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再次来袭(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再次来袭(十四)

    “没了,大哥,没了啊!除了我们这些,其它人一个都没有!”扬起头,匪众显得有些激动,连连摆手否定。£∝,

    “叫你们站起了吗!?都给老子蹲好了!”飞起两脚,魏大壮对这两个兔崽子那是一点不客气啊。

    为了对付他们,驻地这些日子可是生活在水生火热中。

    现在他俩被擒,被打被踢那都是活该啊!

    两匪也是被魏大壮这没由来的发难给弄怕了,齐齐朝后索取,完了面对面抱团在一起。

    老徐鄙夷的望了二人一眼,他生平最瞧不起的就是俘虏。

    好男儿宁可站着生,决不跪着死。

    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如果刚才是他处在匪众那边,就算队员都死光了,他也绝对不会投降。

    大不了鱼死网破,临死脱个下水那也好过投降强。

    不过呢,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倒是需要这两投降的孬种给他提供必要情报。

    着手重重朝桌上一拍,老徐陡然爆喝:“还敢撒谎!!”

    又是心理战术,老徐这掌落下,紧接又来一句:“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你们后援到底还有多少人!”

    “没有,大哥,真没有啊!要是还有后援,我,我天打五雷轰轰,生儿子没屁眼……”

    扑通跪在地上,匪众叽哩哇啦说了一大通,直待魏大壮再次扇动手上巴掌才制止住两匪的疯癫。

    无疑,两匪是真被老徐适才的爆喝给吓到了,他们不傻,当然看出坐在位上的男人就是此地人马的头头。

    所以老徐一怒,他们性命堪忧。而恰是因为此,他们下意识做出的举动和回复才最真实。

    这便是老徐二连击心理战术的目的。

    “说吧,你们这次过来到底想干什么?”

    直接跳过适才问题,老徐既没肯定两匪答案,也没进行任何追责,他就这么顺利成章的提出下一个问题。

    这就是谈话技巧,老徐跳跃性思维不仅叫匪众跟不上趟,也叫他们摸不透老徐真正心思。

    开玩笑,若想了解一个人说话是否属实,你自然不能给他考虑时间,而这正是老徐在做的事情。

    “我,我们过来是,是想邀请你们加入末世救亡复兴会。”

    “屁话!有他们带着家伙来人家里邀请吗?是不是老子踹你两脚也算给你按摩啊!”不客气的“啪啪啪”接连闪打两名匪众。

    两匪被魏大壮扇打的那是一个哇哇直叫啊:“大哥,我们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们都是底下人,指令都是上面下的。当时你们要是答应加入,我,我想……”

    “我想你个毛啊!依你的意思,还他妈是我们不识抬举自己找打咯!”

    “啊!啊!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哥,别,别打了!”

    魏大壮哪里管两匪的讨饶,他本就在气头上,现在两匪非但不好好说话,还扯出这么一大通混账言论,你说魏大壮心下气火怎能消下。

    至于温泉鑫等人不上前帮手就不错了,更别指望他们出言制止。

    不过呢,客观来讲,两匪说的也是事实,他们终究是手下,打还是不打那都得听上面指令。

    对此,军人出身的老徐也能理解,但问题是,两匪摆出毫不知情,满脸无奈的神情就不是他能接受的了。

    “大壮,停一下!”出言制止魏大壮的暴虐,老徐倒不是心疼两匪,只是在自己没搞清实情前,还是得保这俩货安全的。

    闻言,魏大壮回眸看了老徐一眼,再瞧见后者眸中的肃穆后,愤恨吐了口气,然后闪到了一边。

    “看你们的行事风格,应该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了吧?”老徐问题再次跳跃,两匪捂着红肿脸颊不知所措道:“第,第一次,我们是第一次。”

    “哼哼,是嘛?你们那么大的组织,不会只邀请过我们一家加入吧!”着重了邀请二字,老徐面上表情相当叫人玩味。

    “不,那不是。”

    “哼,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呃,那,那个……”欲言又止,匪众显得有些踌躇。

    “啪!”

    魏大壮在一旁早就蓄势待发,时下两匪扭捏模样很自然获得了他的扇巴掌奖励。

    “那,那个毛啊!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谁他妈有功夫陪你俩混账搁这儿浪费时间!”

    要不怎么说有的人就是欠揍了,这被魏大壮两巴掌一扇,两匪什么毛病都没有了,争前恐后抢着道:“我们请人加入不是一次了,但拒绝只有你们一家,所以上头才火大要我们抄家!”

    多么奇葩的理论啊,拒绝就抄家,魏大壮又是赏了两匪每人一巴掌。

    “呵呵,明白了,这笔账的源头看来得算在我们头上。”

    “不啊,大哥,我,我不是这个念头。”

    摆手打断匪众,老徐莞尔出一抹弧度:“那么我想问题,如果我们接受你们条件,你们会怎么做?”

    “这,这个……”

    “说实话,我现在只想听实话,当然你不想说实话我也不勉强,只是后果嘛……哼哼,我想你不会愿意尝试。”

    最可怕的威胁不是言辞狠厉的暴行,而是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存在。

    老徐那肃杀的眼神已然是给两匪带来极度的压迫。

    “说实话!,我们说实话。我们接受你们条件会,会派人进驻到你们村子。”

    “就这些?”

    “呃,上面会控制村子。”

    “其它呢?”

    “或,或许还会用些你们物资。”

    “呵呵,”冷笑两声,老徐微蹙眉毛:“我看我们接受你们条件后,这村子怕是就会成为你们骄奢淫逸的厂子吧。”

    没有答复,两匪兀自垂下脑袋。

    不出意外,那些自愿加入的幸存者驻地,虽然躲过了武力打击,但最后的结果恐怕一点不比武力打击来的幸福。

    老徐估计,现在那些加入的驻地估计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再给他们一次选择机会,巴成都会选择赴死一搏。

    自古以来,主权都是根本,大到一国,小到一家,没了主权那什么就都没了。

    所以无论何时都不能轻易将自己的根交由对方,否则你将为此付出难以估量的代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