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被几双眼睛怒视相瞪,两匪的心里阴影面积可想而知。『≤,

    “这个……我,我……”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这确实是个相当难回答的问题,弄不好就会惹祸上身,也难怪两匪会不知所措。

    只不过他们这般做法落在魏大壮眼里,那又是讨打的表现。

    “你们娘炮啊!答个问题还摆谱啊!要不要老子跪下来求你们啊!”

    “噼里啪啦”一阵扇打!两匪现在真是欲哭无泪啊。

    “如果我们回不去,上面多半,应该,可能会派人过来查看一下吧。”说的相当委婉,两匪生怕惹恼众人。

    听完,老徐淡漠一笑:“呵呵,你就直说他们会来给你们讨场子不就得了。”

    “不,大哥,我没那个意思,我真没那个意思啊!”

    “好了!该问的我都问完了,下面是该谈谈你们的事儿了。”

    眼眸落在两匪身上,见得这般状况,两匪马上促声应道:“大哥你要我们做的我都做了,你问我们的也如实答了,按之前咱们说的,你可以放我们了吧。”

    “放你们!?”挑了挑眉毛,老徐故作踌躇状:“你们说的没错,按照约定,我是该放了你们。可现在麻烦的事儿,你们家里那些弟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替你们报仇,你说我现在要是放了你们,会不会……”

    “这个……大哥你不用担心,你放了我们,我们回去跟家里说,我保证说服他们不来找你们麻烦。”

    “滚一边玩去吧!”一人一脚,魏大壮插着腰呵斥道:“你当哥几个是傻子啊!指望你们回去当说客,你们算哪根葱啊!”

    话糙理不糙,如果这两匪真有那么大能耐,至于核心问题一问三不知嘛。

    “呐,我兄弟的话你俩也听到了,不是我们不信任你们,而是你们自己也说了在那边地位只是下面人,你们凭什么说服那个……呃,叫什么来着,啊,坤沙,坤沙会听你们的?”

    生死存亡之际,两匪急中生智,其中一人反应极快道:“我,我倒时就说你们接受了我们的邀请,愿意加入咱们组织。”

    “哼哼,那其它人你怎么解释?你不会告诉坤沙他们去旅游了吧?”

    一行17个出去,返回只有2个,除非坤沙是白痴,否则傻子也知道两匪在撒谎。

    不得不说这一刻两匪的配合那是相当默契啊,这不适才匪众语塞想不到托辞,另一人立马跟进应道:“可以说回程途中我们遭遇了丧尸攻击,我们死里逃生活了下来,其它人都死了。”

    “恩,这个倒时还能说的过去,可还一点,既然我们加入了你们,坤沙还会派人来接管我们地盘不是吗?这根本问题还没解决呀?”老徐继续饶有兴趣的发问。

    这回儿匪众不徐不缓有些自得的回道:“那都不是事儿了,既然你们接受了加入组织邀请,上面再派人过来就不会大动干戈。然后你们稍加防备,就可以轻松将他们解决!”

    手舞足蹈,匪众说到兴奋处不禁着手比出了个绞杀手势。

    老徐看了冷冷一笑:“好主意,你们这法子还真是不错,可我还有一个问题,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会照你们说的做呢?”

    无可逃避的问题,是啊,说的在好,匪众拿什么作保?亦或者说,老徐凭什么相信他们呢?

    匪众也是一愣,适才说的欢愉已然是叫他们有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他们说到底都是对面的人啊,自己说的欢实,可这根本问题却……

    “呃……呵呵,这个……”

    相视而望,紧接两匪齐齐竖起三指:“我们可以发誓!”

    众人皆傻,任谁都没想到这俩二货居然临到了来这么一手。

    老徐哭笑不得摆摆手:“行了,呵呵,放下吧,把手放下。”

    “大哥啊,你相信我们啊,只要你们放我们,我们一定会帮你们。”

    “妈的!意思是我们不放你们,你们就干我们咯!?”温泉鑫终于是被二货的拙劣表演弄到看不下去,跳着脚骂咧一句。

    魏大壮则是更为干脆的提掌扇打:“就你俩的b嘴,鬼才信呢!”

    “唉哟!”

    没去管魏大壮的暴行,老徐喝了口茶随即扫过众人:“大家都说说吧,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两人啊?”

    “那还用说!直接拉外面砍了得了!”魏大壮收手回了句。

    温泉鑫马上跟进:“这帮家伙留着就是祸害,指望他们帮我们?哼,大壮哥说的对,见鬼去吧。”

    “留不得啊!留他们也没什么用,还浪费粮食!”吴超同样义愤填膺。

    场上局势几乎呈现一边倒。

    两匪眼下真的傻了,当下也顾不得魏大壮的熊威,连爬带哭的冲上前来:“大哥,你说话得算数啊,咱之前说的好的,我们投降配合你就放了我们,你现在怎么能……”

    心理那两句有热茶喝,有大餐吃好在脑袋还算清醒没有道出,否则脑瓜被开出窟窿那是板凳钉钉的事儿咯。

    “呵呵,说话自然得算数,我答应放了你们当然会履行诺言,可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不放你,而是……”有意顿了下,老徐轻笑着吹了口杯中茶水。

    而此时屋里一众队员,则是怒目圆瞪的替老徐回答了后续的话语。

    匪众这回蔫了,他们开始后悔当初怎么就那么傻听信了面前男人的话语。

    那时如果我拼一下,或许就能……

    可惜啊,这世上可没后悔药,再说了就匪众这点能耐,就真给他们后悔药怕是还会做出同样抉择。

    所以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喝完茶,老徐默默转过身子,将目光落在了人群后方的叶昊身上。

    叶昊是老徐特意点名过来的,理由很简单,后者做为另一团队势力的代表人物,老徐觉着很有必要叫其莅临现场。

    当然,明白人都知道,这不过是个幌子,老徐真正有意归根结底还是两个字:试探。

    小心驶的万年船吧,多点小心总是没有坏处的。

    而且老徐也是早就想好了试探的法子,这不,他马上便是开口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