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浴室的异响(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一十五章 浴室的异响(下)

    佯作视而未见,唐小权轻轻将尉泱搀扶了起来,并且只字未提适才所见后者脚踝肿胀的事情。

    当然,这倒非是唐小权害怕麻烦不愿提及,而是在他看来,对方既然有意要隐瞒此事,那定然是有着她自己的道理。

    而从其过去数个小时的表现来看,唐小权认为,尉泱之所以这么做,多半是因为她不愿让众人担忧,不想成为众人负担才刻意瞒下此事的。

    真是个要强的女孩啊!再次心下暗慨,唐小权扶着女孩回到了储物室内。

    “那个~蜡烛就摆在浴室的洗脸池上,要是晚上去那儿太黑,你就把它点上。哦,对了,这个火机给你。”说话间,唐小权便是从兜里掏出了个火机,并将之搁到了壁柜的夹板上。

    待得交代完毕,唐小权也不好意思多待,毕竟啊,再怎么说这也是人家女孩的香闺,你一大老爷们,深更半夜搁着杵着多有不便。

    所以,挠了挠脑袋,唐小权道了声“晚安”,便是迈步朝外行了出去。

    可就在他将要走出门口,掩合房门之际,其脚下的步伐却是突然一滞,继而……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记得你之前有说你是个护士,对吧?”没由来的开口一问,唐小权微微偏侧过脑袋,没有人知道他此时问出这席话的目的所在。

    “呃~是倒是,只不过……“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尉泱的话语略显羞涩:”只不过……我还只能算是个实习护士,呵呵!”

    “啊~实习护士也是护士嘛!这样~你回头看看,在你沙发前的那个小柜里,有一个急救箱,我想把它交给你负责。你知道的,我们其他人基本都是医盲,所以无论如何,这个“团队医生”的职责你都得应下啊!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有什么话咱们明天早说,祝你好梦!晚安!”

    “可是……喂,等一下!”

    佯装未闻地走出了储物室,唐小权未及女孩把话说完便是迅捷的将房门掩合而上。

    房间内,尉泱缓缓的将头抬起,那张隐没在黑暗中的俏脸逐渐浮起了丝浅浅的弧度。

    “谢谢!”

    女孩知道对方是故意对自己说这番话的,其目的就在于想帮自己树立信心。

    只是尉泱仅仅只猜到了一点,还有一点她却完全没有意识到。

    待得跺出房门数步之后,唐小权忽然如鬼魅般又是悄然折返了回来。

    继而他凑身紧贴上房门,就好似个**大盗附耳聆听起耳边香闺里的动静。

    他在干嘛?他想干嘛?很明显,诚如上文所言,他就是在聆听屋内的动静。

    因为啊,他想确认,女孩是否会在他离开后,利用他适才所告知的医疗箱为自己上药。

    毕竟,尉泱不想让旁人知道她受伤这件事情,所以唐小权干脆将计就计,以着“围魏救赵”的方式对其施以援手。

    如此一来,他既可以保护对方的**,又达到了治疗她的目的。

    一时二鸟,这便是唐小权临行前道出那席话的另一层意思。

    那么接下来,就得看尉泱本人,如何做出决断了。

    隐隐听到沙发表面那因摩擦而发出的“沙沙”声,紧接着唐小权便是听到挪移脚步的动静,而当其闻得那抹轻微的掀柜取物声后,其面上紧蹙的眉头终于是得以缓缓的舒展了开来。

    “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不出意外的话,身为护士的尉泱应该会妥善处理好自己的伤势。

    所以,唐小权便是拖着倦怠的身形,重新回归原位,继续他那漫长且又难熬的守夜工作。

    次日,天还未完全放亮,但幸存者所待的小屋内一道靓丽的倩影却已然是早早的忙碌了起来。

    尉泱不喜欢睡懒觉,因为她每天都要赶在晨曦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升起之时,为自己已故的母亲做上一番祷告。

    这是她打小便有的习惯,几十年都未曾改变。

    但是,今天她却没有这么做,因为当朝霞染红天际的时候,她依然待在厨房操持着,没有任何挪步观日的意思。

    缘何?

    说起来,这是一个相当复杂且难以抉择的心理过程,在历经了一夜的思索与斗争后,尉泱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儿。

    什么事呢?

    这事儿便是,世道已经变了,自己原先所认知的那个世界已经不复存在。

    所以,要想在眼下这行尸满布,危机四伏的末世浩劫里生存下去,光靠着祈祷与祷告显然是无甚用处的。

    而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尉泱必须做出改变,那么改变的第一步,就是让自己变得坚强。

    于是,尉泱做出决定,从今天开始,她将不再祷告,而是将这份寄托哀思的心化为活下去的动力,不论未来遇到何种艰险,不论将来生活多么艰辛,她都会伴着这颗心,随着身旁的这些幸存者坚强的活下去。

    早餐照例非常的丰富,尉泱为众人准备了自制的简易汉堡,以及热腾腾的水煮稀饭。

    对此,唐小权倒是出人意料的没有表现出异样的情绪。

    当然咯,不表示出来,并不代表他认同了这种做法,只是……

    眼下这个局面,就算他提出异议,众人怕是也不会理会。

    相反,还有可能因此将尉泱刚刚重拾的生活信心给打击到。

    毕竟啊,尉泱并不知道己方粮食供给的紧缺,所以人家好心好心为你做饭,倒头还被说道,这于情于理似乎都有些说不过去。

    所以,唐小权想的很清楚,这事儿肯定要说,但绝对不是现在。

    那么,什么时候合适呢?

    他打算先单独找老大哥胡晓东淡淡,相信有了他的默许和支持后,相关问题应该都能迎刃而解。

    待得饭毕,幸存者们皆是心满意足地仰躺在沙发上,惬意地舒缓着胃里的食物。

    而尉泱则是马不停蹄地转移阵地,那些堆积了一整天,正在浴室里散发着汗臭的脏衣,将是她接下来将要打响的战役。

    客厅之内,吃的满脸冒油的幸存者无趣的闲聊着,唐小权兀自站起了身子,在慵懒的伸了记懒腰后,将目光落到了闭目养神的胡晓东身上……

    ps,下周本书要上两个网站的推荐,所以对本书至关重要,关乎未来的命运,所以恳请书友有推荐票的都砸给我(票是免费的,5级书友都有票条),没收藏的请点‘加入书架‘,愿意打赏的就打点赏吧。果子再次拜谢。

    另:下周照例每天3更(下班码字不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