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酒瓶?妙计!(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零七章 酒瓶?妙计!(三)

    老人时常告诫我们不要去做越界的事儿,尤其是那危险的事儿,这话一点都没错。

    特别是于眼下的幸存者而言,他们当真是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切含义。

    王强毫无顾虑地引燃了布条,然而就在他准备将之掷出阳台之际,一件令他意向不到的事故发生了。

    制作**,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那便是在完成所有缮制工作后,一定要切记擦净**身所残留的可燃液体。

    可是唐小权那是头一回制作这个玩意,他之前压根没有任何的制作经验,所以其不知道完成后还需擦拭清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只不过这可就苦了王强了……

    好家伙,当那腾腾火焰在触碰到布条的霎那,那因先前插放布条而沾染在**身上的烈性白酒瞬间便是爆燃了起来,仅是片刻便把王强持**的右手包裹其内。

    几乎是下意识地惨嚎出口,那突兀而来的炙烤感,就跟电击般令得王强立马是松开了手掌,继而条件反射地将手中之物丢掷了出去。

    “强子!你怎么样?”

    “小王,没伤到哪儿吧?”

    一声声焦切的征询从身后传来,字里行间皆是透出众人的关切与担忧。

    兀自摊开手掌,王强掌心的皮肤已经不再似刚才那般疼痛了,不过一大片粉红的突状结块还是别扭地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

    唐小权已是明白了适才引发事故的原因所在,对此,他自然是相当的愧疚。

    毕竟,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他的大意,才导致了自己兄弟的受伤。

    不过好在兄弟的伤势不算严重,否则唐小权这辈子怕是都难以原谅自己。

    “那啥~强子,你赶紧回屋用凉水冲洗一下伤口,完了再抹点肥皂涂上去!”忽然想到过往自个儿被烫伤时家人的举措,温泉鑫忙不迭地开口建议。

    “是啊!是啊!小温的法子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应该管用!”向着温泉鑫递过肯定的眼神,吴超同样是附和的说道。

    “唉,没事,没事!屁点的烧伤,不打紧!”毫无所谓地捏了捏掌心,王强示意众人莫要大惊小怪。

    然而,就在幸存者这厢为着王强的伤势忧心忧虑之际,楼底突兀而起的嘶吼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虽然仍是有着数米的距离,但幸存者们还是感觉到了那自楼底涌起的一缕缕热浪。

    摇曳的火光将整个楼栋上空映射的透亮,腾烧而起的黑烟携眷着难以入鼻的恶臭漂浮于空。

    唐小权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令他讶异出奇的是,那些身着烈火的行尸,居然还在那儿执着地摇晃着铁门,压根没把将它们灼烧地啪啪作响的烈火当做一回事。

    果然是有够**啊!唐小权不禁是在心下佩服起这帮无脑的畜生来。

    试问,若是换做地球上其他任何一个物种,有谁能在此般状况下,依然保持如此淡定从容的态度!答案显然是没有!

    摇头挥去脑海中杂乱无章的想法,唐小权再次将目光移向了楼底那群拥在一起,火光冲天的行尸走肉,继而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烈火的灼烧是否会加速铁门的“溃败”?

    心悬不由一紧,很显然,这不是没有可能。

    而如若这个可能成为现实,那当真是弄巧成拙了!

    为了避免让这一惨剧发生,唐小权决定再冒险执行一次先前的计划,以期弥补自己的过失。

    回到客厅,重新站在了木桌跟前,唐小权略微定了定神,然后便是开始操作了起来。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有过上次经验的唐小权,这次制作起来明显流畅了许多。

    所有的步骤几乎是一气呵成,饶是最易沾染酒水的倾倒,他也完成的恰到好处,没有溅洒出分毫。

    不过,安全起见,在完成“塞布入**”的步骤之后,唐小权还是异常小心地将整个**体仔细擦拭了一边,待确定见不着半丝酒渍后,方才安心的长吐了一口气。

    “燃烧**”完成了!

    只是这次,唐小权不打算再让旁人尝试投掷,因为他实在不希望看到“悲剧”重演。

    兀自拿着“燃烧**”回归到原位,唐小权四下巡视了一番。

    他这是在找寻待会投掷的合适地点,毕竟啊,转移丧尸的注意力才是他做这一系列事情的最终目的。

    待得确定好目标,唐小权回身冲着王强点了点头,后者立刻会意地打着了手中的火机,然后将之靠上了前者递到身前的酒**布条上。

    浸满酒水的碎布条子,不出意外地粘火即燃,几乎瞬息之间,一团旺盛的火种便是腾烧而起。

    成功了!“燃烧**”正在按照唐小权事前所预想的方式熊熊的燃烧着,那么即然如此,接下来……

    按捺住心下紧张且兴奋的复杂心情,唐小权微微侧转身形,待得其面门所向正好对上目标地点后,果断站起身子,然后用力地朝前一掷。

    光洁的玻璃在阳光的映射下泛出一抹淡淡的流光,流光之中红色的火苗隐隐而动,恍若一只调皮的精灵在临中飞舞一般。

    终于在滑行了将近数十米的距离后,半载着酒水的“燃烧**”直落而下,坠击地面。

    “咔嚓,”清脆的碎裂声,而随着这记响声的出现,封装在**的白色酒水登时是倾洒而出,旋即便是燃成了一汪火苗。

    “yes!”曲臂握拳,唐小权不自禁地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当然比之“燃烧**”的放火成功,他更加惊喜于周遭丧尸的反应。

    因为就在酒水落地灼烧的同时,那些原本还在忙碌于破尸摇门的畜生们,皆是纷纷移转了目光,靠在外围的甚至已是开始挪移步伐,朝向火光处蹒跚行去。

    毫无疑问,唐小权的计划是可行的,不过他若是想要引走墙下铁门处的所有丧尸,则是还需要制造更为旺盛的火焰。

    所以……

    带着必胜的把握,唐小权转过了身子,继而对着众人淡淡道:“走吧,各位!我们今天就给畜生们来场盛大的焰火表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