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营救老徐计划(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营救老徐计划(十七)

    望着地上缺了半条腿的“倒霉蛋”,老徐蹙紧了眉毛。

    这畜生饶是已经惨成这种地步了,还搁那儿龇牙咧嘴,向老徐昭显着它的“勇猛”。

    对此,老徐没有废话,提起手里长刀对准畜生脑壳便是一刀戳下。

    应时,一捧血水顺着刀开的孔洞顺溜而下,很快便是在满是灰尘的地表蜿蜒出一道“小溪”来。

    “走!”再次招呼队伍前进,老徐跃过死翘的丧尸,继续朝下行去。

    接下来的几层他都行的顺畅,并未撞见新的危机。

    到了楼底,老徐,雷瞳双双停下,因为一门之外的大厅能够清楚听到悉索的脚步。

    这些脚步是什么,老徐,雷瞳不用确认。

    以他们在末世的经验百分百肯定,绝对不可能是活人!

    “怎么办连长?咱们一齐杀出去!?”甩手将孩子拉到身后,雷瞳提刀走到近前。

    无疑,雷瞳的提议是最为效率的办法,毕竟接下来的路是他们不可回避的征程。

    “等等!”老徐抬手叫停雷瞳动作,继而俯首沉思。

    外面丧尸状况尚不明确,若是己方现在强突出去,遭遇强力阻拦,那就麻烦了。

    首要状况是确认救援队伍目前在哪儿,假如他们在外围,那倒是可以强突一波试试。

    如此,即便正面突围不成,外面弟兄也可外围包夹,完了里应外合完成逃生。

    再不济,避战脱逃。利用“步行者”移动缓慢,步伐不稳。己方躲避前行。

    但不管哪种法子,前提条件都必须救援队伍已在门外。

    想到这里。老徐赶紧是从兜里掏出手机,接着快速编篡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

    “喂,老,老徐,老徐发的消息!”手中掌机颤动,段成伍焦促出声。

    闻及此言的唐小权心弦登时一紧,心道是不会楼栋内里出了什么问题吧。

    当下移动望远镜观望同时,嘴中立时追问:“说的什么?老徐消息说的什么?”

    “他问接应的车子目前在哪儿?”

    “呼~”吐了口气,搞清状况非自己所虑的唐小权开口应道:“告诉老徐。车子还没行动,他们目前位置在哪儿?”

    “唰唰唰,”编篡,发送。

    不多时,段成伍继续道:“老徐他们已经到了一楼楼底,但大厅有异动声响,他们不确定丧尸数量,所以没敢贸然行动!”

    诵读完毕,段成伍蹭的从登上蹦了起来。继而快步行到窗前:“什么情况!大厅现在什么情况!?”

    唐小权静默观察,十来秒后紧蹙眉头摇摇头:“只能看到大厅外围一点,那里是安全的。这样吧,你告诉老徐。叫他继续留守安全通道,我这就安排胡哥过去。”

    “强子!给胡哥下指示吧,叫他们行动。另外告诉他们大厅可能存在丧尸,必要时。派人从外吸引下丧尸,帮助老徐。雷子逃跑!”

    命令一道道下达,唐小权再次展现了他超越年龄段的沉稳。

    他紧张吗?肯定紧张?

    他害怕吗?此时整个团里怕是没人再比他害怕忧虑多的了。

    但愈是在这种紧迫情况下,有些人愈是能激发自己的潜能。

    如果搁在过往,如果没有这末世,唐小权怕是永远也不可能知晓自己还有统筹全局的指挥天赋。

    要不怎么说,时势造英雄,自古英雄出少年呢。

    年纪是衡量一个人的基本要素,但却并非绝对要素。

    有的穷极一生也注定碌碌无为,而有的人年纪很轻却光芒四射。

    唐小权或许算不得那种所谓的天才,但无可否认,他在谋略筹划方面所展现的天资那是经过老徐,老赵这些老江湖肯定的。

    下达的指令如实传递到下面行动上。

    胡晓东收到消息,赶紧行动。

    虽然段成伍短信内容说的平淡,但落在胡晓东眼里,却是火烧眉毛的紧张。

    胡晓东尚且如此,与之同行的华表那就更不消说了。

    “走走走!赶紧走!”就差没下车推了,华表一边催促,一边把驾驶座车背砸的“啪啪”响。

    “连长,小伍那边回消息了。”

    “怎么说?叫我们等指令,胡哥已经带人过来了,到了地点,咱们里应外合。”

    “好!”和自己预想的一样,徐仁杰深提一口气,继而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到面前门板。

    “都交待下去了吧?”身形不动,唐小权举着望远镜出言问道。

    “交待下去了!”

    “小伍你呢?”

    “恩,搞定!”

    “好!你们也赶紧收拾收拾去车里候命吧。”

    作为应急小队成员,这个节骨眼也的确该去车里待着了。

    “那你呢,权子?”王强有些不太放心自己兄弟。

    闻言的唐小权扭转过头,迎上王强眼睛,浮起一丝笑容:“我得在这儿观察街道情况,已好做出修正指示。”

    作为此次任务的眼睛,唐小权自知自己责任重大。

    然,时下是行动最为关键时刻,他更加不能擅自离岗。

    “那我留下来陪你吧!”听得唐小权不走,王强便是拉过板凳坐了下来。

    对此,唐小权面露一丝苦涩,心道是:兄弟啊,这个时候,你可千万别和我犯倔啊。

    唐小权和王强十来年交情,虽然近段时间王强因失恋事件性情大变。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忘了自己兄弟的过往战记。

    一想到那些因为和对方拌嘴起的冲突,唐小权不由便是一个脑袋变的两个大。

    “呃……强子,咱们这些不是站前商量好的嘛,你和小伍作为应急组,你刚才也听到老徐传回的消息了,目前他们所在楼栋大厅丧尸数量不详,一旦出现插翅,你和小伍就得上去帮忙。至于我,待在这楼上,远离战区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与其留下陪我浪费时间,显然下去待命更为妥当,你是不是呢?”

    把所能想到的规劝全都说道了出来,唐小权现在只希望自己兄弟别犯倔。

    另外,他也实在没时间与他纠结这个问题。

    毕竟,救援大幕已经来开,两条行动指令已经下达给老徐,胡晓东。

    接下来,唐小权必须百分百将精力投入其中,哪里还有旁的心思和王强废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