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突如其来的碰撞(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零四章 突如其来的碰撞(下)

    这是一个很难做出抉择的场面,女孩泪湿的双眼令得唐小权开始有些不忍先前的决断。

    是啊,谁人没有父母,谁人没有亲人,如果换做自己,自己能够抛下这些人不管吗?

    唐小权找不到答案!

    他下意识地望了眼身前徒劳拉门的胡晓东,然后又是看了眼车立于楼顶,正焦急做着撤退手势的杜健诚,最后他抽回目光,并将之定格在了车内那个气息羸弱的男人身上。

    男人的下身被整个卡在了驾驶室内动弹不得,不断流淌而出的鲜血令得他愈显颓然,那双逐渐坠下的眼脸更是昭显出了他的生命已然是进入了倒计时。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众人就算救出这个男人,他也很难在这缺医少药的末世存活下来。

    只不过道理虽是如此,但当真的要你以此来做出相关的决定时,你又很难去面对自己内心深处的良知。

    至少,眼下的唐小权犹豫了,现实的伦理道德在这一刻不断冲击着他,令他感到相当的矛盾。

    理智告诉他:你应该立刻放弃面前的男人,带领团队撤离回屋。

    而情感又告诉他:这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你如果现在见死不救,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两股意识形态不断地在脑海里交织错杂,一时之间唐小权竟是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曾几时他是多么肯定自己可以冷静地看待别人的生死,但是现在,当望着车内男人渐而衰弱的气息,当闻听着耳边女孩绝望哀求的呼救,唐小权忽然发觉自己错了,他根本没有自己所想的那般理智。

    救还是不救现在真的成了一个问题!

    如果救,便是意味着团队随时可能陷入行尸包围的危险!

    而如果不救,良知的谴责又是令自己不安!

    唐小权当真是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不过……

    恰在此时,那个几欲断气的男人突然仰面迎上了唐小权的目光。

    透过男人那缓缓摇动的脑袋以及微微蠕动的嘴巴,唐小权依稀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那是在托付自己,希望自己能带着她的女儿离开。

    这就是所谓的父爱吧!

    唐小权忽然觉着自己的心头被深深地刺痛了一下,脑海里应时浮起了父母的身影。

    是啊!不论什么时候,不论遇到怎样的危险!父母总是会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的孩子,哪怕他们需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以着极为复杂的心境冲着男子点了点头,唐小权已经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点头首肯的同时,男子那张惨白的脸庞竟是浮起了丝浅浅的笑容!

    这是一个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笑容,因为它的里面饱含了太多太多的情感,恐怕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说的清,道的明他这记笑容所蕴含的各中意思吧。

    再一次望了车内男人一眼。这个伟大的男人,用他的实际行动向唐小权展示了身为一个男人,一个父亲应有的责任与担当。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似乎已经没什么好在犹豫和踌躇的了。

    唐小权漠然地走到了女孩的身边,郑重地道了声“对不起!”,然而便是一把撩过其细滑的胳膊,并用力将之朝后拖拽了过去。

    显然是没有料到唐小权会这般蛮狠硬来,胡晓东与王强在见到后者的动作时,皆是一愣,不过旋即他们便是释然了,因为此刻愈发逼近的丧尸已是容不得他们再做它虑。

    毫无疑问,撤退是他们眼下唯一的选择,虽然于心有些不忍,但如若继续留在这里实施徒劳的救援,怕是不止男人,连带女孩,以及己方3人的性命都是得交待在这儿,成为行尸口中美味的大餐了。

    举箭放倒唐小权背后的一只丧尸,胡晓东果断地抽出了竖插于背脊的砍刀。

    现在他的任务相当的明确,就是与着王强一起,护卫唐小权和女人走完这不到50米的逃亡之路。

    一左一右,胡王两人时不时挺身冲出劈砍几下,而随着他们的每一次冲出,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倒霉蛋”坠倒在地。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进行的还算顺利,众人的队伍正在以着有条不紊速度朝向楼栋外的铁门缓缓挺进。

    可是……

    “啊!你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从讶异中回过神的女孩,大声地喝喊,一双被缚的手臂也开始了猛力的挣扎。

    你很难想象一个女人在惊恐绝望中所能爆发出的力量,至少在唐小权看来,他只觉自己正在失去对面前女人的控制。

    “喂!姑娘!你冷静点!我们现在是要带你去安全的地方!你~”

    “不!我不走!我要救我爸!”异常执着的向前舞动着手臂,女人好似在游泳一般,一下又一下摆动扑腾,令得唐小权愈显狼狈。

    很明显,如果继续这样僵持下去,那么女人脱困只是时间问题,所以……

    着力将女人朝侧旁一堆,唐小权行到了胡晓东的身旁,继而略显粗喘地沉声道:“胡,胡哥,你,你来带她!”

    这个节骨眼不需要多说什么,胡晓东当即交出了自己的砍刀,然后双臂一展,竟是生生将女孩给抗抱了起来。

    唐小权那是看的目瞪口呆啊,不过眼下根本没时间给他去惊叹前者的力量,因为就在他们这厢耽搁之际,数道摩挲的黑影又是悄然靠了上来。

    “走!”闪身挡在前面,唐小权示意胡晓东带人先走。

    女人依然奋力地挣扎着,怎奈胡晓东的力道着实太大,外加她又被扛离地面,所以无论她如何扭曲扑腾,也无法阻止对方快行的步伐。

    “求求你!求求你们!救救我的父亲吧!救救他!”怔怔地望着对面那台逐渐被行尸围拢的车体,女孩的双眸布满了泪花。

    终于,在胡晓东一路不停歇地狂奔之下,负责救援的3人顺利地抵达了铁门。

    待得他们陆续进入之后,吴超赶忙是将门栓重新插合而上。

    兀自轻吐了口气,胡晓东缓缓将女人放下。

    谁曾想,女人刚一落地,便是疯了般扑向铁门。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