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新年异状(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底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新年异状(四)

    老徐与男人车队驻停位置不过5米距离,不大会儿功夫,老徐便是听见外面翻阅围栏,触碰铁丝的响动。? ?w?

    “呵呵,兄弟啊,你们这整的阵仗还真是……复杂啊!”

    “哼哼!那是自然!这个世道你不多些心思防御,最后只能沦为鱼腩不是吗?”

    幸存者团队搞出的栅栏显然是给男人进入带来了不小麻烦,老徐清楚听得男人与栅栏“角逐缠斗”搞出的异动。

    似这般无聊等待了3分钟左右时间,手台终于是传来华表的最新消息:“连长,那家伙搞定路障,进来了!”

    “呼呼,我好了,下一步该怎么走!”

    能够听出明显的粗喘,不过老徐眼下可没那份闲心去关怀男人。

    “照直走,慢慢走,我会指使你的!”

    故意把话说的很神秘,老徐就是要叫对方搞不清状况。

    随着他话音落下,外面脚步声再次响起,且愈来愈近。

    不多大会儿功夫,一个宽实背影便是出现在老徐跟前。

    来人一米七五个头,单就身材而言,还算硬朗。

    男人进入村子后,脑袋四下乱转,但他并未瞧见老徐等人身影,由此也足可见尖刀连一众隐匿埋伏功夫的过硬。? ?  .??`

    男人遵照徐仁杰指示呈直线朝村内行径,他走的很慢,全然不知在其两侧十来双眼睛正紧紧盯着他。

    老徐一直尾随在男人后方,待对方行到公交车旁后,老徐犹如黑夜扑食的恶狼,三两步摸了上去,继而提枪抵在男人后脊。

    “别出声!别乱动!”

    突兀的变故叫的男人有些无措,他前行的身形陡然僵定,2秒后自嘴里吐出几个字眼:“兄弟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部队的,那你应该清楚我在干什么!两腿叉开,靠墙趴着!你最好配合。这样大家都好!”

    “ok!ok!你冷静点,我按你说的做,我没恶意!”

    话闭,男人便是照着老徐所言。呈“火”字趴在了车板上。

    上上下下,老徐单手持枪,单手在男人身上有序摸索。

    待前后搜索完毕,老徐这才放下心得指使道:“走!朝前走!”

    “哦!好的!怎么样,我没有带武器吧。这足够诚意了吧。”

    没理会男人的提问,老徐兀自掏出手台,下令吩咐:“小温,把车门打开。?  .??`老林过来公交车这儿!其它人注意警戒,有情况及时通报。”

    “没必要的!兄弟,我们只是想借宿一宿,你们没必要这么紧张。”

    “哼!多谢提醒,不过该怎么做,我们自有分寸,就不劳烦你来指导了!”

    “吱呀!”公交的车门拉动打开。老徐提枪捅了捅男人的背脊,沉声喝道:“上车吧!”

    上车之后,没几秒,林俊夫便是赶了过来。

    三人落定,老徐招呼王忠瑜重新把车门关好,紧接老徐打量了男人一眼,开口问道:“怎么称呼?”

    “叶昊!二位……”

    “徐仁杰!”

    “林俊夫!”

    “老徐,老林,呵呵,你们好!”男人自来熟的与徐仁杰。林俊夫打了声招呼。

    老徐面无表情点点头:“你说你们是部队的?番号什么?哪个军区?”

    男人抬手摸了摸下颚的胡渣,耸耸肩膀:“抱歉,军事机密,无可奉告。”

    老徐没有动容。撇撇嘴巴:“xx军区,隶属xx尖刀连。”

    微微一愣,男人显然没想到老徐会回复这么一句,半晌才反应过来不确定道:“你,你们也是部队的人?”

    “呵呵,我不是。他才是!”林俊夫朝座一仰,笑着说道。

    “啊呀,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敢情是自家人啊!幸会幸会!”探出手掌,男人显得相当热情。

    老徐礼节的与之紧握了一下,继而继续保持他那肃然面庞沉声道:“华夏人民是一家,在这片国土生存自然是一家人。”

    单凭此言,老徐的觉悟就比男人要高上一截。

    “是是是!兄弟说的是!”也是感到老徐话里有话,男人赶紧笑着遮掩尴尬。

    “那现在能报下你的所属了吧?”不依不挠,老徐再次重复自己问题。

    见得此般情景,自知无可回避的叶昊无奈轻笑了两声:“xx军区,某直属应急处理分队。”

    眉头不由微蹙,老徐手指轻敲了敲椅凳靠椅上的铁管,登时清脆的“噹噹”声便是响起。

    “呵呵,我从军几十载,各大军区都有去过,你说的……抱歉,我没听过。”

    “哈哈哈!”

    男人没由来笑了起来,见状老徐沉声问道:“你笑什么?这很好笑吗?”

    “不不!你别误会,我只是……呵呵,现在可以确定你是部队的人了。”

    “哼哼,是嘛?”老徐未有被男人的乱言扰乱心思,他目标明确的继续追问:“那我倒是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下你的所属……哼哼,那是什么情况?”

    气氛陡然变得严肃,林俊夫的右手不动声色摸向了侧腰的q袋。

    这就叫防患于未然,老林知道,老徐叫他过来可不单纯是叫其参与盘问,更重要是担负警戒任务。

    “不用紧张!”男人摊开手掌,非常自然答道:“我说的番号若是你知道,那只能说明你不是军队系统的人。”

    “请说重点!”老徐此时相当严肃。

    “好!说重点!既然你也是部队的人,那应该清楚,末世之后,各大军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攻击,浩劫来的太突然,当时咱们不论是留守的,还是派出协助救援的队伍都不清楚丧尸的特性。所以……虽然不愿这么说,但和丧尸的初次战斗,我们败了,败的很惨!很多连队都是成建制的被摧毁。就算留存下来的也大都和总部机关失去了联系。”

    闻言的老徐兀自点了点头,做为一线连队的指挥,男人的此番话语无疑是说道了他的痛处。

    “至于我的番号,是后期上面根据事态展新兴组建的队伍,主要任务就是在丧尸占领区活动,完成上级任务。所以呢,你没听过是很正常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确认你是系统内部人的原因。”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