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新年异状(二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新年异状(二十三)

    情况已经明朗,华表第一时间将得到情报与大本营老徐做了汇报:“情况就是这样,请给下一步行动指示,完毕!”

    老徐俯想了想:“你们继续按原计划在车上待命,有情况保持联系!完毕!”

    根据站前拟定计划,华表,段成伍在搞定村口敌人后,将与对方留在车上。?.

    之所以这么做,一则,为了掩人耳目。

    虽然透过审讯汉子已经交待了相关内容,但他们终究是骗子,既然是骗子,那他们能骗你一次,保不齐就能骗你第二次。

    所以安全起见,在没有确认最终消息前,华表,段成伍还不能喝驻地人员接触。

    如此即便东窗事,出现纰漏,驻地方面也可将外面生事情推却与自己不相干,并以此获得应对时间。

    二则,华表,段成伍留在车上可以很好了解敌人动向。

    毕竟,就目前情况而言,对方余下人员尚不知晓前线生事情。

    所以他们若是前来不轨,或是电台联系,华表和段成伍均可第一时间了解,并挟持手里汉子做出相应埋伏部署。

    待老徐结束通话,雷瞳从侧旁靠了上来:“连长,要不要我带人过去把剩下两家伙给端了?”

    “两个人而已,雷子,我和你就足够了。??.?`”沈炼随即附议。

    老徐轻摇了摇脑袋:“不!暂时咱们还不要妄动。等确认清楚再做行动不迟!”

    小心使得万年船,虽然现在占得了明显先机,但敌人的人员部署情况还不是百分百明确。

    贸然行动很可能将前期积攒的优势全部浪费。

    这是老徐不愿看到的情况,再者说时下己方也确实没必要着急去动对方余下的人。

    只要华表,段成伍牢牢控制外面两人,段时间内足可牵制敌方剩余人员。

    “好了!现在是时候去找叶昊好好聊一聊了!!”

    手里掌握了足够的情报,眼下去和叶昊促谈一番无疑是最佳时机。

    吩咐雷瞳,沈炼继续留守原地,老徐只身来到叶昊房前。

    胡晓东,魏大壮见老徐过来。双双上前:“怎么样老徐?准备动手了?”

    老徐点点头:“待会进去看情况而定,先不要动手,一切看我手势!”

    “成!你说咋整就咋整!”魏大壮捏了捏拳头,有些跃跃欲试。

    “啪啪啪!”这回儿老徐没有客气。直接是着拳猛砸房门。

    不大会儿功夫内里传出慵懒声音:“谁,谁……啊?”

    “我!徐仁杰!”

    “哦,是老徐啊!有什么事儿吗?”

    “有点事儿,请把门打开。”

    “好,好的。你稍等会儿啊,我穿件衣服!”

    能清楚听到屋内摩摩索索声音,接着身披军大衣的叶昊睡眼惺忪的出现在老徐面前。

    “啥事儿啊,老徐?”

    “哼哼,都睡着呢?”

    “是,是啊。”

    “那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走,进屋说去!”

    言罢,也不待叶昊反应,老徐着手将叶昊揽进了屋内。

    随即胡晓东。魏大壮先后跟进,紧接关上房门,一齐朝内里走去。

    见得对方这般举动,叶昊也是隐隐觉察到了一丝不妙,他本欲开口打探,不曾想,老徐已然是兀自走进了卧室。

    “老徐,你什么事儿啊!?”好容易跟上步伐,叶昊赶紧出声探问。

    徐仁杰望了眼叶昊,抬手示意他先行坐下。

    待得叶昊落座后。胡晓东,魏大壮立马心领神会的行了过去,一左一右立在叶昊声旁。

    他们都是带着家伙的,一旦对方有什么异动。老徐只需一个眼神,胡,魏二人马上就能将之拿下。

    侧目瞄了眼旁侧的胡晓东,魏大壮,叶昊不是傻子,他怎会察觉不出事态的不对。

    不过作为一个聪明人。他没有直接提出质疑,而是旁敲侧击的拉过一张椅凳,笑着说道:“呵呵,两位兄弟也别站着了,坐吧。”

    胡晓东面目表情的摇摇头:“不了!我们站着就好!”

    一句简单话语,愈叫叶昊觉得情况不对。

    他移目落在徐仁杰身上,再次警惕试探道:“老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你这么晚来找我……”

    不否定的点点头,老徐面上浮起抹意味声长的笑容:“确实有些事情,我有几个问题需要和老叶你求教一下。”

    “哈哈哈!”朗声大笑了几声,只是这几记笑声那是相当的不自然:“老徐啊,说啥求教,说吧,有什么事儿你直接说,只要我叶昊知道的,定当奉告!”

    “好!我也希望老叶你能如实告知。”

    心理战已经开始,而掌握叶昊底细的老徐无疑占据主动。

    “老叶请问你的身份……是什么?”

    毫不客气,老徐开头就给叶昊来了纪猛药。

    闻言,叶昊那是明显一愣啊,旋即面色有些复杂。

    这些老徐自然是全部看在眼里,同时更加坐实了他对叶昊不是军人身份的判断。

    “呵呵,老徐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这,这你不是知道了吗?”

    以退为进,叶昊没有正面回答,反问老徐一句。

    老徐淡漠一笑:“呵呵,我知道,我就想在确定一下。”

    对于老徐的此般答话,叶昊有些摸不着底细。他紧盯老徐眼睛,试图从其眸中探瞧出一些线索,但结果可想而知,老徐目光平淡的像一抹清水,叶昊根本瞧不出任何异样。

    无奈之下,他只能故作镇定秉持原来答案道:“我是部队的,怎么老徐未什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哦,是这样,你知道我也是部队的人,所以我很好奇,你说既然是部队的人,咋能养的这么好呢?”抬手指了指床上两名战士,老徐故作思索状。

    “呃……”叶昊莫名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随行队员,不置可否道:“不好意思,老徐你能不能说的明白点?我不太清楚你说的呀!?”

    “有啥想不通的!”魏大壮看不过叶昊装傻模样,径直走到床边,二话不说直接是撩起战士手掌:“呐,你瞅瞅,一个战士天天抹枪训练,他娘的还没我做农活的庄稼汉老茧厚实,我说你们当的哪门子兵?就你们这样也能保家卫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