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防御准备(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防御准备(一)

    一辆接着一辆,利用集卡自带的牵引绳,罗宝春小心将三车陆续拉近了村子。『,

    这一通活儿干完,又是一个半小时过去了。

    至此,外面曾经大战留下的痕迹基本清除,只要匪众不下地探查,老徐可以肯定他们瞧不出蛛丝马迹。

    开玩笑,华子,雷瞳二人就连当初他们在路边激战射落的蛋壳都尽数捡起。

    面对幸存者团队这般有心的设计,匪众余党想要察觉怕是真的很难。

    回村后,老徐首先招呼罗宝春回去休息。

    这胖子适才一番折腾精神力消耗巨大,除非特殊情况,否则老徐都不打算在命其担负值守任务。

    遣走罗宝春,老徐接着各驻点巡察了一番,了解完毕后,把休息中的王忠瑜等人重新召集。

    “我说下啊,趁现在用时间,小王你牵头,你们把三车能用的东西都给卸了,至于其它,能切割切割,不能切的统一起来,回头我看怎么处理。”

    三车绝对是好东西,虽然因为各种事故废弃不能用,但它门浑身可都是宝。

    首先,轮胎,引擎,以及相关一些稀碎零件那都是天然物资。

    其次,车体板材切割后不管是用来当驻防防具,还是日后大建设材料都是用途极大。

    最后,车窗玻璃啥的适当裁切整修房子也是可以的嘛。

    所以老徐才会不惜动用皮卡,把罗宝春叫出也要把三车拉回。

    “没问题老徐,这个交给我好了。”

    “哦,还有,那个……刚运尸体的江淮,你们谁给清理下。”

    江淮是驻地外出搜集物资主力,老徐可不想因为尸体污染给葬送了。

    胡晓东听后摆摆手:“不用了,赵叔,尉泱她们已经在后面清洗了。”

    回来后,胡晓东曾回屋一趟,途中刚好撞见洗车的赵云海等人。

    不过也亏得昨夜下了一场大雨,否则这洗车的水源又得成个问题。

    忙完这些,驻地再次热火朝天开干了起来。

    尽管如此,大家心里始终不能放松。

    没办法,匪众余党的威胁毕竟摆在那儿,这是无法回避的东西。

    好在现在叶昊那边,种种迹象他们并非与匪众一伙。

    这让老徐总算是可以少分些神去忧虑他们。

    但这并不代表老徐就彻底接受了对方,饶是叶昊一众与幸存者驻地共同完成了一次生死防守。

    在老徐眼里,叶昊等人依然是不安定因素。

    他们想要改变这一看法,没有一定时间怕是不可能的。

    毕竟,玉环体育馆的事情摆在那儿,尽管已经过去那么久,但过往的一幕幕从未离开过老徐的脑海,那就像是梦魇般一直萦绕在老徐周围,提醒着他曾经犯下的错误。

    时间就在这紧张的忙碌与警惕中分分秒秒过着。

    一天,二天,三天,匪众方面始终没有任何行动,他们就像是毫不关心己方队伍似的。

    这天一早,刚刚换班结束的众人聚在村在室。

    魏大壮喝着稀饭,有些不爽的骂咧说道:“妈的!这帮****的真他妈没种,这么多天了一点反应都没!”

    胡晓东点点头:“从时间上讲,他们的人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他们也该有所察觉。”

    “嘿嘿,依我看啊,他们多半是认为他们派来的人已经成功说服了我们,在我们这儿吃香的,喝辣的,当老爷呢。”

    “恩,小温这点我赞同,那帮家伙嘚瑟的样子,十之**就这自信。”吴超附和了一句。

    老徐没有说话,只是兀自喝着碗里的稀饭。

    老赵见状笑着开口:“咱们啊别管对方怎么想,咱们还是按照自己思路走,以不变应万变,做好每天的守卫工作。”

    声音落下,老徐这才说道:“没错!正所谓兵不厌诈,小温刚说敌人可能是觉着在我们这儿落了角放松了警惕。但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是欲情故纵,故意摆出副无所谓态度,让我们觉着他们不会攻击,等我们真的松懈才举家进攻。所以诚如老赵说的那样,我们不要去猜对方的意图。做好本职工作就好!”

    “唉,俺也明白这个理,就是……这么憋着,心理不得劲啊!再说了,咱总不能搁这儿和他们一直耗吧。依俺的意思,咱就押着屋里那两俘虏,直接去他们大本营开干得了。”

    “恩,好主意,他们不敢来,那咱就直接去。”温泉鑫举着手里筷子,跃跃欲试。

    老徐听完不自主的笑了。

    见得徐仁杰大笑,温泉鑫,魏大壮互看一眼,随即异口同声道:“唉,老徐,你笑啥啊?”

    “你们说我笑啥,我问你们,咱们现在去打人家老巢,你们打算怎么打?别的我就不说,就说小温你,你现在95用的怎么样了?百米命中率能达到多少?”

    “我……”哑口当场。

    “打仗不是光靠勇气就行的,当年抗战老一辈那是没办法,只能靠人数堆。我们呢?堆的起吗?你们试过子弹擦过头皮的感觉吗?对方手里现在到底掌握多少装备目前我们还不清楚。就这么杀过去风险太大。”

    如果不考虑驻地安全,老徐带上一甘尖刀连弟兄倒是可以尝试突袭下敌方大本营。

    可现在,他能丢下一大家子兄弟姐妹不管吗?

    万一他带着人一走,敌人从别的地方发起攻击,那怎么办?

    杀人不是目的!老徐必将不是劫掠者,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时为了保全己方团队。

    如果团队家人没了,他就算杀光匪众大本营所有人又有何意?

    在听完老徐连串质问后,温泉鑫,魏大壮不再说话了。

    虽然心底还是颇有怨气,但事实摆在面前不容置疑。

    是啊!自己真的有勇气去面对枪零弹雨吗?

    这个问题温泉鑫,魏大壮暂时还无从回答。

    如果在没经历前些天那场实战,他们或许会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觉着没什么。

    但实打实在子弹穿梭战场战斗过后,他们感受到了那种“刺激”,那绝对不是说你靠嘴巴说,或者心下想就能克服的东西。

    战场之上,不论是杀人,还是被人杀,对一个人的心里都有着非常大的震撼。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战争心里创伤的缘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