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试探是必须的(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试探是必须的(十一)

    闻得身后动静,雷瞳本能扭转过身,见华表再次醒来,不由问了一句:“怎么华子,冷的睡不着吗?”

    “嘘~”没有回复雷瞳的提问,华表着指做了一个静声手势。?.?

    他这个动作叫的雷瞳警觉蹙起眉毛,无疑,这个节骨眼,华表做这么个手势绝对不是要和他寻开心。

    而在示意完雷瞳静声后,华表又是扫开适才放在脑下做枕头的背包,然后侧耳贴在地面。

    贴了几秒,华表伏起身子,反手伸向雷瞳:“望远镜,快!”

    这回胡晓东也是被华表动静给吸引过身,在见了对方异样体位后,同样察觉到了不妥。

    搞不清状况的雷瞳赶紧是把手里望远镜给华表递了过去,接过的华表举镜朝远处探望。

    当下,胡晓东也立马有样学样,操起手里望远镜随华表所移方向望了过去。

    可镜头中并没出现什么可疑动静。

    “华子,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雷瞳小声问了句。

    随即胡晓东随声附和:“是啊!可看镜头,前方没什么异动啊?”

    华表将望远镜放下,显然他的探寻也是徒劳无果。

    “可能是我多心了,刚才睡下,耳朵帖子背包,我感觉好像听到了地颤声,我估计是有车过来,所以……不过现在没事儿了,应该是我幻听了。? ?w?你们继续监控吧。”

    虚惊一场,不过没事儿终究是好的。

    华表重新将背包去过,刚愈躺下。不曾想段成伍紧接发出警告:“不!不对!华子,你没出现幻听!地表是有震动!”

    适才听闻华表情况的段成伍第一时间附耳贴地确认。而他听的结果与华表无二。

    对此,胡晓东赶紧如法炮做。只是他并未听到半点华,段二人口中的“地震”。

    然,不待胡晓东发表质疑看法,雷瞳也是给出了赞同的意见。

    “干!还真有情况!”

    一个人说或许是幻听,二个人可能是附和,可三个人齐齐开口……胡晓东还能说什么?

    不过这还真不能怪胡晓东听错,他确实是真没听到地面异动。

    这很正常,毕竟他和华表等人身份不同。

    对方敏锐的耳朵那是身为侦察兵必备的素质,也是平日长久训练与实战得出的经验总结。

    既然三人都确定地面有异样。那说明这附近周遭却有情况发生。 `

    “你们听到的声音估计是什么?”由于没有任何线索,所以胡晓东只能像个白痴样发问。

    “车子!”几乎是异口同声,华表,段成伍,雷瞳给出统一答案。

    随即,华表,雷瞳相继举起望远镜,再次朝前方举镜探望。

    “胡哥!你盯着监控!其它的我们负责!”

    异响虽然有,但终究没有出现。况且,他们此行主要任务是留守荒草监视村落情况。

    所以不管周围发生什么特别情况,只要不影响本身任务,那就不能移转目标。

    否则就是顾此失彼了。这对一名合格侦察兵那是绝对不能允许和容忍的事情。

    任务永远是第一要务。这是侦察兵必须恪守的准则。

    “明白!”得令的胡晓东收敛心思,重新将目光落到监控屏上。

    他对尖刀三人组非常信任,只要有他们在。胡晓东相信己方足可应付任何麻烦。

    三双眼睛,以点面为界。分边锁定前方区域。

    声音的传递是有时间的,虽然现在三人组没有在镜头瞧见什么异样身影。但这并不代表就安然无事。

    华表时不时俯身探听地面情况,每一次起伏其面上表情都凝重几分。

    因为透过探听他确定,声音是出自车子,并且随着震动愈发清晰,他知道车子离己方愈来愈近了。

    “要不要给连长汇报一下?”段成伍举着望远镜随口问道。

    华表想了想,最终摇头道:“暂时不!免得他们担心!”

    自己这边监控都累的要死要活,可想而知车队那边众人估计快炸锅了。

    所以在情况未有最终确定前,华表还是不想给徐仁杰徒增更多烦恼。

    饶是深处前线没能和老徐接触,但深知老徐性格的华表,还是确定这段时间他肯定精神状态每况愈下。

    必须承认专业就是专业,这不仅仅过了不到5分钟时间,原本还正常无视的视野镜头内便是出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黑色身影。

    紧接又过了两三分钟,黑影渐显而现,那是辆车子无二,待得再过几分,华表已是能借助望远镜的高倍聚焦看清车辆的标致:丰田皮卡。

    “车子出现了!西南方向!”华表发出警示信号。

    雷瞳,段成伍赶紧调转手里“家伙”,全都移动到华表口述方向。

    这一移动,雷瞳马上附和:“看到了看到了!是辆皮卡!你们能看到车尾有几个人吗?”

    “好像是2个?”

    “不!是3个,总共3个人!”

    “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去哪儿?”

    “希望不是来咱这儿!”

    由于车子位置尚远,华表他们还无法确切判定车子要去的方向。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车队朝村子这边进发,那问题可就麻烦了。

    没人能够知晓这辆车上所装人员是干什么的!他们可能是意外路过的不相干幸存者;也可能是四处游荡劫掠的匪徒;更有可能是叶昊在外的同伙。

    以上推断在没有最终落定前,都不能将之排除。

    而对方如果是第一种可能方则罢了,若是第二,第三那可就……

    三人组目前最担心还是最后一种可能,因为就现阶段情况,己方离开这么久,叶昊那头很可能利用手台和外界取得了联系,且这种可能性极大。

    基于以上,你足可想象此刻华表等人的心理紧张状态。

    毕竟,驻地目前空虚无力,饶是老赵一众手里有枪,但一旦开战,对方内外夹击,到时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

    “胡哥,现在家里谁在屋里没出来?”

    通常来说,为了预防叶昊等人偷袭村长室,老赵一直有安排专人待在室内。

    胡晓东仔细确认了下工地在场人员,随即回道:“小温不在外面,他应该在家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