这儿,胡晓东便是满腔郁闷。

    可现实状况已经容不得他想,死亡的钟声愈来愈近。

    “恩啊!”好似发泄般,霍元凯喉头发出声怪嚎。

    胡晓东微微一愣,有那么一瞬,他觉着耳畔响声有些熟悉。

    不过未及他多想,紧接一记更大响声随即传来:“霍元凯,你个****的玩意想干什么!!”

    “噹!”

    唐刀戳在镰刀之上,魏大壮在刀尖将要命中胡晓东的关键时刻,奋力前冲,终于在生死关头挡下了致命一击。

    两眼喷火,瞪似铜铃,本来魏大壮是在车上跟王强“讲道理”在。

    完了,突然听到车外连番金属碰撞之上,而且还听到胡晓东叫喝。

    至此,王强,魏大壮立马停止了口舌之争,双双开门探望。

    怎奈刚一开门就瞅见胡晓东被一黑影战倒在地。

    本来魏大壮也没瞧清黑影是谁,但当他瞅见雪幕中翻飞的那把唐刀时,他立马确定了目标身份。

    你可以想象魏大壮当时的心情。

    要知道为了帮忙霍元凯,他们耽搁大半日,如果己方早半日回驻地,怎会落到眼下这般田地。

    除此之外,己方还答应解决对方孩子。

    即便这样,没想到对方居然雪夜暗下黑手。打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

    “把刀放下!!”后续跟进的王强,持刀立在霍元凯身后。配合罗宝春,魏大壮对对方形成合围之势。

    “你怎么样?小胡?”忧心的看了胡晓东一眼。魏大壮关切问道。

    心有余悸,回想适才一幕,胡晓东后脊便是一阵寒凉。

    但与后怕寒凉想比,眼前目标人物身份更叫胡晓东感到心痛。

    “怎么会是……你!!”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男人,胡晓东满脸诧异。

    这也难怪,从开始到现在,胡晓东一直以为自己对付的是丧尸,他甚至一度认为,丧尸又进化出了新的品种:会使用工具丧尸。

    然……

    果然世道险恶。人心难测啊。

    己方掏心掏肺为男人着想,尽管其间多有堤防,但从未想过要伤害他。

    甚至私下唐小权还提及,等吧老徐救出,就劝说对方留下。

    可即便这样,对方还不满足,打算利用雪夜掩护劫掠己方。

    想到这些,胡晓东心里火气那是愈来愈大,面色也是愈发黑沉。

    同样的。幸存者小队此时如临大敌的合围状况一样是叫霍元凯肃然警惕。

    他心道是,自己冒死替你们解决丧尸。

    到最后,竟然落入你们的圈套。

    见得霍元凯不开口,魏大壮火冒三丈骂咧道:“你个吃力扒外的狗东西。俺们哥几个带你不把吧,要不为了你,俺们能被困在这鬼地方?你妈的。想弄死俺们,别做梦了!俺告诉你。识相的,自己了断!不然等哥几个动手。你连个全尸都没有!”

    狠厉的话语,魏大壮说完,便是站起身子,甩了甩手里两把镰刀,那架势倒也潇洒异常。

    只不过他的这两手落在霍元凯这个行家眼里,却是和小儿科没什么区别。

    淡然一笑,霍元凯丝毫未把魏大壮威胁放在眼里,但对方的话还是叫他产生了些许疑惑。

    为什么他说我是吃里扒外东西?明明是他们先暗藏祸心,怎么现在到刀一耙。

    “大壮哥,别跟这货废话了,咱们一起上,干了他丫的!”罗宝春已经从雪地爬起,浑身雪水让他看起来略显滑稽。

    王强没有说话,但提刀上前的举动已是表明了他的态度。

    事情到了这个节骨眼,胡晓东也懒得和霍元凯废话。

    在他眼里,霍元凯这个混蛋留着只能是个祸害。

    “杀!”没有多余言语,胡晓东唇齿间迸出的一个字,拉开了随后厮杀序幕。

    然,就在这个节骨眼,异状再生。

    刚刚起身的胡晓东突然被人从后一撞,接着一双手臂环绕附上。

    “呃呃啊啊!”

    并未听见孩子的叫嚷,胡晓东本能甩动,而他那壮硕身子,气势一介孩童能够承受的了的。

    当下,从后突进的少年便是被胡晓东轻松甩到地上。

    至此,众人才恍悟侧目。

    待瞧见了摔倒雪地突入之人本体,皆为大惊。

    是那个少年!

    胡晓东提起的砍刀下意识放下,他本来是准备后手跟进解决来犯之敌的。

    但此刻望着瘫倒雪地少年模样后,胡晓东如何能下的了手。

    只是胡晓东的住手并没能为他赢得“谅解”。

    这厢少年满含怒气瞪他,那头霍元凯跟打了鸡血似的挺刀冲前。

    由于一切发生的太快,位于后排的王强根本来不及反应。

    罗宝春倒是做了拦截动作,怎奈体型太过臃肿,加上雪地阻碍叫他再次扑空。

    唯有魏大壮挥刀做了实际阻挡,毕竟他就站在胡晓东身前。

    可惜刀法上的差距叫他连一招都没坚持,便是被霍元凯不知用什么击发挑飞了镰刀。

    “咻咻咻!”伴着飞舞的啸声,脱手的镰刀在空中打着转转。

    顺利突进的霍元凯此刻距离胡晓东仅有一步之遥。

    就是他!就是这个领头的!必须先把他解决了!!

    甩打小孩!对方头目!胡晓东两个名号为他赢得了“首杀”福利。

    由于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雪地孩子身上,正兀自懊悔的胡晓东压根没意识危险临近。

    等到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晚了。

    如同之前一样,霍元凯的唐刀依然是朝其胸口刺来。

    没有预想的惊骇,或许使刀之人是人类令的胡晓东少了少许之前的抑郁。

    眼瞅着霍元凯就要得手,失了单到的魏大壮顾不得调整,直接是跃步侧身,直挺挺朝挺刺的霍元凯撞了上去。

    “砰!”

    声音响起,魏大壮结实身板就跟一栋墙般不偏不倚撞在霍元凯身上。

    失衡的霍元凯登时倾覆,那几乎已经贴到胡晓东后胸的刀尖稍稍偏离几分,继而在下坠之势带动下,勉强在胡晓东衣襟下册划拉开一道口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