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营救老徐(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营救老徐(二十一)

    噪响嘎然而止,正沉浸在远处父子重逢感人画面的唐小权心弦陡然一揪。△,

    随即侧目回头,当其双眸落在中控设备时,不禁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该死!!

    顾不得其它,唐小权赶紧拿起手台,操着吃奶的力气大声呵斥:“胡哥!快!快离开那儿,音源全毁了!重复,离开大楼,音源全毁了!”

    大楼门前温存的戏码仍在上演,当唐小权厉喝传来时,众人显然有些呆愣。

    不过突兀停止的噪响还是很快将众人神经拉了回来。

    胡晓东环顾周遭伙伴高喝叫道:“都上车!霍哥,上车!!”

    都是在死亡线上晃过身的人,胡晓东的指令一经下达,幸存者们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妙。

    华表三两步冲到霍元凯,少年跟前,一把拉过少年胳膊,不由分说拉起就跑:“不想死的,赶紧走!”

    望着大家伙登车完毕,唐小权马上将事业挪到大厦跟前。

    透过望远镜观测到结果,丧尸果然开始掉转方向。

    冷静!冷静!还不是太糟!不管怎样,人总算是救出来了!现在撤还来得及!

    深吸了两口气,唐小权自我调节,吸气完毕后,他撩过地上背包,继而快步朝门外跑去。

    “小伍!我们准备走了!我现在下来!”

    丢下这句话,唐小权开始朝下狂奔。

    到地儿后,段成伍早就将车门打开。

    唐小权跃身登上后,段成伍焦促问道:“什么情况?人救出来了吗?”

    “揪出来了!已经救出来了!”

    “都活着?”

    “恩!”应声点头,唐小权没工夫和段成伍废话,他抬手指了指前方,随即催促道:“赶紧走!赶紧走!有什么问题待会再说!”

    是的。作为唯一个掌握全场局势的人,唐小权无疑是时下最清楚事态发展的。

    没错,眼下巷道看起来相当安全,但音乐的损毁,远处胡晓东那边引擎的呼啸,势必会造成大厦门口丧尸大军的异动。

    而那些畜生一动。巷道这边难保不受牵连,所以趁畜生没有把这街道弄得“底朝天”前,抓紧逃离才是最主要情况。

    “喂!喂!胡哥,我们这边已经撤离!咱们在预定地点见!完毕!”

    所谓预定地点就是通往wh市区的必经收费口。

    之所以要设定这个预定地点,主要是幸存者小队队员担心在营救及撤离过程出现意外。

    到时候,前线救援,后方观测人员势必很难统一行动。

    一旦走散且信号不畅,那这个预定汇合点便险的尤为重要。

    为什么呢?

    简而言之,节省了整个队伍对下阶段行程的规划。

    若是队伍最终在预定汇合地汇合则罢。若是没有,那先期到达队伍,便可重返废城实施营救。

    这样既避免了沟通不畅,抓瞎等待。也免得众人非得到驻地后,方才了解另队状况。

    电波的嘈杂令的唐小权回传话语不是十分清晰,其间“预定地点”几个字,胡晓东还是了解了对方意图:“明白!预定地点见!”

    要忙于开车,胡晓东没有与唐小权废话。在应允后,他将手里手台丢给了旁侧的老徐。

    老徐此时也不太清楚救援小队相关计划。所以即便想要插手帮忙,此时也无从下手。

    松刹,换挡,踩油门,在原地掉了个头后,胡晓东加速前冲。没驶出多远便见两只跳跃者急速从街口急刹窜出。

    那迅猛的姿势好似正在扑食的猎豹!

    “该死的!”胡晓东双眸紧蹙,手里方向盘捏的紧紧。

    他是有过与“跳跃者”交手经历的,所以对着畜生的难缠那是非常了解。

    老徐见得胡晓东肃然模样,知道对方是要硬碰硬了。

    当下拿起适才对方交由他的手台,按下通话按钮开口促道:“全体都有。外面有两“跳跃者”,大家做好对撞准备!重复,外面有两“跳跃者”!做好防撞准备!”

    “跳跃者”是啥,车里除了霍元凯,少年意外,那是都亲身体验过。

    登时,众人的面色皆是大变,凝重情绪应时是在车厢内散开。

    老徐交待完毕侧目看了眼胡晓东,随即开口问道:“小胡,你身上有枪吗?”

    强撞突围固然重要,但老徐并不认为胡晓东能有办法一次性解决两个畜生。

    所以以防万一,还是弄个家伙在手比较安心。

    毕竟,此时的情况,非常负责,胡晓东作为车辆的操控者,一旦出现问题,那整个团队都将陷入危险之中。

    因此老徐必须确保驾驶室安全,以确保车辆可以安全行驶。

    没有答话,胡晓东兀自撩开衣襟,从内掏出一把黑漆手枪,随手丢给徐仁杰。

    拉徐拿起瞄了一眼,二话不说拉动枪栓,即刻手拽车顶拉杆做好了战斗准备。

    右脚重踏油门之上,隆隆的引擎轰鸣扎人耳膜。

    面包在胡晓东的“鞭挞”下,愈发狂躁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在面包对立面两只“跳跃者”也是全速袭来。

    对面相向,胡晓东自知没法干掉两只“跳跃者”,所以便是将目光锁定在了其中一只身上。

    凭他对畜生的了解,他知道丧尸绝对不会避开面包冲击,所以此番对撞必能解决一个畜生。

    带着坚定决心,胡晓东面色如距,一旁老徐也是握紧了手里枪械,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另外一只“跳跃者”活动迹象。

    他要防止撞击同时,另只畜生协同作战,免得驾驶室遭遇工具。

    车速越来越快,距离越来越近,终于在3秒钟后,车尸撞在了一处。

    “砰!”巨响传来,面包不算厚实的车身剧烈抖动。

    老徐,胡晓东倒是好还,二人早早绑缚了安全带,加上又在驾驶室,心态上方便准备。

    可尾厢的一众兄弟可就惨了,尽管老徐提前给他们打了预防针,可位列车尾密闭空间,他们无从知道前方状况,也无从得知何时碰撞,更没有可供固定身子的扶手和绑带。

    随意撞击之下,车内登时是人仰马翻,好在之前暴雪天气胡晓东等人对车厢内里货物进行了基本的规整,这才避免事故发生。

    但饶是如此,那些因为车体晃动而坠下的箱子,依然是叫车厢众人遭罪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