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新年异状(二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新年异状(二十六)

    “怎么老叶,是对我说的表示怀疑,还是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呀?”老徐继续把玩桌上的壶把,有意无意瞟向叶昊的眼神,叫后者猜不透心思。

    “呵呵,老徐啊,你可真会说笑!没错,我现在确实不知道你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不过我会坦诚面对你。至于你说的问题……并不难解释。”

    “哦?是嘛?”

    “在坐各位都是在末世里讨生活的人,从某种程度而言,我们都一样!虽然我们是军人,但丧尸看我们不过是堆食物!他们见得我们不会绕道,不会因为我们手里有家伙就会畏惧!他们同样会进攻我们,那遭遇这样情况,老徐你绝对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得还击!我们不会坐以待毙!你问我们枪里为什么没子弹?首先,我纠正一点,我们枪里那是有子弹的!只是因为沿途的激战消耗巨大。如果你们没有说谎,有战士告诉你们他枪械里弹夹是空的,那也仅是他在战斗中打光了子弹。并非我们所有武器全都是空把式。”

    不动声色的强调己方武器不是“空把式”,叶昊这是故意在暗示徐仁杰不要乱动心思。

    “可以告诉我是哪个战士透露弹匣是空的吗?这样的行为我必须提出批评!”

    相当严肃的征询发问,叶昊这扯谈本事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说起谎来端是比正常人还叫人难以察觉他的异样。

    “好!老叶啊!做人呢,本分是最重要的。能在这末世求生过活下来的你觉着有几个是傻子的?我话已经说的很明确了。我只是希望你们能说话。我不会追求你们的目的。既然你这么肯定自己军人身份。ok,那就不妨就请你外面兄弟进来一叙。”

    说着话,老徐将手台朝桌上一搁。那意思很明显,就是叫叶昊通知外面人手进入村落。

    机会就摆在叶昊跟前,只要他愿意,他便可呼叫外面人马冲击进入。

    老徐这么做多少有些冒险意味。

    不过老徐并不害怕,一则,叶昊在他手上,他相信似叶昊这样聪明的人。应该不会傻到拿自己小命开玩笑。

    二则,对方堵在村口的两车已在己方控制下,且上面人员已经坦白他们身上武器弹药基本都是空夹。

    现在与幸存者团队来说。唯一有威胁因素就是那余下两名敌人。

    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叶昊真能把那余下敌人给招过来,倒也省了老徐派人外出搜寻的麻烦。

    所以对于老徐来说。无论叶昊做出怎样选择。他都无所谓。

    而对此叶昊确实有些头疼。

    对方现在到底掌握了己方多少资料,这点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可叶昊却是丝毫不清楚这点,这让他很难对局势做出判断。

    无法判断局势,自然就难以确定策略。

    然,叶昊也确实有两把刷子:“看来老徐你是赌定不信任我了。也罢,为了军人荣誉,我就破例一次!走,我带你们去外面核实。不过你应该清楚。我这么做是不合规矩的。”

    “是啊!不合规矩!可这有什么不妥的呢?条例明文规定,任务行动期间不可喝酒。不可让任何人接近军事设施,不可向人展示武器装备。可老叶啊,这些你的部下不全都做了嘛。既然都做了,再违点规似乎也没什么呀。再说了,这天高皇帝远,我们也不会告发。你就权当给战士们补补教育课好了!”

    不带骂字吧老叶讽刺了一便!

    是啊!如果华夏军人都如他属下战士那般纪律散漫,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城的历史悲剧怕是早就重演了。

    “这……”叶昊无言以对,最后只能是借口战士缺乏训练搪塞过去。

    随即他再次开口道:“走吧!我现在带你们出去核实!以证明我所言非虚。”

    老徐当然不介意随叶昊走一趟,但如此一来,这“游戏”便是失去了“乐趣”。

    为了进一步揭露叶昊一伙的真实面目,老徐咧嘴一笑道:“呵呵,何必那么麻烦,老叶你若是有心核实,大可叫战士入伍检查即可。”

    “那恐怕不行!”这回没有丝毫犹豫,叶昊直截了当给出否定答复:“外面的车辆必须有人守卫,那些东西若是落入歹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喂!姓叶的!你他娘的啥意思啊!啥叫落到歹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你说谁歹人呢?”

    “唉!大壮,怎么说话呢!我相信老叶不是那个意思。”呵斥完魏大壮,徐仁杰耸耸肩膀:“他性格就这样,你别介意!不过呢,大壮说的也没错,咱这穷乡僻壤,你们还是头一批来客。放心,不会有人动你们的装备。”

    “抱歉,条例规定,这是大事儿,我不能照办!如果老徐你们真的信不过我们,觉得我们是威胁,那我们走了便是!”

    说完!叶昊便是站起身子,大手一摆:“我们走!”

    “唉!何必那么着急呢!”老徐手台同时,胡晓东当先一步,一把按在叶昊肩上,随即后者便在大力驱使下落座回凳。

    而魏大壮呢,也是横身在窗前一档,两名想要下床更衣战士便是被他生生拦在了穿上。

    “喂!老徐,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面色不善,叶昊一改之前的儒雅,一双眼睛登如铜铃。

    “别紧张,拿起手台,老叶不妨先和外面弟兄通个话再走不迟。”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继续游戏下去已无意义。

    无疑,老徐是打算给叶昊摊牌了。

    叶昊不确定的望着横摆在桌的手台,他也是感到了危机降临。

    “请吧!”老徐探出手掌,示意了个“请”势。

    叶昊无奈之下,撂过手台。

    不知为何,手台入手刹那,叶昊只觉烫手。

    “为什么要我和外面通话,你们到底,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我们能干什么!不过就是想请老叶和外面兄弟沟通一下,难道叶兄不想知道外面兄弟的情况吗?打吧,相信我这对你接下来去留决定会有帮助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