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再次来袭(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再次来袭(九)

    着着刀把用力一搅,匪众面部扭曲狰狞,他想要嚎叫,可嘴巴却是被只大手死死捂住。☆→,

    枪早在中刀一霎就掉落在了地上,匪众的生命随着华表刀尖不断搅动渐渐流逝。

    最后,终于是两眼一翻,软瘫下来。

    老徐扶着抢手,轻轻将之放倒在地,然后拾起地上ak,将其上弹夹卸掉。

    就在这时,不远处陡然传来声询问:“什么情况?”

    看来自己这边的行动还是叫旁人察觉了,不过华表相当镇定。

    他一边移动步伐离开始发地点,一边佯作低沉的回了句:“没事儿!”

    由于阴雨天气,加上华表有意深沉的发音,对方显然无法从那简单二字辨识出问题。

    反正华表只听得对方骂了句“小心点!”便是再没见得对方有更进一步动作。

    然,对方没动作,华表却是准备行动了。

    他正愁着找不着下一个目标,这白痴居然自己送上门来暴露目标。

    送来的“大礼”,没道理不要。

    华表如法炮制,委身继续摸了过去。

    与此同时,雷瞳也顺利抵达了猎杀阵位。

    在他前方不到50公分地方,负责火力压制的匪众正半蹲在皮卡上。

    自认为躲在车头下方就没事的匪众丝毫没有顾忌自己的背后。

    或许在他看来,对方根本没胆子会跑来这边撒野。

    毕竟他的位置是整个草丛的最高点,他若是出事,那杀他的人就将暴露在群枪之下。

    可他这个自负的想法,注定要成为悲剧。

    没有人协防,雷瞳仔细排查过,皮卡周遭连个哨位都没有。

    由此不难看出,这帮匪众压根没有半点军事常识。

    如此重要的火力压制点,他们居然就这么摆在那儿,连最基本的保护措施都没采取。

    当然,这还真不能怪匪众,如果匪众头目没被端掉,眼下场面想来也不会这么糟糕。

    哦,说到这儿不得不提一下,被火灼烧的匪众头目在一番努力“拼搏”后,最终是在爆炸引起的冲击波下,重创身亡。

    想来这头目也是真够惨的,躲在战场后方,没招谁,没惹谁,挨了三枪废掉手脚不说,完了又被己方点着身子,这还不算,后来又被炸了一下。

    他这一生走的也算是相当“完美”了!

    既然周遭没有守卫,那雷瞳便是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缓步摸到车尾,随即抬脚跃上。

    雷瞳都做到这步了,可那车上抢手居然还是不动如钟,两眼直视前方。

    尽职,只能说这匪众太过尽职。

    唯一可惜的就是脑子不太灵光,否则怎么能在这样紧迫局势下,把自己的后腰完全洞开呢?

    就算队员不提供保护,你自己总得捎带着留神点吧。

    再说了,后面刚刚发生过火烧爆炸,这都搞出这么大动静了,你还无动于衷,不提高警惕,那被杀咱也只能说活该了。

    上车后的雷瞳犹如猎豹般直接扑了上去,接着刀尖稳稳刺出,直接插在枪手太阳穴处。

    应时一股滚热喷出,得手的雷瞳未有停留,马上就地仰倒。

    果然,他刚倒瞬间一梭子子弹擦着头皮飞射袭过。

    车板的厚度显然是无法阻挡ak穿透的,根据枪响位置,雷瞳拽过死翘q手尸体,利用尸体加厚车体厚度。

    与此同时,回转过身,反向匍匐朝车外爬去。

    雷瞳动作很快,不多时便是来到了车尾入口。

    只是雷瞳不知道的是,枪响后,早有名匪众起身瞄准了车尾位置,就等着他自投罗网。

    不过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觉自己布置完美的匪众做梦也没想到,在他的身后一把利刃正缓缓靠近。

    接着他只觉脖颈一阵紧实,完了便是整个人被拉倒在地,未待反应,华表跨身而上,着手短刃一下又一下扎在匪众胸口。

    刀刀致命!伴着每一次刀锋的落下,匪众身子都会剧烈上下起伏一次,五下了毙,再看匪众,早已是脑袋侧歪,没了气息。

    唯有面上那圆睁的双眼,昭显着他曾遭遇的惊恐。

    血水随着雨水迅速染满了泥地,华表照旧卸去枪上弹夹,然后继续挺近。

    而得益于华表的及时出手,雷瞳堪堪避过一次致命打击。

    翻滚下车,雷瞳立刻是就地展开还击。

    此时他身在车旁,相较没有任何掩护的匪众无疑拥有天然屏障。

    可毫无作战经验的匪众还毫无知觉的集中火力朝雷瞳这边开火,对此,雷瞳没有客气,短短1分钟时间,借着对方自己暴露的火光目标,他接连几次点射,便是轻松解决之。

    或许也是料到情况不妥,傻愣愣待在车里的司机终于后知后觉的发动车子。

    因为透过他在车里观察,明显发觉适才还频频闪亮的己方阵地,此刻大半都哑火没了光点。

    而人在占据优势情况下,尚且还能克服恐惧,但当优势没有,且是顷刻之间,那心理的起伏就会叫人本能产生一个念头:逃!

    是的!眼下的皮卡司机满脑子萦绕的就只剩逃了!

    这不能怪他,相信任何人在己方局面占优的情况下,突然之间,莫名其面就被对方扭转,这种急转直下态势,怕是很难叫人稳定心境。

    至于余下的同伴能不能活下,皮卡司机已经顾不得了。

    他现在只希望在所有己方成员都被报销前,他能离开此地。

    没错!皮卡司机现在是打算把余下存活同伴当做自己逃跑的“砝码”。

    车子一动,雷瞳的屏障立马消失。

    可对面傻叉居然没人打他,你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或许是人的本能趋向,亦或是雷瞳这边是在太强。总之车走之后,匪众第一反应不是击中火力解决雷瞳,而是齐齐将焦点落在了始离的皮卡身上。

    “停下!妈的赶紧停下!”

    “你妈的****的,居然自己跑了!”

    这是匪众最后的救命稻草,况且眼下局面一边倒,己方成员不停被击毙,在这种重压之下,己方车辆不打招呼跑了,你叫余下存活匪众怎能接受。

    当场就有一个匪众追上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