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新年异状(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新年异状(二十一)

    如果不是因为大局,老徐怕是早就甩手一巴掌扇在汉子脸上了。??.??`

    就他们这种做派还恬不知耻的自语军人!

    正是因为似他们这样的老鼠屎,使真正军人蒙羞!

    唐小权在旁蜿蜒着眉角看着老徐与两汉周旋,两汉口中道出的那些冠冕堂皇话语也是叫他感到好笑。

    是啊!能不好笑嘛!

    两诈骗犯,居然一本正经说什么消灭丧尸,拯救地球得靠他们。

    唐小权现在是真想知道这帮家伙待会儿被华表,段成伍缴械后的表情如何,想来一定会非常丰富。

    丝毫没有察觉,两个汉字吃吃喝喝,不亦乐乎,根本没有意识到危机已经在他们体内埋下。

    而老徐,唐小权呢知道药效很快就要作,为了避免嫌疑,他们在汉子消灭所有食材后,没有多做停留,简单寒暄两句便是收拾“残局”,双双离开。

    整个过程加起来不过15分钟。

    老徐相信,即便对方余下两人隐匿看到这些,也绝对不会生疑。

    毕竟,他们仅是送了夜宵,其它半点多余事情都没做。

    另外,老徐还相信吃完夜宵的俩货肯定会和余下人手联系,通报叶昊情况以及物资情况。

    如此,正面冲突危机大幅度减少。??.?`

    但即便如此,老徐也不打算相安无事的度过今夜。

    今天老徐已经不是过往那个“瞻前顾后”的老徐了,玉皇体育馆的遭遇,以及后续连串事情的教训叫他大大改变。

    末世之下,与人为善活了不了多久!对待歹人就得用非常规手段,你只有被歹人更狠才能避免伤亡。

    所以对于眼下叶昊一伙,老徐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对方。即便对方实力看上去很强。

    但这世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强者,也没绝对的弱者。

    弱者只要团结一心,就算是蚂蚁也能绊倒大象,何况幸存者团队本就不是蝼蚁。

    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本就是老徐过往的生存之道。

    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其中法门。

    而一张狩猎大网已在幸存者的精心运作下铺展开来。

    回到村里。老徐立刻掏出手台给华子那边去了消息。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了,等待下罗配置的药剂挥效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老赵待在村长屋,旁侧温泉鑫。吴,唐小权分列而坐。

    大家全都收到了老林的消息,知晓了接下来己方所要展开的行动。 .? `?

    所有人目光全都聚焦到墙壁不大的时钟上,其间秒针每走一下都在不经意间撩拨着众人心弦。

    华表,段成伍好似两只猎狼匍匐在荒草丛中。

    他们埋伏此地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搁旁人早就受不了腿脚麻木想要离开。

    可看他俩就跟个没事儿人样,宛若两根木头的一动不动。

    一人手持一台望远镜,耳畔森寒的北风将荒草吹拂的“唰唰”作响。

    这种环境作业对人的意志力那无疑是极大的考验。

    好在华表,段成伍都受过专业训练,这些于他们而言算不得什么。

    两个汉资在老徐,唐小权走后双双在外抽了一根烟,撒了泡尿,完了便是回到车里没在出来。

    根据小罗所给的时间,华表,段成伍一边监视前方车辆动态。一边探看腕上时间。

    待等了2o分钟后,觉得时机成熟的华表,给总部老徐去了消息。

    得到可以行动确认后,马上与段成伍提着武器摸了上去。

    一人手持短刀,一人手拿92.

    华表在前,他将担负此次缴械的主力。

    段成伍殿后,他会在紧急时刻开枪驰援。

    至于老徐,雷瞳,沈炼同样各持武器就绪以待,只要战事一开他们将立刻杀出。以人数优势全歼敌人。

    而林俊夫则是领着胡晓东,魏大壮早早守在叶昊一行人三人屋子门口。

    他们的任务是枪响后,俘拿屋内三人。

    虽然不指望着三人能够当做人质威胁外面敌人停火,但至少可以免于他们在内捣乱。搞出里应外合的戏码。

    身形好似鬼魅,在夜色及寒风掩护下,华表,段成伍端是入午夜觅食的野狼迅朝停车方向靠了过去。

    抵达荒草尽头,华表停步举拳做了禁止动作。

    罢了,举起望远镜四下汪汪没有异样后。将之取下放在了草丛之中。

    这么做目的是为了方便接下来行动,免得待会摸进过程望远镜撞到东西出异响,引起车内汉子注意。

    纵身轻跃,华表轻松越过低矮护坝,段成伍紧随其后。

    接着二人继续向前,不一会儿功夫便是来到车子跟前。

    华表俯身蹲下,贴着车身点点朝车门靠近。

    刚到地方,他便清楚听得那自窗口飘出的厚重鼾声。

    无疑小罗调配的药剂起了作用,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华表着手轻敲了敲车窗。

    “咚咚咚!”敲击后,华表迅爬下,继而就势一滚,翻进了旁侧彻车底。

    静待2分钟有余,在得到不远处段成伍给出的ok手势后,华表这才放心大胆的从车下钻出。

    出来后,华表探头朝车内瞄了一眼。

    好嘛,内里两汉,正椅座放倒睡的瓷实。

    他们胆子也是够肥,居然这般酣睡窗户也不关死。

    就不怕摸来只丧尸把他们报销了,而透过二人这个举动,更加证实他们所谓的军人是伪造的。

    因为真正军人是觉不可能在这样情况下,做出如此“放纵”事来。

    缓缓站起身,华表将刀咬在齿间,随即探出手掌,顺着车窗半开的窗缝隙,入内按下了门锁按钮。

    紧接便闻“咔嚓”一声,自动锁具瞬时打开。

    搞定后的华表迅抽回身子,继而再次蹲下。

    又是静待片刻,方才重新起身。

    还是没有丝毫反应,两个汉子交替呼出的鼾声宛若一悠扬的乐曲,在寂静的午夜绵延荡漾。

    身子轻抵车门,华表着手拉住车把,然后用及尽轻缓的动作拉动门把。

    应时,再次响起一记异响,不过这则响声在两名汉子的隆重鼾声中根本是入水滴大海般,压根没荡出啥波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