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给点颜色瞧瞧(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给点颜色瞧瞧(二)

    脑子想到同时,手上就已经掉转枪口。£∝,

    瞄准,调整,扣动扳机。

    从脑中浮起射击念头,到击发出手,段成伍几乎是同步完成。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开了金手指bug行为。

    然,这却是真真切切段成伍的本事,也是一名合格华夏侦察兵必须具备的素质,是无数严寒酷暑磨砺下千锤百炼的技能。

    面对这样恐怖人物的攻击,匪众的结局可以意料。

    这不,枪响瞬间,不到2秒,老徐便是透过望远镜清楚看到匪众车辆前档玻璃穿透数个弹孔,紧接副驾座上“嘚瑟鬼“便是身形猛然一阵,再就脑袋一歪,没了动静。

    一枪得手的段成伍,相当沉着,此刻他清楚已经没有敌人能朝其进攻了,干脆彻底起身以便获得更好视野。

    起身后的段成伍,枪不离肩,稳稳保持拒枪姿势,两眼直视车辆方向。

    他在等待,等待那个最佳时机,这不能着急,且只有一次机会。

    如果快了亦或慢了,他就没有再行射杀机会。

    所以这对一个射手心理素质有着极大考验,但段成伍早就经历过这些。

    先不说侦察兵了,就是一名普通军人,射击都是他们首要达标的素质。

    相较于段成伍的沉稳,车里余下匪众可是急迫如丧家之犬啊。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那些窝在驻地被他们戏弄的“蝼蚁”居然敢主动出击,而且还这么牛逼。

    后排腿部受伤匪众一边疼叫,一边催促:“走!快,快调头,你快点啊!再不然咱们都得玩完。”

    而前排司机心理本就紧张骇然,现在被后面催促,心理更加焦躁,他同样是扯着嗓子叫骂:“你他妈给老子闭嘴吧,你能你来开啊!”

    手脚同步,前排司机估计这辈子都没眼下操作流畅,那换挡,离合转换速度堪称专业级啊,要是王忠瑜在场,怕是都得竖起拇指给点个赞字。

    终于在死亡胁迫下,司机匪众总算是掉转了车身,在他的操控下,车身开始转动,眼瞅着就要完成甩尾,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拒枪静待的段成伍,突然目光一凝,右手食指请出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两个点射,六发子弹跟精确计算好似的先后击发而出。

    “啪啪!”闻得身后传来几声异动,正忙着驾车的司机恼火的再次骂咧:“你他妈倒是感觉进来把门关上啊,后面那家伙枪法贼他妈准!”

    “喂!老子和你说话呢!”

    “赶紧关门!”

    “喂!喂……”喂了半天没有回复,察觉有些不太对劲的司机猛的回过脑袋,但见后排的同伙整个人趴在坐上,左臂无力垂下丝丝血迹正顺着他的衣襟流淌而下。

    是的!这货死了,被段成伍第二次点射打死了。

    见得此般情景,司机匪众就跟见了鬼样,子哇乱叫一嗓,用力轰在油门,也不管死尸半条伤腿还怪在外面,撒丫子驾车跑了。

    他不知道,如果不是敌方首领有令下达,就他这小命早在副驾嘚瑟鬼前就已经收归敌方枪手账下了。

    “连长,任务达成,请问接下来怎么办?”

    “就地留守!”

    经过刚才的武力威慑,老徐也想看看对方下一步怎么做。

    反正勇士防御装甲也足够厚实,视野范围内更是没发现敌人踪迹,所以就算对方展开大规模进攻也伤不了沈炼,段成伍。

    反倒是自家兄弟可以依托有利位置盯在路口先给对方送个大礼。

    交待完外面的沈炼,段成伍,老徐马上给村里众人下达指示:“全体都有,原地待命,注意警戒!”

    内似的话,这些天驻地队员几乎都听烂了。

    搁着昨天听到,他们肯定郁火积聚,但现在,段成伍几枪彻底把众人心里的烦闷给打破了。

    不过8分钟时间,段成伍连毙对方3人,最后打的余下匪众落荒而逃,这场面,这架势岂止是提振士气,那简直就跟夏天喝了冰水,冬天灌了暖茶叫人心情舒畅。

    所以时下老徐再叫众人驻防待命,没一个队员有怨言的。

    相反一个个跃跃欲试,磨拳霍霍,战斗**那是蹭蹭上涨啊。

    这一切老徐看在眼里,对于大家反应他很满意。

    这也是他展开今天行动想要见到的局面。

    人就是这样,适当的激励是必须的。

    君不见一些酒楼发廊,有事没事就把员工拉路旁展开训话嘛,这就是激励。

    受到信号的沈炼将车朝后倒了倒,罢了熄火彻底停了下来。

    而段成伍则保持警戒戒备状态,只要敌人一经出现,他第一时间就会实施攻击。

    战场再次陷入了沉寂,风吹草地,扬的荒草沙沙作响。

    一切都看上去那么祥和安逸,叫人丝毫想不到几分钟前这里刚刚上演一场枪击火拼。

    就这么等待了半个小时时间,老徐招回了沈炼,段成伍。

    不过外部力量招回,村里依然全民皆兵,保持着应有战斗状态。

    老徐之所以这么做,是担心敌人因为惧怕路面火力压制不敢行动。

    现在他把队伍召回,就是想给对方减轻压力,让他们来袭。

    说实话,老徐是打心里想跟对方决战沙场。

    否则,若在这么脱下去,驻地还得出现之前情绪。

    可人算不如天算,匪众似乎是铁了心要跟幸存者驻地打持久战。

    在众人全副武装等了1个小时时间,匪众后援连个毛都没出现。

    无奈之下,老徐只能是留下一班人马继续留守,其余弟兄则按轮班回屋休息。

    没办法,这就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

    现在敌人占据攻击主动,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可老徐这边呢,完全有实力搞定对方大本营,但不清楚对方底细的他不敢冒这个险。

    他和匪众不同,匪众行事什么都可不顾忌,说白了底下兄弟那就是旗子,只要能达成目的死活无所谓。

    然,老徐呢,村里每位兄弟姐妹那都是他的家人,任何一个人出现意外都是他不能承受之痛。

    这人一旦有了牵挂很自然就会被情感拖累,这也是为什么好人总是受罪的主要原因。(未完待续。)