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有胡晓东这个得力助手,的确是省了老徐不少口舌。『,

    离开后,老徐给华表,段成伍去了消息。

    老徐命令二人继续留守村口车内,他必须防止叶昊一伙还有后手。

    没办法,末世之下,人心难料,尽管已经验证审查过多次,老徐仍然不敢百分百相信叶昊一伙。

    这也是他为什么最后决定留下对方原因之一。

    因为只要对方在自己手上,叶昊外面可能存在的后手就不敢贸然发动攻击。

    至少在今晚他们不敢!

    就这么一夜在惊心动魄中翻篇过去,当天边再次泛起鱼肚白,坚守一整夜的幸存者们终于可以长吐一口气。

    白天视野开阔,已经没必要设立暗哨。

    老徐撤回了忙碌一整夜的胡晓东,霍元凯等人。

    完了,召回在外的华表,段成伍。

    至于那两个车内汉子老徐直接丢给了叶昊,他相信后者会妥善为其传达目前形势。

    而与老徐来说,是抓紧把匪众三辆车给彻底排查,以好统计放在其中的武器弹药具体数量。

    结果还算令人满意:

    q械方面,7把95式自动步q。一把********步q。5把**手q。

    弹药方面,几乎可以忽略,不过总数加起来也有十来发。

    车辆方面,一辆东风勇士,两辆越野吉普。

    油料:各油箱加起来足有百来升柴,汽油。

    物资补给:叶昊一众倒是没有撒谎,他们车内多备吃喝物资基本已经告罄。

    其它诸如作训服。无线电也皆有若干进账。

    综上,原本来村子诈骗物资的叶昊一众。反倒成了送财童子。

    “发财了老徐!”望着清单上的一排数字,老赵这个“守财奴”那是两眼冒光啊。

    老徐笑笑。着手拍拍老赵肩膀:“把武器收你们房里,放安全点。另外吧忠瑜,宝春叫过来,让他俩把车子彻底检查下。”

    “得嘞,这些宝贝我会放好的。我先过去。”

    “恩,麻烦你了老赵。”

    送走老赵,老徐招过雷瞳,华表。

    “雷子,华表。你们两个出去外面探探情况。如果发现有活人活动,立刻和家里联系。”

    为了保证没有敌人残余,老徐觉着还是叫自家兄弟亲自出去巡察一遍较为放心。

    闻言的雷瞳,华表应声领命,双双携着装备,架上面部行了出去。

    似这般安稳的度过了早上,临近中午时分,外出巡察的雷瞳,华表驱车返回。

    抵达存在后。他们第一时间找到老徐汇报工作。

    “怎么样?外面情况如何啊?”

    “我们去了叶昊昨晚给出的地点,那里确有车辆停驻痕迹。从车印来看他应该没有撒谎。完了,我们又前行了十来公里,周遭也一切正常。并未发现活人移动踪迹。”

    “恩。知道了。辛苦你们了,赶紧去屋里洗洗吧,待会儿吃饭。”

    有了雷瞳。华表反馈的情况,老徐终于是可以稍松口气。

    因为外面情况与叶昊所言属实。就更进一步表面对方的合作诚信。

    这点非常重要,也是事关驻地安全关键所在。

    午饭时分。老赵就下午工作做了安排。

    “怎么样,昨晚几位休息的如何?”老徐一边吃着碗里饭菜一边以闲聊方式朝叶昊一众抛出问题。

    此时的叶昊团伙被幸存者团队队员分隔在三桌,这是老徐私下给队员下的指使。

    想要搞垮一个团队,最好办法就是减少他们之间情感沟通。

    所以,老徐给队员总共下了三点指示。

    一,留意观察对方成员行动。

    二,有事儿没事儿就分隔找他们单人活动。

    三,尽量刺探他们的过去。

    总而言之,就是在保证自身安全情况下,去同化对方,并对对方成员进行评估。

    为了让效果达到最大化,老徐还吩咐老赵,老林每日和家里队员进行沟通汇总。

    将队员从叶昊一众那边了解的情况进行罗列汇总,以好给对方每个人评级,掌握他们的真实状态。

    这点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老徐对于叶昊一众现在更多是一种利用,他并没把对方当做家人。这些想来叶昊一众也多少有些了解。

    但同样的,现在利用,不代表以后不能吸纳。

    老徐眼下做的就是未雨绸缪,若是真到了那天需要踢人出村子,那么现在掌握的资料就是参考和佐证。

    叶昊这边的汉子们显然没有考虑那么多,对他们来说昨夜所经历一切就跟做梦一样。

    本来必死的棋局,最后竟然奇迹存活,还得到了比过往“流浪”生活更好的出路。

    所以几个汉子想也没想,纷纷回应:

    “还成!”

    “挺好的!”

    “比在外面睡强多了。”

    “是啊!总算不用担心丧尸夜里偷袭攻击了。”

    “老叶,貌似没有睡好呀?”徐仁杰此言一语双关,话里透着深意。

    聪明人无需过多明言,叶昊随意耸了耸肩膀,略带玩笑的回复道:“是没睡太好,光顾着听老赵的打击乐了。”

    “哈哈哈!”场上一阵爆笑。

    老徐点点头,附和的摆出副理解模样:“这个……慢慢习惯就好了,大家都是过来人,呵呵。”

    寒暄完毕,老徐步入正题:“既然大家都休息的差不多了,下午咱们就得继续开工了。几位兄弟都是新来,对咱们这儿可能还不太了解。我们呢,现在正在对村子进行围墙工程,你们也看到了这村子周遭没有围墙保护,安全性方面不是很可靠。尤其夜间,能见度低的情况下,很容易被丧尸和别有用心歹人偷摸进来。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行了,老徐,有啥需要我们做的,你就直接吩咐得了。”莽汉话中米粒还没咀嚼干净便是含糊叫喝一嗓。

    老徐顺势接茬:“好!那我就做下安排,你们呢,分成2组,一组跟着老赵围砌城墙,一组跟着老林修缮房屋。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

    相当明主的征求汉子的意见,但实际老徐已然是将他们拆分开来,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