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试探是必须的(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试探是必须的(八)

    “停下了?他在做什么?”听手台内华表声音略显惊异,加上本身空气中的电干扰,老徐心揪的脱口问道。√∟,

    “他,手在兜里摸着什么……摸出来了,是,是根香烟,连长,没事儿,他是在抽烟!”

    “呼~”华表的大喘气叫的车队一众那是虚惊一场。

    根据前方传回的汇报,老徐大致可以推测汉子心理。

    对方一定是在哨所吃喝了东西,然后尿急外出上厕所,就进上后又犯了烟瘾,于是就顺势在外点着了香烟。

    事情诚如老徐预料的那样,点着烟的汉子没做其他事情,一路砰吐着回了哨所。

    接下来一切又一次进入到了无聊静默中,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样子,沈炼从屋里走了出来。

    出来后,沈炼冲隐藏暗处摄头比了个手势。

    华表见后,马上手台通报:“连长,小沈出哨所了。他手势告诉我,哨所内一切正常。”

    “好,收到了!沈炼离开后,你们格外给我盯着哨所,注意叶昊他们是否有啥小动作!”

    “明白!”

    还是事前拟定好的套路,在守夜开始进入常态后,沈炼会提出外出巡视要求。过往幸存者兄弟一起,那都至少2人在外活动。

    毕竟,夜里不比白天,视野相对差些。

    但今日,为了给叶昊一行人有足够时间私下谋划覆权大计,沈炼故意独自行处,目的就为给叶昊他们营造环境。

    沈炼一走。叶昊和其同伴便是彻底离开了监视,此刻他们想要谋划什么。完全自主。

    所有幸存者团队成员都焦急等待着,这是一种非常奇葩的心里状态。想来很少有人会为等待旁人攻击自己而产生期盼和焦虑。

    然,这恰是目前幸存者最为真实的心理活动。

    老赵,温泉鑫两间屋子也都收到了自华表处传来的通报,屋里人皆是做好了战斗准备。

    不止是这些一线的守夜成员,饶是被告知回去睡觉的尉泱,赵丽娜等女性,此刻也是人躺在床,心守在外。

    没办法,人终究是个情感动物。当其心下知道有危险潜伏时候,若是还能安稳睡觉,说实话那人要么是傻子,要么心大的足可“海纳百川”。

    沈炼在外慢悠悠的晃荡着,看似悠闲的步资,实际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保持着足够的戒备。

    似这般在院内绕了2圈,沈炼不得不折返回屋了,因为继续晃荡下去。怕是会叫叶昊察觉不妥。

    “连长,小沈回屋了。”

    “ok,下面应该会换叶昊的人出来,他们刚在屋里待了那么久。要是打算行动,应该商量好了对侧。你们继续观测哨所动静,有异样及时发信号救援。”

    无疑这个时间点沈炼回屋那是带有极大危险的。

    毕竟。在远离一切监控视线,你根本无法知晓叶昊和其同伙在哨所内商量了什么。

    他们很可能已经做好了对沈炼下手的准备。而只要沈炼一出问题,他们立马可以对村子事实突袭。

    老徐的心又一次揪紧。不过他还是对自己训练出的部下抱有足够的信心。

    只不过信心再大,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等待还是叫人着急。

    可时下,老徐能做的只能是紧握手台,静静等待前方的回报。

    “连长,出来的是叶昊!”

    叶昊!?

    “好!盯紧他,我要他所有行动的回报!”

    “明白连长,他现在刚出哨所,正在步行。”

    叶昊可以说是老徐最为担心的人物,坦白讲如果对方团队少了叶昊这个家伙,那老徐可能就不会折腾这么大阵仗,搞出这般戏码来。

    唐小权当时提议试探叶昊团伙,其根本也是因为叶昊。

    没办法,实在是叶昊此人城府太深,你真的很难从沟通谈话摸清他的心思。

    所以对付似这种天生善于揣摩人心思的家伙,只能利用真实的假象迷惑他,骗他就范。

    “他现在路过了村长室了……他脚步放慢,似乎在观察房子……”

    华表按照老徐要求,尽职尽责做着现场报道。

    “他想干什么?该不会是在打老赵他们的主意吧!”

    窝在后车厢的越贵山一句话说的众人心情复杂。

    魏大壮直接是操起了手里的镰刀,有些按捺不住的骂咧叫道:“按俺的意思当时就不该留下他们,当初要是把他们弄走了,哪来这么多麻烦事情。”

    “老徐他啥意思啊,这都火烧屁股了,还等啥,赶紧回去啊!不然再拖,等他们动手,那就迟了!”毕大虎和驻地留守人员也是感情颇深,一听叶昊有要行动迹象,登时是坐立不安。

    眼瞅着后车厢有要暴走迹象,唐小权赶忙出口安抚:“大壮哥,老毕,你们先冷静下。事情还没到那么遭,目前还没明显迹象表明叶昊想要动手!”

    “权子,你这叫啥话!?啥叫没明显迹象表明他们要动手?难道还非得等他们拿枪架在咱自家兄弟脖子才算数吗?”毕大虎显然对唐小权的安抚非常不满。

    对此,唐小权并不生气,他知道老毕之所以这么火冒三丈全是基于对驻地兄弟的感情。

    这正是他们这只团队赖以生存的根本。

    “老毕,不用担心,叶昊他们手里家伙都是没用的烧火棍!他们要是真敢突袭村长室,我可以像你保证,绝对伤不了老赵他们一根汗毛!”

    “烧火棍!?你,你这话啥意思?”

    只有少部分人知晓老徐对叶昊手里枪械做了手脚,所以此刻听闻唐小权言语,皆是愕然呆愣。

    “呵呵,就和话里意思一样,他们的q啊,根本打不出子弹!”

    和众人简单说明了详细,大家伙这么一听,尽皆松了口气。

    老毕略显郁闷拍了唐小权背脊一下,随即责怪的嗔道:“你小子也不早跟你毕叔说,害我白担心那么久。”

    “呵呵,是我错了,老毕!大家不用担心,这次行动,我们做了完全的准备。”

    话虽这么说,但唐小权心下明白,再完全的准备也难保有疏漏。

    毕竟,实战可能发生的事情永远要比站前推演复杂的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