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再次来袭(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再次来袭(十一)

    雷瞳不客气上前跩了皮卡司机一脚,后者这才意识到后侧方有人。±,

    他吃力的回转过脑袋,当瞧见来人不是己方队员后,面上立刻浮起抹绝望神采。

    “别,别杀我!救,求你救救我!”

    这脸得厚道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雷瞳默不作声,肃然的脸庞就跟看一个死物样盯着皮卡司机。

    望着雷瞳面容,皮卡司机心下畏惧,但在求生本能驱使下,他还是讨饶的重复着那则几乎不可能实现的话语:“救救我!我的腿被卡住了!求求你救救我!”

    雷瞳确认了下皮卡死机的状况,诚如对方所言,他的双腿却是被卡在了挤压变形的车体内。

    “你确定想要我救你?”雷瞳冷冷问了一句。

    闻言的皮卡死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下忙不迭点头:“确,确定!我,我确定!”

    “好!”唇角露出丝阴冷弧度,雷瞳上前拽住皮卡司机后领,然后着力拉动。

    “啊!”

    刚刚经历的痛楚再次袭来,皮卡司机卡在钢管里的皮肉因为拉扯立马被豁出口子,那种撕裂的剧痛叫的皮卡司机登时便是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可雷瞳视而不见的继续着自己的动作,而且力道愈来愈大。

    “停手!快停手!啊!我的腿!我的腿啊!”

    “你的腿!?你刚差点撞死我的兄弟!罪魁祸首就是这双腿!”

    想到皮卡司机适才撞击华表那幕,雷瞳心底火气那便是蹭蹭上冒啊。

    当下,手上力道再次加大。

    不大会儿功夫,皮卡司机双腿已然是被血水浸透,最后挨不住痛楚侵袭,他直接是昏死过去。

    没用的废物,靠着蛮力将皮卡司机脱出的华表用力跩了对方一脚,然后抬起枪,二话不说,直接是喂了对方一颗枪子!

    “连长,司机已经搞定!”冷漠的向上汇报了一句。

    老徐收到确认后,环视了下战场。

    已经许久没有遭到敌人打击了,看来对方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

    至于有没有残余,老徐倚在墙边高声叫喝:“外面的人听着,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人是你们自觉放下武器,原地投向!二个,你们可以继续顽抗,不过想来你们也是聪明人。现在的局面你们也看到了。我的人会封死进入路口。你们愿意耗,我可以陪你们,不过等天明后我会防火焚烧荒草,如果你们觉着靠躲在里面就能挨过这劫你们大可事实。提醒一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们现在有10分钟考虑时间,现在投降我保你们性命,过了10分钟,那就怪不得我了!计时开始!”

    老徐的话洪亮且穿透力极强,多年的喊号生涯早就练就了他一副好嗓子。

    所以,不消担心,只要荒草丛里还有活人,那肯定能听见老徐的喝声。

    交待完这些,老徐又是马上给驻地队员下达命令:“华子,雷子,你俩给我把住村头进出口,小沈,成伍你俩给我出去找人!其它人原地戒备发现有异动立刻通报!”

    “明白!”

    收声,老徐现在的心那是松了一大半,他一点不担心最后地方势力残余。他的做法很聪明,明白上给了对方2个选择,实际他却是采取第三方行动。

    那就是旁敲侧击,借助所谓的10分钟给敌方心理上的宽慰。

    有了这10分钟不管对方最终做出什么决定,他们脑海都会本能觉着这十分钟他们是安全的,对方不会发起进攻。

    然,老徐显然是反其道而行之,他不仅是派出了己方队员排查草丛,还下了格杀的命令。

    这叫兵不厌诈,如果匪众有脑子,就不该把希望落在别人的话里。

    段成伍,沈炼已经领命出去,雷瞳,华表也双双扼守公路两侧。

    眼下的匪众当真是成了瓮中之鳖,想从这些职业军人手里逃脱,那真是只能是期盼奇迹了。

    可惜奇迹没出现,匪众自己先行表了态。

    生存压力下,在老徐话音落下不过40秒功夫,立马听到墙外,有人高喝:“我投降!我投降别杀我!”

    接着便是瞧见草丛中央处冒出个白乎乎的东西。

    老徐顺势望去,确定那是面白旗,白旗下面是杆长枪,老徐见状满意回道:“很好!识时务为俊杰,举着你的枪到村口来!”

    说完,老徐掏出手台,赶紧给外面弟兄发布命令:“叫他过来,不要****!”

    理由很简单,这是第一个投降的家伙,老徐需要给其它可能存在的家伙展示他的诚意。

    所以这个人肯定不能袭击他,得令的沈炼等人马上规避。

    不过始终在可见范围,远距离里盯梢投降男。

    投降男估计做梦也想不到,他这行动路途中,全程都有2拔枪紧紧跟着他。

    亦步亦趋艰难跋涉出荒草丛,上了村路的投降男少少行的方便了点。

    虽然村路已然颠簸,但好在是条石子路,比满是泥土的草地要好多了。

    他轻车熟路的来到村口,到地儿后自觉叫了一嗓:“我到了!”

    早就先他一步抵达的老徐继续提声命令:“丢掉手里武器!”

    话闭,老徐透过窥望孔观望,好嘛,这才瞧清投降男手里白旗敢情是他裤衩。

    你为老徐为啥这么肯定……因为投降男此时的下半身相当狼藉,显然是脱了裤衩仓促提的裤子。

    得到进一步指示的匪众麻溜将枪丢到地上。

    “丢掉了!”

    “好!下面双手抱头,转过身子!”

    “哦,哦,好的!”有些胆怯的回转过程,其间匪众还不确定的想要回脑查看,但都被老徐言辞狠厉的训斥打断。

    他也知道对方是因为害怕他们做出斩杀行动才不自主做出动作,可老徐不想冒险,他可不希望己方队员出去押解出现意外。所以必要的防护还是需要的。

    待匪众彻底转过身后,老徐确认完其身上状况,这才继续下令道:“脱衣服!”

    “是!”

    相当丢份儿的事儿,被人勒令脱衣服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

    但面对生死,匪众没的选择,只能是按照老徐言语照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