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留下?(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留下?(二)

    “风险与利益从来都是并存的,叶昊这些人本身是不安定因素,但老赵别忘了,咱们目前首要任务是什么?是大建设,村子围墙的建造速度你是最清楚。『,想要完工还需不少时日。所以这个时候如果能把叶昊他们囊括进来,效率方面自当事半功倍。包括日后很多建筑工作,完全可以驱使他们操作。”

    “你的意思是叫他们当苦力?”

    “呃……老林啊,你这么理解也可以。不过……呵呵,明面上咱们还是不要这么说。不管虚请还是假意,我们都还是该尽可能与他们保持良好的沟通和接触。至少表面工作要做到。若是最后能感化改变他们,那倒也未必不能真的接纳他们。毕竟,村子的持续发展终究是要落在人的身上。单靠我们这些人显然不够。多些人,不管是日后外出搜集物资,还是村落防护都要从容些。遇到突发事件,咱们也不至为了人手而紧张。”

    点了点头,但很快林俊夫又摇了摇头:“理是这么个理,可这批人放在家里终究叫人不放心啊。你说万一他们……”

    “呵呵,老林,这方面只能我们多加注意。不管反过来说,如果咱们连这7个人都搞不定,日后遇到更麻烦局面恐怕……呵呵,咱们也可以把它当做对咱们一众考验和练习。你知道家里兄弟待的久了,警觉意识总会差,现在放着七人在家客观上是危险,但实际也可增强大家伙的忧患意识。”

    随着唐小权这席话出口,老赵,老林渐渐有被说服的迹象。

    “当然咯,最终决定,还是要看老徐。老徐啊,你和叶昊接触时间最长,他手底下人也属你接触最多最全面,所以到底怎么做,你应该最有发言权。怎么样,透过了解。你觉着的这些人是该杀?该驱?还是该留呢?”

    绕了一圈,问题回到老徐跟前。

    对此,老徐没有表现出太过烦恼,他的心下早有定论。

    适才不过是想听听众人意见,以好综合参考做出决定。

    清了清嗓子,老徐不徐不缓总结道:“几位说的把各方面都考虑到了。对于叶昊这批人,除了最后进来的二人,其它都不是麻烦。我同意权子的想法。就驻地目前情况,杀对方。放对方都不妥当,唯有留下用之最为靠谱。”

    “既然要留,那咱们可得好好规划下,必须严格看管好他们这批人。”

    “老林说的对,的确应当看管好他们。不过其实也不必太过紧张。按照老徐适才说的,对方主要刺头在叶昊和最后来的二人身上。那咱们大可把这些人分开治理。最后两人单独住一房间,余下4个住一间,而叶昊和咱们人住一起。这样就不怕他们勾搭在一起谋划事情。除此之外。平日,咱们应该有意识去拉拢那些意识薄弱的家伙。争取从内部瓦解他们。”

    “要得。小唐说的这点我赞成。这帮家伙我看了,私底下根本就不团结。他们凑在一起更多只是为了彼此需要,之间的关系纽带没那么坚固。只要施以小恩小惠多半就能瓦解。”

    “恩,除此之外,那两批人住所外要加装监控探头,监控室确保24小时有人。特别要关注几人动向。至于平时交往,需要给大家提个醒,瓦解他们同时,也不能放松警惕意识,尤其是独处时候。一定要格外注意。至少在目前来说,他们仍旧要被列位危险人士!”老赵,老林的双双补充将方案再次完善。

    搞定这些,老徐最后拍板:“好!那咱们就留下他们,现在我去和他们会会,想来他们也非常想和我谈谈。”

    “呵呵,估计屋里有几个已经吓尿了,老徐你还是赶紧去,免得明天洗裤子可是要给尉泱妹子她们增加麻烦啊。”老林略开玩笑附和。

    “你啊……分头行动吧,老林你再去外面巡视一遍,老赵准备点热水夜宵给弟兄们送去,今晚大家得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叶昊他们还有保留。”

    “恩,不过村口那两家伙怎么办?要不要押会村里?”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老林觉着是不是该彻底收网了。

    老徐在短暂权衡后摇头否定:“不!外面的人咱们暂时不动。万一叶昊还留有后手,那两人就是咱们的掩护。”

    “好吧,我明白了!咱们走吧!”

    随着老林,徐仁杰来到叶昊所在屋子。

    轻敲几声门后,内里传来胡晓东的质问。

    老徐应了一声,随即被放进入。

    好家伙,因为后续人员加入,此时的小屋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叶昊一众被魏大壮等人勒令在墙角挨个坐着。

    胡晓东,温泉鑫各持一把q械对着他们。

    尽管叶昊一众无从知晓胡,温二人手里枪械是否有子弹。

    但那黑洞洞枪口所带来的威慑还是叫得他们不敢动弹。

    “各位应该都见过面聊过天了吧,怎么样?说说感受吧?”老徐略带调侃的拉过椅凳坐了下来。

    最后进入的莽汉随即开口:“兄弟,别整那些没用的了,你们到底想把咱们咋样?”

    “呵呵,你觉着我们应该把你怎样?”撩过茶壶,老徐慢条斯理给自己倒了杯清茶,话锋语气带着几分轻蔑。

    这是心理战术,饶是他已经决定留下对方。

    但这个时候无疑是最好考察对方性格的机会。

    毕竟,大建设终究有完工一天,这些人的去留终究还会被提及。

    “我觉着?我觉着我们之间没起啥冲突,你们不愿提供物资也就算了,没必要这样对咱吧。”

    “是啊!大道两边,各走一边,大家都是幸存者,你们何苦为难我们呢?”

    看来己方的判断没错,这后来两汉的确比较刺头。

    不过对于刺头,老徐可是从未怕过,他在连队对付最多的就是各地选派上来的精英刺头。

    抬起清茶,老徐望着内里漂浮的茶叶,轻吹了两下,继而淡淡道:“老叶,你什么想法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