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浴室的异响(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一十四章 浴室的异响(上)

    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唐小权极为伤神地捏了捏自己的四白穴。

    不可否认,尉泱的饭菜的确诱人,比之他过往所做的“清汤寡水”那是要强上百倍,但问题是……她的这顿饭菜至少消耗掉了众人原定计划内两天的粮食储备。

    这也即是说,己方昨日所提的行动已是到了迫在眉睫必须做出定论的时刻了。

    对此,唐小权真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

    “喂,小唐,你怎么了?是不是……这些饭菜……不合胃口啊?”缓缓放下手中的碗筷,尉泱不太确定的问道。

    “啊?”正思量着生存大计的唐小权,忽闻耳际传来声音,不经意间竟是失声应了一声,不过旋即他便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没事!没事!那啥,小尉,我这兄弟就这毛病,没事就喜欢装深沉,以前搁学校那会儿,他就总爱胡思乱想,还有你是不知道他看的那些个书哦,都是啥来着?……啊,对了!都是有关心理学的!所以吧,这心理学书看多了,他就烙下后遗症了!”

    “啊?这个……看心理学书也会留下后遗症?”好奇的转过脑袋,尉泱显然是没意识到王强话中透着的那抹调侃。

    “当然咯!你难道没听过那话嘛?”见得尉泱接茬儿,王强更是来了兴趣,要知道啊,平日里,但凡争论斗嘴,他总是落于下风,所以今日难得逮到个逆袭的机会,他怎会轻易放过呢。

    继续保持着一本正紧的态度,王强一边朝向嘴里送着秘制花生,一边在“嘎嘣嘎嘣”的咀嚼声中,肃然的说道:

    “那句话是这样说的,这个心理学的书啊,看多了就容易把人给看神经了,比如现在小唐同志所变现出的现象,就属于这个叫……叫,啊,对!叫典型性过度阅读心理学综合后遗症。”

    胡乱编凑了个名词,王强有板有眼,不着一丝笑容,就跟个专业人士在出席讲座一般。

    只不过,待得他的这番话落下,尉泱那张俏脸已是被逗得前仰后合,合不拢嘴了。

    很是无语地怒瞪了王强一眼,唐小权本能地就愈开口反击,但当其瞧见女孩儿那抹由心而发的笑容后,他又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这顿晚饭,大家吃的出奇的开心,不仅是源自于美食的刺激,更是因为尉泱的加入,使得这个原本充满爷们阳刚之气的团队,终于是融入了那么一丝女性的柔和之美。

    要不怎么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呢!

    众人席间皆是各使招数,什么幽默笑话;奇人异事;经历见闻;总而言之,那是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是不亦乐乎。但究其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博尉泱一笑。

    当然在他们这般竭力的努力之下,效果自是斐然,尉泱确实表现的很开心,只是没有人知道,在她那副开心的外表之下,落寞与悲伤始终未曾改变。

    饭闭过后,众人又是打了会儿扑克,而在此期间,尉泱竟是发现他们居然在以洗衣作为赌注,好笑之余,也是提出了由她来负责所有人员衣物清洗工作的请求。

    对此,众人求之还不得呢,哪里会有什么异议,当即全员一致通过了由“尉泱同志担负洗衣工作”的重要决案。

    午夜,蛐蛐伏在丛间,发出阵阵低鸣,唐小权和阿城傻愣愣的倚在墙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摆着手中的纸扇。

    由于储物室腾给了尉泱使用,所以眼下的唐杜二人只能是窝在玄关,坚守着这难熬的夜晚。

    约莫到了凌晨3,4点的样子,日渐疲困的唐小权忽然听见洗浴间内发出了些许悉悉索索的声响。

    一开始,他也并未在意,只当是同伴起夜不小心碰触弄出的声响,直到那记清喝响起,他才赫然意识到浴室出状况了!

    顾不得叫醒睡如死猪的阿城,唐小权提着手里的菜刀便是急匆匆朝向浴室奔了过去。

    毫无疑问,他的这般做法是极其危险的,但他还是一反常态的做了,原因为何?

    因为此时此刻,唐小权想到了曾经某个人,某个同样是在夜里却因变异而惨死的人。

    难到尉泱她也……

    不敢朝下去想,但是女孩之前在救护车旁一瘸一拐的模样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在唐小权的脑海里。

    不要!千万不要!带着心下的祈祷,唐小权脚下的步伐更是加快了几分,几乎顷刻他便来到了浴室的门口。

    着手轻轻一推,浴室的房门在发出一阵细微的“吱呀”声后,终于是缓缓的打开了。

    而随着房门的打开,一个匍匐于地,隐隐而动的娇柔身影逐渐映入了唐小权的眼帘。

    “是谁?你是……小唐吗?”对方略带质疑的问道,但落在唐小权的耳里却无疑于天籁之音,令得他如释重负地长吐了一口气。

    毫无疑问,丧尸不会说话,所以……

    “我!是!是我!”着手点上一根蜡烛,摇曳的烛光中,尉泱正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

    “你这是怎么了?”赶忙上前一步,唐小权适时的递出了自己的胳膊。

    “哦,没什么!我,我,我只是……那个~刚才太黑了,没注意,所以……就摔倒了!”

    眼神飘忽不定,话语也是前言不搭后语,尉泱略显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唐小权的注意。

    “你,确定没事?”不置可否地轻问了句,尉泱几乎未做考虑的便是肯定答道:“没事,我真的没事,呵呵!”

    可是,就在她话音落下的同时,其面上的一双眉尖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下。

    而这个细节不偏不倚刚好落入了唐小权的眼中,后者当即是想到了什么,旋即目光下移,然后便是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一个足有拳头大小的红色肿块,正突起在女孩右腿脚踝的外侧。

    这该是多么疼痛的一件事啊!唐小权真不知道女孩这段时间是如何忍下这般痛苦的!

    难道说女人的抗疼能力真有那么强?唐小权今夜当真是大开眼界了,同时他也为尉泱的这份韧劲兀自在心下竖起了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