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二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十二章

    “好了!咱们撤吧!”收拾完最后一个喇叭,华表招呼弟兄撤离。︽,

    接到指令的段成伍,沈炼马上撤出预警阵位,随着华表齐齐朝街道外行去。

    一路顺畅,来时的仔细清理使得三人组撤离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待得顺利行处街道,几人没有停留,继续前进。

    此时脑顶天色已然趋暗,他们必须尽快找个合适地点扎营过夜。

    在野外经历过雪夜的人都清楚,寒冬腊月露宿街头那滋味可是不好受。

    更何况还是在危机四伏的末世?

    在徒步行走3公里,彻底远离学校这处是非之地后,三人组终于是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

    搭建帐篷,生火做饭,华表三人行动条例有秩,迅速异常。

    不多时,一锅香喷的部队火锅便是做成。

    每人自盛一碗,聚拢聊天道。

    “怎么样华子,这次咱们弄了多少?”段成伍喝了汤水,开口问道。

    “还成吧,总共大大小小加一起十来个吧。”

    折腾了大半个下午,三人组毙杀丧尸不下30只,可忙活这么久收获却是……

    但不管怎么样,好歹是完成了任务。

    因为按照临行李中交待,救援所需车载喇叭至少要8个左右。

    而眼下三人组总共弄了12个,已算是顺利完成组织安排。

    吃完晚饭,沈炼,华表双双睡下,段成伍则端坐在边,他要担负夜晚第一般岗。

    冬天的夜晚一旦暗淡就黑沉的很快,将将6点。天色便完全阴暗了下来。

    只是白雪反衬倒也不算太暗,段成伍百无聊赖握着茶杯,开始了难熬的守夜。

    雪一直下着,纷纷扰扰。

    大约到了10点左右,段成伍叫醒了华表,开始第一次轮班。

    “怎么样啊?没啥情况吧?”

    “没有!一切安好!”

    “恩。那就好,你抓紧睡吧。”

    打了个哈欠,华表让过段成伍,移到后者适才仰靠地方。

    没曾想,刚一落座便是听见,账外有意样响声。

    “听到没有?”段成伍慕的仰起身子,同样听到了外面动静。

    二人相视一眼后,华表摸过砍刀,拍醒了还在昏睡的沈炼。

    沈炼一挑眉毛。刚好瞧见华表面上凝重表情,当下明白肯定是帐外出了问题。

    “有丧尸?”

    摇了摇头,华表将武器递给段成伍,沈炼。

    鉴于帐篷空间问题,几人活动并不是十分方便。

    而为了不“打草惊蛇”,三人组未感妄动。

    首要问题还是确认外面情况,即便有丧尸,也得先行搞清畜生有几只在活动。

    此事丝毫不能大意。华表给沈炼,段成伍各递了个眼色。

    二人随即提刀做好应战准备。而他则是着手摸向帐篷专用通风口。

    抓住拉头,轻轻将之拉动开来。

    好在帐篷是新帐,质量也算过的去,拉头拉动过程,并未发出过激响声。

    待得拉链全部拉完,华表着手擒住通风布帘一角。接着向上缓缓掀了过去。

    布帘之外是个透明防雨布构成的观测口,这玩意等同于住宅的窗户。

    由于材质问题,加上雪水干扰,华表并不担心外面生物能够看清内里情况。

    只是事实难以预料,虽然丧尸视力的确退化糟糕。但如果再很近距离下,那一切结果就得另作他论。

    随着帘布掀起,华表,沈炼,段成伍皆是下意识屏住呼吸,饶是心脏跳动都被调节到最慢。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被外面“异样”发现。

    手里砍刀也被握的“咔咔”直响,俨然一场大战即将来临的景象。

    而当华表将帘布掀到一半,其紧盯窗口的面色陡然一凝,随即不自主表示松开了帘布,帘布应时垂落而下,再次将窗口遮盖掩饰。

    “什么情况?你看到什么了?”因为华表动作太快,以致后侧段成伍,沈炼皆是没有瞧见外面状况。

    不过不等沈炼话音落下,整个帐篷突然剧烈摇动起来,那个刚刚被掩和的窗口也突然凹鼓突出,随即一张“人脸”样的“玩意”不断朝账内压来。

    “到底什么情况!?”沈炼顾不得其它,沉声再次追问。

    华表没有回答,只是探手撩起帘布,单见一张被塑料防雨布拢住包裹的恶心脸庞正开合着嘴巴,朝向三人组“耀武扬威”。

    丧尸!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望着畜生那几欲咬破帘帐的锐齿,华表毫不犹豫,拔出腰际短刃,照着畜生大脸便是挥刀戳去。

    一来一回,对象迎击,华表甚至不用太过用力,便是轻松捅穿丧尸脑袋。

    随着刀刃没入颅骨,应时一抹血剑喷出,原本透亮的塑料防雨布登时是被刷上了一抹红漆。

    抽刀,意图偷袭的丧尸无力坠地,晃荡许久险些塌方的帐篷重归平静。

    徐徐寒风透过破损的布料呼啸而入,三人组皆是下意识抖了个激灵。

    “走!赶紧出去!”

    突袭丧尸斩杀,吹响了战斗号角。

    既然战斗帷幕已经打开,继续窝在账子观察已无意义。

    毕竟,这帐篷不过是堆布料组合而成的宿营地,他没有坚固墙瓦作为支撑,更谈不上提供必要防护。

    所以与其待在里面给畜生一网打尽,还不如现在出去杀出条血路。

    华表号令之下,段成伍,沈炼立马行动,三人扯开帐门一齐冲了出去。

    寒风刺骨,饶是屋内已经足够寒冷,可和外面的低温想比还是差了许多。

    一字排开,三人组横列前进,但相互距离又不时很大。

    这是一个非常适合眼下局面的阵势,一则方面推进排查;二则遇到险情也方面协作。

    只不过一番折腾下来,三人并未有其它发现。

    无奈之下,只能是合力将帐旁丧尸给清理埋进了雪堆。

    这算是一场虚惊吧,但不管怎样也算给三人组提了个醒。

    接下来一夜,他们再想安稳入睡那是没可能呢。

    就这么,三人一直挨到天明,清早刚一放亮,三人便是立刻启程上路,甚至连早餐也未曾食用。

    按照约定他们必须在午时赶到驻地,为了避免家里人担心,三人组决定早些动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