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试探是必须的(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试探是必须的(十三)

    茶水入肚,老赵并未着急放下茶碗,而是借助茶碗掩护,口嘴开合:“尉泱,你赶紧去村口小沈房间把消息传达给他,剩下这里我来处理。? ?w?”

    “明白!”得到老赵确定回复后,尉泱便是撩过一个茶碗,分装一杯茶水,继而朗声道:“大家现在这儿喝着,我去给小沈也送晚热茶去。他昨晚辛苦一宿,早上早饭都没吃呢。”

    说完,尉泱便是兀自离开。

    而老赵则是笑嘻嘻的行到吴超,阿城的队列,先是不着四六的故意大声扯谈了两句,然后背身压低声音道:“不要露出异样表情,你们保持聊天姿态,听我说啊,刚收到外面消息,有个车子在朝咱这边走,待会干活你俩多留个心眼,不要离的太远。我会在后方监控,如果出现冲突,你俩啥也别管,直管朝村长室冲,只要守住那儿,咱们就没事儿。”

    目前工地10人,只有老赵身上有家伙,那是把满胆的92手q,饶是老赵枪法不准,20发5.2mm弹也够拖上叶昊等人一阵的了。

    “明白!”

    情况相当危机,不过老赵反倒没之前那些天那么紧张了。

    此时的他有种大气得喘的感觉,你很难明白这种感觉。`

    这就像是你明明感到肚里有“米田共”要拉,但因为种种原因,总是便秘拉不出来。

    没错!过去一周,老赵就是这种要生要死的感觉。

    现在好了,“肠胃”终于顺畅,眼下要做的就是等待那“临门一脚”,你说他能不有些小兴奋吗?

    况且,外面还有4个兄弟守在外面。远处车队车程回驻地也就十来分钟。

    真要打起来就对方目前呈现的数量那是根本不够看的。

    老赵不禁是有些期待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尉泱那头应该已经给老赵传递过消息了,你那边看的怎样?”胡晓东眼不斜视的发问。

    华表未有回应,此时望远镜镜头中,皮卡已经接近十字路口,接下来他的动作将直接决定他接下来走向。

    所以华表两眼那是直勾勾盯着前方,压根就没听见胡晓东提问。

    与其一同保持观望姿势的还有段成伍。他也是紧张等待车子动向。

    5分钟,最多5分钟时间,华表率先惊呼一声:“该死!那家伙没有拐弯!它照直过来了!”

    “照直!?那不就是冲咱这边来的嘛!”胡晓东猛的回转过头。 `

    华表马上下达指示:“雷子,赶紧给连长去电,告诉他这边情况。”

    刚才不说那是因为情况不明,现在车子直行,就必须电告徐仁杰了。

    “什么!?你说什么!?有车子朝村子方向始发?”一听雷瞳汇报,徐仁杰跟过电似的从凳上弹了起来。

    “是的连长,有辆丰田皮卡刚过村前十字路口。真在朝村子公路驶来。”

    “目前能确认对方人数吗?”

    “目前观测结果,保守估计4人。”

    4人,嘴中默念一句,老徐随即追问:“村里现在什么情况,叶昊他们在赶什么?”

    “在工地呢,和老赵他们在一起。”

    “你们和老赵联系过吗?有通知他们外面情况吗?”

    “已经联系过了,老赵他们已经收到消息。”

    听到老赵那边已经收到消息,徐仁杰悬着的心稍微落下了下。

    “行了。我知道了,我们马上折返!你们那边盯紧点。随时注意车子动向,保持联系,完毕!”

    雷瞳的汇报,透过手台全车都清晰得知。

    老徐这边通话结束,那边各车的催促,闻讯便是相继传来。

    “老徐。赶紧走吧,肯定是叶昊外面帮凶来了。”

    “我当时就说那家伙不老实,怎么样,现在验证了吧。”

    “他们这次等了这么久,肯定是有备而来。咱们别在窝着了,出发,出发!”

    ……

    没去理会手台里的抱怨催促,老徐相当沉稳的首先下达回城命令。

    车子相继发动后,开始冷静思考接下来的应对措施。

    无疑,老徐也是做出了上文提到过的三个有关车子人员推断。

    但不管哪种,叶昊同伙的威胁性最大。

    遥想这些日子叶昊等人的反应,第三种可能也是最高。

    厉害啊!我们这边设计一套真实的探查陷阱。

    那家伙反其道行之,利用我们设的陷阱,以假象迷惑之,然后私底下与外界同伙取得联系,并伺机蛰伏,在我们麻痹大意,精力耗损情况下再行发起袭击。

    如果这些真的成真,那这个叶昊可真就是太过厉害了。

    除此之外,老徐还推断一种可能。

    那就是叶昊确实没想过搞破坏,但他还是撒了谎,他隐瞒了外面还有同伙这点。

    而他们那晚被俘,残留在外的那双眼睛,目睹了全过程。

    但碍于驻地安保全面,没有贸然行动。

    直待近期瞧见车队大部离开,才绝对闯村救人。

    但不论是叶昊有意勾结,还是外围人员意图为之,皆是对村子造成威胁。

    这些人留下都是祸害,必须将之除去。

    就在老徐做好准备与叶昊同伙正面硬刚的时候,唐小权突然从后呼叫:“老徐,老徐,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闻得唐小权声音急促,老徐收敛思绪,终于是拿起手台开口回复道:“我是徐仁杰,权子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老徐,我考虑了一下,目前……”

    将老徐心下所想三种可能一一复述,并提出自己观点,老徐听后随口附和:“你和我想的一样,叶昊他们这么做也好,咱们刚好可以一网打尽,免得留他们在外面,始终是个祸害。”

    “是老徐!如果真是叶昊的同伙,那咱们这次没啥好说的,绝对不能手软。不过啊,还有种情况,我们也得注意,就是如果不是叶昊的人,对方也没进攻咱们驻地。咱们也要做好接洽准备。”

    路过村头前方十足岔路口,进了乡村地界,那是一条笔直的双向车道,中间两侧除了田地就没有它路,而眼下外出车队赶回驻地救援势必会和未知皮卡正面相遇。

    所以唐小权所想说的,就是两车交汇后该如何应对。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