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新年异状(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新年异状(十五)

    “来的都是客!大过年的,吵吵什么!人家就住一晚,好聚好散!再说了他们不来,咱们哪能知道这么多内幕消息?”

    “赵叔说的没错,咱们没必要纠结太多。??.?`人家明天就走了,交易不成情意在,不管怎样,咱们也算帮了他们。既然帮了,索性就好人做到底。他们到底是都的人,留个映像终究是有用的。”唐小权理解的帮腔。

    “唉,我说你们啊……算了算了,过年我也不给大家闹心,咋地,咱们下面干啥?这年过的好好的,给他们一来,给搅成啥样了。”

    确实如此,原本还有的项目现在也不合适继续。

    老徐看了眼腕上时间:“也不早,大家都早点休息吧,相关活动等后面还可以继续嘛,不急在这一时。”

    事实,现在你就是叫众人乐呵,就叶昊适才搞出的那些,也早就将队员们兴致扫了大半。

    “唉,散了散了,我是回去睡了!”心情不佳的温泉鑫率先离去,紧接吴等人6续走开。

    不多时,房内便是直剩下老林,老赵,唐小权,徐仁杰四人。

    “小胡他们还在哨位上吧?”

    “在的,我给他们两人一组。”

    “恩很好,现在时间是凌晨1点半,坚持一下,明天再休息。??.??`”

    “怎么,老徐,你对叶昊他们不放心?”听着,徐,林二人的对白,赵云海有些紧张的问道。

    “防患于未然,他们一行7人,3个在我们这儿,提防点总没错。”老林枪先答道。

    “恩,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不管怎样,现在叶昊在我们手里,想来其它人也不会乱来。”

    老徐的话多少是叫老赵吃惊,毕竟对方好歹是军方的人。老林警惕还能理解,而老徐……人家怎么说也和你是系统内的,这样做法……怎么看都不太地道。

    但事关驻地安全,林俊夫有句话说的没错。防患于未然,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那这样,我来叫小尉给小胡他们整点热茶,这在外面待一宿也够他们辛苦的了。”

    点了点头,老徐没有阻止。随即招呼道:“你们弄完就休息吧,老林啊,陪我去个哨卡巡察一下。顺便给小胡他们兜个低,免得他们担心。”

    “好!我陪你去!”

    就这么,刚刚回屋没多久的徐仁杰,林俊夫便又是行出房间。

    此时深夜的院落寒风刺骨,不过老徐等人之前烈酒下肚,体内热能充足,此时行走寒风之中,倒也有着几分惬意。

    很快。??.??`二人便是来到第一个哨卡地点,此地乃是村落中断,在这个位置前可监视入口方向,后可观察尾部状况,两翼也尽收眼底,端是个战略要地。

    见得老徐,林俊夫过来,隐没在黑暗之中的胡晓东,王强双双露出头来。

    “辛苦啦,小胡。强子!”

    “没什么!怎么样,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吗?”

    “进屋休息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今晚你们得守在这儿待上一夜,咋样?还吃得消吗?”

    “哈哈哈!”魏大壮朗笑三声:“这算个啥啊!几个小时而已。不打紧的。”

    看魏大壮略显兴奋模样,老徐知道这家伙也是酒水未醒。

    也罢,留他在这儿醒醒酒气也不是坏事儿。

    “那行儿,既然这样,这里就交给你们俩了,等明天你们在好好补觉!”

    “没问题!没问题!这都不叫个事儿。”

    “哼哼!成。我和老林还得去别的地方看看,有情况就手台联系。”

    “ok!”

    离开胡晓东,魏大壮所在哨位,老徐,林俊夫继续朝下个地点行去。

    然,就在行走途中,老徐挂在腰间的手台突然响了起来。

    “喂,老叶,你那边什么情况了?搞定没啊?物资事情谈妥了吗?”

    脚步停滞,徐仁杰,林俊夫几乎同一时间相视而望,老林率先开口:“老徐……这个是……”

    无疑,话筒内里传出的人声非是团队中人。

    那么剩下可能……

    是叶昊的人!想起之前自己拿手台叫叶昊给外面弟兄报平安的细节。老徐可以确认来电视出自叶昊外面的战友。

    “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个给他们……”

    “不!”摇了摇头,老徐否决了林俊夫的提议。

    “那你的意思是?”

    “先等等看,看他们怎么说。”

    讨论功夫,手台再出传出语音:“喂!叶昊搞毛飞机啊,你倒是说句话啊,把我们搁外面吹冷风,你他娘在里面喝香的喝辣的,物资补给到底谈妥没啊。咱上次弄的可他娘的要消耗干净了啊!”

    此言一出,老徐,林俊夫皆是愕然啊。

    虽然对方仅是短短几句话,但其间所透的讯息却是相当叫人吃惊!

    先,对方的谈吐污言秽语,这和以纪律见长的华夏军人形象大为不符。

    倒不是说军人就不骂脏话,只是叶昊明显是这支队伍的头头,战士对上级这般说话方式,那可是严重的违纪行为啊。

    其次,对方将叶昊的借宿解读成吃香的喝辣的,这话本身听上去似乎只是抱怨,但深究下来,完全是一种贪婪的表现。

    最后,也是最重要一点,对方不断强调,物资的事情有没有谈妥,且还提到“上次搞来的物资已经用完”。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叶昊这伙人搞寻求帮助这个戏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综合以上分析,老徐的眉头不由蹙起,他不禁开始怀疑叶昊这帮人的真实身份。

    “嘶,老徐啊,这情况有点不太对啊!”林俊夫同样心泛疑虑:“我不知道你注意没注意,那后面来的两个小战士,我总觉着他们有些奇怪。”

    “奇怪!?怎么说?”老徐侧撇过头,见老林满脸肃然之色,当下莫名问道。

    “是这样,他们是我领进来的,我聊天时观察过他们,正常来说你们当兵的平时训练磨枪手应该老茧厚实,但那两个家伙……”

    “怎么样?”老徐凑近一步,他已经嗅到了一丝异样味道。

    “我看过,他们手掌虽然也不干净,但上面没有历练打磨痕迹。本来我也没多想什么,但现在看来……”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