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驱尸-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章 驱尸

    “什么!你说什么!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你想把这些畜生支走??”好似是听到了笑话般,王强不禁一声冷笑,他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音调,以免惊动了屋外的丧尸。

    对于王强的质疑,唐小权倒是显得颇为淡定,他并未做过多的解释,仅是兀自点了点头,淡淡道:“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的确是想把这些丧尸弄走。”

    “呜~”略感无语的吐了口气,王强着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继而扭脸正色道:“ok,你说你想支走他们,那么你倒是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做?你该不会认为那帮畜生还能听懂人话吧!”

    “人话??”眸中闪过一抹亮色,王强适才的一席话显然是令的唐小权抓到了什么,他缓缓垂下脑袋,一语不发的仔细回忆着昨夜的情景,片晌过后,一个大胆的计划在他心底逐渐浮现了出来。

    时间就是生命,未做半点耽搁,唐小权当即便是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而闻言后的王强却是满脸的质疑。

    “你确定这样做可行?”

    说实话,唐小权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计划的成功率有多大,所以他根本无从回答王强的问题,但是就目前的情势而言,纵使只有50%的希望,他也得冒险试一试,因为如若继续这么僵持下去,就算他们不葬身尸口,也难逃脱水而死的命运。

    “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要试一试!”

    毅然决然的丢下这席话,唐小权猫腰行到了自己的电脑桌前,待得一通翻找后,从抽屉中摸出了把日常修理电脑用的梅花起,虽然他也不清楚这玩意在应对丧尸时能起多大作用,但根据过往游戏影片中的经历,想必是有聊胜于无。

    重新返回原地,唐小权再次详细的与王强交代了下相关的行动事项,毕竟这关乎到二人的性命,容不得半点的闪失。

    长长深吸了口气,唐小权缓缓的俯下了身子,继而匍匐着爬出了卧室的大门。

    如果说之前在卧室内他的心跳恐惧指数只有60%的话,那么现在,唐小权只觉自己的那颗心脏都快要紧张的碰跳出来了。

    这种感受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好似下一秒自己就会被这无尽的恐惧给吞噬了一般。

    汗水犹若滔滔江水,自着全身上下每一处毛孔蜂涌而出,继而在唐小权匍匐而过的地面留下了抹悠长的水痕。

    望着那抹骇人的水痕,王强不由心下一紧,他虽然身处卧室之内,但对于唐小权的处境却是依然感同身受。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紧了紧手中的球棒,目光警惕的注视着后者的四周,只待发现任何异常,就要扑将出去拼命。

    或许是嗅到了食物的气息,令得原本还算平和的楼道,隐隐有了些许躁动的迹象。

    强压住想要起身逃离的冲动,唐小权体内的肾上腺素快速的分泌着,他第一次觉着卧室与厨房的距离竟会是如此的遥远,远到他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有勇气去完成他。

    “冷静!冷静!坚持!坚持!”心下不助的给自己打气,唐小权紧咬着咬尖坚持着,因为他害怕一旦自己停下来,恐就再无勇气的启动了。

    就这样以着比之乌龟快不了多少的速度缓爬着,而当唐小权在历经了将近15分钟才将这段堪比炼狱的5米距离给爬完时,他的整个人都似是被水浸泡过一般,没有一处是干的。

    背依着墙壁,唐小权大口的喘着粗气,力竭的疲惫感很快便是袭遍了他的全身。他知道这是过度紧张后突然松弛的结果。所以当下也不敢休息,只待心跳稍适平和后,便是赶忙冲着卧室内的王强做了个“ok”的手势,继而开始在厨房内翻找了起来。

    按照唐小权的计划,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厨房内找些东西,然后弄出点响声,好叫丧尸循声离开。而他这一想法的由来完全是受了昨夜电视噪音吸引丧尸的启发,根据他的想法,既然丧尸可以被电视的噪音吸引而来,那或许也可以如炮制的利用声响引它们离开。

    虽然唐小权自己也不确定这个方法的可行性有多大,但眼下除了此法之外,他也确实想不到其它更好的计策了。

    顺手从橱柜里抽出仅有的4个碗碟,唐小权蹑手蹑脚的行至窗台边沿,缓缓的将那扇自打他们入住以来就未从打开过的残破窗户给推来了开来。

    饶是在推拉的过程中极近小心,但窗棱轨道还是不可避免地发出了些许扎耳的刺响。而这些在平日里几乎可以忽略的响声,放到此时却是犹如针扎般令得唐小权心下一紧。

    当下他也是不敢有任何的耽搁,赶忙是将手中的碗碟挨个丢出了窗外。

    数秒后,在经过了一段垂直的自由落体后,4个碗碟终于是先后坠击到了地面之上,继而不负众望的发出了“霹雳啪啦”的碎响声。

    或许是觉着4个碗碟所造成的动静还不够轰动,唐小权又是接连掷出了包括圆凳,垃圾桶,酒**,易拉罐在内的数样东西,直弄的楼底一通“鸡飞狗跳”方才缓缓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而待得做完这些,唐小权又是赶忙侧身贴到了厨房的门框边缘,紧张的聆听着屋外的动静。

    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希望这帮畜生不要让自己失望啊。唐小权心下暗自祈祷。

    然而等待永远是那般的熬人,游荡的丧尸似乎是有意要考验两位年轻人的心志一般,始终没有离去的意思,只是兀自呆立互望着。

    人尸双方就这么搁着一门,僵持着。只待得唐小权快要放弃之际,悉索的楼道内忽然间躁动了起来,继而吼声爆起。

    卧室之中,借助镜子的反射观测丧尸动向的王强,那是激动不以,应为透过镜面的图像,他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具具尸骸正在序的离开楼道,朝着楼下行去。

    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兄弟这个看似荒谬无稽的计划,居然真的成功了,他一边在心下暗自慨叹后者的智商,一边赶紧是将这个喜讯传达了出去。

    “喂!权子!那帮畜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